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2日 星期六

PK - 空格

◎梅子

『照片裡的人真的是你嗎』
「嗯」
『妳屁股好翹真性感』
「謝謝」
『妳可以讓我試試看嗎』
「我_有主人喔。」



女人懶散的回應著陌生人,句號打在尾端。通常進行到這裡,聰明的人自然就不會追問下去,看不懂的人她也懶得再繼續。

她自拍身體的各個部位,特寫一個傷痕一個回憶。每則短篇都是她的一小部分,真實的她與想像中的她。一塊塊的,是女人的分靈體。男人仔細蒐集了七八成,找到破解對話句號的魔法。他們的對話一開始就停不下來。

他們沒有承諾也沒定義過關係,沒有誰是誰的主人,沒有誰是誰的奴隸,應該是朋友吧,或可以說是Partner。男人喜歡皮帶打在屁股上的清脆聲響、女人喜歡藤條結束後隱隱作痛的餘痛;男人喜歡M忍耐壓抑的呼痛、女人喜歡S專注又帶點冷漠的表情;男人享受讓M有未知心理壓力的控制權、女人著迷自己的情緒被精準控制的服從感。這是所有欲望都可以赤裸袒裎相見的關係。



女人試探的對男人說,「嘿,你有沒有看過西蒙波娃有寫的情書,有一段我覺得好SM噢,完全符合Sub的心情 “我渴望能見你一面,但我不會開口要求要見你。這不是因為驕傲,你知道我在你面前毫無驕傲可言。而是因為,唯有你也想見我的時候,我們見面才有意義。”
『妳知道那封信帶有乞憐的意思耶,妳不該向我乞憐。只有情境中你是我的奴隸女孩,其他時候妳是我的好朋友。』
「呵。」女人笑著吞嚥那未出口的請求。
『做妳自己。』



掛在線上的女人又收到陌生人的水球,
『怎麼沒出門 可以約嗎?』
「我_有主人喔。」

空格裡填進他對她的暱稱剛剛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