2013年7月8日 星期一

龍娃娃(6)




凱莉米洛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她只能緊緊的握著長槍,看著空寂的周圍。本來還是那麼的狂烈的戰鬥,被瞬間消滅。不!應該說,被歸為虛無。

第五隊主將 琴美,似乎因為重要的人在眼前消失,悲痛的跪在地上顫抖著。

第二隊主將 瑟凡緹娜,四面張望,看著士兵與降魔都消失無蹤的戰場,眼中有著迷惘。

加上凱莉米洛自己,原本連人帶魔,三千眾死戰正炙的戰場,現在被一擊後僅存三人。這樣的衝擊,足以讓人問出笨到不行的問題:

「我們...為什麼沒事。」

他們三人不但沒事,連一點點傷都沒有受到。魔巢的光炮毫無差別的讓千人歸零,怎麼會唯彼三人無恙?這可不是用「因為他們是最強三人」可以解釋的通的。

瑟凡緹娜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問:「還打不打?」

琴美跟凱莉米洛同時看向瑟凡緹娜。緹娜的臉上已經抹去了迷惘,換上滿滿的覺悟。「我絕不會退回去,即便只有我一人,我也要戰到倒下為止。如果你們不打,就在此分別吧。」

琴美撐起身體,冷靜的問:「為什麼?

沒有勝算的,這點連凱莉米洛這種不是正規軍出生的人也知道。只要魔巢有那種死光砲,他們就不可能集結的了部隊,再怎樣集結,也會被一發全滅。就算那種死光砲對他們三人無效,就算八位主將都能平安,也不可能打的贏以量取勝的降魔大軍。

「有沒有勝算,那不是重點了。」瑟凡緹娜說,「為了女王,為了我自己,我有非去魔堡不可的理由。」

「我不能死在這裡。」琴美慢慢的站了起來,「但是要我丟下你就這樣逃回去,不是騎士之道。」

「沒關係,我已有所覺悟了。」瑟凡提娜看著凱莉米洛,「凱莉,你呢?」

凱莉沒有說話,她腦中浮現了那古靈精怪的小臉。現在一定殷切的盼著她回去。

「三個人活下來的機會大點吧?」

三人達成共識,一起用力的握了拳。


離魔巢的路途看似已經所見之距了,其實還是有一段不短的路程。不過這次只有三個人前進,他們萬分小心,挑著偏狹的路前進。倒不是三人膽怯。只是三人都明白,接下來進入魔巢,無可避免是連番硬戰。體力比黃金還珍貴,小戰能避則避,能免則免。

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三人運氣不錯,路上居然一隻降魔也沒遇到。很快的就靠近到了魔巢下方。靠近了魔巢,更能感覺到那如生物般的外壁,不但像是有血流筋脈蜿蜒其上,時不時從上面的孔穴噴出污惡的氣息。三人也能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呼吸越來越負重,像是吸入水銀般的難受。

「緹娜,你知道入口嗎。」琴美看著像個噁心的圓球體的魔巢。完全看不出來有甚麼地方可以稱作『門』。

「下面的石柱,有個足以讓人進入的道路,有點狹窄,所以等等進去的時候必須小心被夾攻。」

「你很清楚,你曾經來過?」凱莉問。

「是,第一次降魔戰爭時,我跟公主一起來過這裡。」瑟凡緹娜難的的露出了略顯激動的表情。

第一次降魔戰爭是上一代王在位的時候,因為魔域侵擾邊境而主動發動的一場戰爭。不過最後因為雙方都難以殲滅對手,經過了數月的慘烈對戰後,雙方有默契的退兵。之後的數年,維持著微妙的和平關係。

「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緹娜反駁了琴美的敘述。拳頭握緊到連肩膀都在顫抖。「降魔一戰是我們皇室的恥辱,是決不能讓國民知道的事。我無論如何,都要在這次機會了斷它!」
「你說這是國民不可以知道的大事,那麼,你願意告訴我們嗎?」凱莉問。緹娜咬著嘴唇正在猶豫的時候,凱莉突然看到魔巢頂端,出現了兩個人影。「欸,你們看!」

三人抬頭,頓時倒抽一口氣。

兩個人影中,其中一人被鎖鍊綑綁,全身懸空的吊在半空。而鐵鍊的另一端,握在一個男人手中!

============================================

一個背著一包布包,手裡顯眼的提著一柄長槍的女孩,以這樣走到哪都會被人側目的樣子,來到離魔域最近的一個村莊。

村莊的一切都很簡陋,住在這裡的人們,每個眼神都是混沌的灰黑色。除了貧瘠的生活跟惡劣的氣候時時的折磨著他們以外。最難受的,當然是隨時會降臨的死亡。他們就像是跑不遠的獵物,一次又一次的在降魔手下逃著。

女孩用身上的銀飾,跟一個單獨住的老太婆交換了一晚的住宿跟基本的食水補充。她沒想到這個看上去滿頭白髮,外表老態的老太婆,也不過才剛五十歲而已。平均十天一次,反覆躲避著降魔獵殺的日子,只兩年就把她折磨的蒼老憔悴,不成人型。

所以當女孩問了要去魔域的路的時候,這可憐的女人簡直嚇壞了。

「孩子,你那麼年輕,可不要去那送死阿。你到底要去做甚麼?」

做甚麼喔,也很簡單。

「去救我師父。」

這個女孩,當然就是尤萱。

凱莉一去就沒有回來,尤萱又急又氣的下了山,一到山下才知道降魔二戰以遠征軍幾乎全滅的結果結束了的消息。她沒有半分猶豫,馬上往魔域出發。

凱莉的厲害只有自己最清楚,凱莉不可能有事的,她一定是被困在魔域的某個地方,無法逃脫。所以只有自己去找她,幫助她。只要她們兩個人一起,甚麼都擋不住她們的。

「凱莉,你很遜欸。怎麼會這樣就被困住!」尤萱決定,一見到凱莉,這就是第一句要對她說的話。

尤萱很快的就進入了那個老女人告訴她的魔域位置。才踏進沒多久,尤萱就遇上了她練武以來的第一個對手,降魔。

「嘎!」一個降魔看著自己送上門的食物。用歪歪扭扭的姿勢衝了過來。尤萱大感噁心,彈身閃開,一槍準確的刺中對手的腦門。不過以人類來說必死無疑的一槍,只把降魔打了個大跟斗而已。

「不會吧,這麼硬?」尤萱對降魔那一身的甲殼硬度大開眼界,不過一點也沒有難倒她。尤萱的第二槍瞄準著降魔的眼睛,果然一槍直入。降魔身軀抖了兩下,馬上無法動彈了。

「果然,只要瞄準這種地方就好了。眼珠跟喉嚨一樣也是要害。」尤萱從降魔身上拔起槍,喃喃自語。

抓到訣竅,尤萱順利的宰了好幾隻降魔。但是凱莉在哪,她毫無頭緒。

走了一陣,巨大的魔巢出現在尤萱的眼前。

「看起來就像他們噁心的家,該不會在那吧?」尤萱覺得很不舒服,皺著眉頭看著那巨大的怪物。

一種滿糟的狀況就是,凱莉被這些鬼東萱西抓到,現在關在裡面。

尤萱毫不猶豫的走向魔巢,完全沒有思考說這裡肯定是最多降魔的地方。

無所謂!

尤萱就有如凱莉對傲天寒說的一樣,就算沒有實戰的經驗,她也被鍛鍊的不會輸給任何人。基本的降魔一隻或兩隻一點都不會困擾她。

「比起凱莉,你們實在太慢了!」

降魔就像劇本安排好的一樣,越來越多。接下來一次挑戰一次三隻降魔,尤萱也沒辦法輕易取勝。但是尤萱並不是一般的武人。被凱莉米洛徹底鍛鍊好的基礎動作,加上長年與野生動物打交道培養出的直覺。尤萱毫不費力的在三隻降魔中間穿梭,一個降魔動作略大了點,馬上被槍尖貫穿了喉嚨。

尤萱還來不及高興,馬上發現這隻降魔用身體夾緊了她的長槍,另一隻降魔彈跳而起,對準尤萱跟快死的夥伴,張嘴狂吐。

這種看起來就很不妙的東西,尤萱怎麼可能笨到給淋個一頭!

被長槍貫穿的降魔不知何時已被換位,不明液體碰到鎧甲居然冒出大量的腐蝕煙,連在那一身的鱗片、皮堅肉厚的降魔都被澆的慘叫連連,尤萱暗叫好險。自己再強大概也受不起。

而吐液進攻的降魔也被尤萱一槍刺進眼珠,翻滾退開。第三隻翔魔由側面欺身而上,對準尤萱的手臂咬落。卻只咬到槍桿。而尤萱已經翻身搶入降魔的背後,雙手反持槍桿。狠狠的把比人還高的降魔來個過肩摔!這一摔雖然對皮厚的降魔無法有效傷害,但也足以讓牠鬆嘴。

尤萱用腳挑起槍,一個直落刺把降魔釘死在地上。好不容易擊敗三隻降魔的她還來不及喘口氣,馬上發現自己被包圍了。四隻稍微個頭小一點的降魔,不知何時已從四面包圍住了她。

「你們是怎樣,三隻不行就來四隻喔?這麼有規矩。」尤萱一邊暗罵,一邊用槍挑開降魔的大嘴撲擊。降魔不像人類,有著可以平衡身體的雙手。所以降魔快速移動的時候,是用一種非常詭異的扭動前進。尤萱從剛剛的交戰中,已經明白他們可以在這樣怪異的姿勢中,從任何角度張嘴咬擊。一般只習慣與『人類』練習對戰的士兵,根本招架不了幾手馬上就會被咬中。而降魔的利齒比鱷或鯊更強力十倍,只要咬中,一瞬間就可以撕肉斷骨,殘肢斷體。

尤萱的武器是槍,跟凱莉米洛擅長的一樣都是柔槍。柔槍刺擊的軌跡非直線,也是變幻莫測。從小到今,每日每日與凱莉米洛這個槍術通神的武者對練了數千上萬場的尤萱。已經在最短的時間內用身體記住了這種怪異咬擊,不受迷惑。那既然雙方條件一樣,自然攻擊距離長的槍能發揮優勢。

只不過若要說尤萱還缺乏什麼,那就是實戰經驗。

就在尤萱自以為抓到訣竅,看準了一隻降魔的撲咬空檔準備擊殺之時。卻刺了個空。降魔翻身「飛」開,從尤萱的肩膀擦過,一掠入天。

「欸......原來你們會飛喔,先講一聲不行嗎?」尤萱用槍撐住差點摔倒的身體,肩膀爆血,痛的她也不知道被咬掉了多少東西。四隻降魔都張開了青色的翅翼,浮空四方包圍著她。

太奇怪了。

剛剛她錯判對手的那一瞬間,全身破綻大露。照剛剛的對戰經驗,怎麼可能只是被擦傷肩膀?此時她應該是被另外三隻降魔咬中,早被啃食的慘不忍睹了才對。

這四隻降魔,完全沒有殺她的意思,只想玩弄她。

又或是,被甚麼人控制,不欲殺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