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7日 星期四

龍 娃娃 - 娃娃【1】


少女第一次自己洗澡,在從未體驗過的安靜下,仔細的清洗著自已完美的身軀。

清洗用的水並不是平常常用的花露液,而是看似普通的清水。少女的動作也不是清洗髒污,而更像是一種祈禱。

這是必然的一種儀式。

少女用盆子裡的水,加上自己的手。從臉龐、頸胸、雙乳、腰身向下,每一吋肌膚都不能漏掉,要仔細的撫摸搓揉。

小腹、恥骨......少女的手伸進了自己的兩腿間,泛紅著臉輕輕搓揉。

站著並不好動作,少女緩緩的跪下,匍匐著,心中保持著對守護神的虔誠,完成必須的動作。手伸出來的時候,難免混雜著其他的東西,少女將雙手在水盆中輕輕搓洗,捧起一掌的水從頭臉淋下。

擦乾身上的水,少女走出隔開用的屏風,外面已經擺好了衣物。

不能穿一般的內衣,少女拿起非常有彈性的黑色緊身衣,從下身開始往上穿套。

少女身材適中,肌膚如雪。身體線條優美,經過精心鍛鍊出的肌肉只讓她的看起來纖細卻不瘦弱。有著最耀眼的黃金般色澤的髮絲流洩在背上,少女穿好衣服,順手撩起頭髮,灑出迷幻般的閃耀。

「進來!」少女確定自己穿的完美無誤後,對著門外喊。

一個穿著戰甲的年輕騎士,用雙手捧著少女專用的裝備,恭敬的走進來。

少女稍稍壓抑住興奮的心情,昂首說:「替我穿上。」

騎士單膝跪下,替少女鎖上護脛。左腳,然後右腳。動作既恭敬又輕柔。像是生怕堅硬的鎧甲弄痛了少女一樣。
然後是護膝甲,接著護腿甲。少女第一次穿上全套的鎧甲,她萬萬沒想到這麼堅硬的東西居然可以穿的非常溫柔,_的手繞過她的大腿綁上繫帶的時候,少女感覺到自己呼吸急促了一點。

騎士拿起下一個裝備,稍微遲疑了一下,才用平靜的聲音說:「公主陛下,請分開您的腿。」

前後各兩片的護甲繞過跨下往上一提,少女連忙抬高臉。不敢往下看。

圍上女性專用的裙甲後,接下來是胸甲,胸甲是特別依照少女的身形打造的,上面還有著璀璨的寶石裝飾。皇室的標誌,展翼的鷹,用黃金跟白銀繪在胸甲上。少女穿上胸甲後,不自由主的挺起胸,得意著看著騎士。騎士對公主的視線假裝沒看見,繼續從容的替她綁好護肩。

「最後,請伸出您的手,公主陛下。」

少女伸出左手,騎士又以高跪姿為她戴上護腕。再換右手。整套盔甲到此完成穿戴。騎士突然不合禮數的,牽起公主的手,輕輕再護甲上一吻。「我的公主陛下,恭喜你,今天成年了。」

公主輕輕牽起騎士,騎士站直起來比公主高了非常多,足足一個頭胸的差距。公主露出一個驕傲的笑容,突然用力撲進騎士的懷裡,激動的說。

「成年了!我終於跟你一樣,是個騎士了。」

斯發戴德˙蘭若克

斯發戴德是十分旺大的貴族家族,祖先據說有龍守護,所以家族以斯發戴德為名,在方言裡正好是『龍』的意思。

而一脈單傳的蘭洛克父親,為他的兒子所取的名蘭若克,則是『騎士』的意思。

龍騎士,斯發戴德˙蘭洛克。他的名號,不只是方言的意義,而是能讓人敬畏的實力。


騎士的資格取得,是十五歲。男女皆同。可是蘭洛克以年僅十三歲的姿態,在騎士資格的競賽上,睥睨群英的獲勝了。

等到他自報只有十三歲的時候,場面差點失控,輸給他的其他貴族紛紛怒吼,痛恨這個騙子擋住了自己本來可以拿到的騎士資格。他們要國王,永久剝奪他的騎士資格。

國王對這個狂妄的少年,卻很有興趣,「在我處罰你之前,可以告訴我,你的理由嗎?」

「如果我能優勝,卻不被這個國家的國王接受的話。那麼,就算以後都不能作為騎士,我也不在乎。」少年膽敢在國王面前昂揚站立,毫無懼色的說著。

「說的好!那麼,你的資格暫且寄下。你的懲罰是,從今天起,入宮,做我女兒的貼身侍衛。兩年內若無犯錯,就封你為騎士。」

「是,我尊貴的陛下。」少年這才跪下,以該有的禮節向國王行禮。


蘭洛克開始作為當時才十歲的公主貼身護衛後,很快的以他強大的武藝,以及豐富的學識受到公主以及所有人的尊敬。

高傲的公主甚至請求國王,要讓蘭洛克作為自己的老師。

國王同意了,但是蘭洛克卻拒絕。

「公主就是公主,不需要做一個騎士。」

他開出條件,要公主通過他的測試,才願意接受教導的責任。

國王無條件的相信這個品行絕佳的准騎士,公主則是好強的接受了挑戰。

蘭洛克帶著公主到了王家的避暑別墅,才第一天,猛烈的特訓就折磨的公主抓狂,跟著侍女狼狽回宮。

「父王,他根本就不想教我,我都快死了。」衣服都破破爛爛,那頭漂亮的金髮還有焦味的公主,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訴。

「以父王對他的了解,如果你放棄了,我看他連騎士都不要了,會一走了之喔。」

「那怎麼可以!」公主跳起來,「可是,他說如果我又回去的話就要......」

「怎樣?」

「......算了,不管了!」公主像是豁出去了一樣,跳起來跑走了。

過了三天,蘭洛克帶著灰頭土臉的公主回來了。兩人不待換裝,直接晉見國王。蘭洛克非常慎重的向國王說,公主是難得的將才,自己願意用生命發誓,教導公主成為一個騎士,並且用生命守護她。

國王十分高興,但是有個疑問很想問。

「蘭洛克,公主回去的時候,你對她怎麼了?」

本來得意洋洋的公主,一瞬間像是洩了氣的皮球。苦著臉不說話。

「啟陛下,當然是處罰她了。」蘭洛克自然的說。

國王大笑。



兩年後,蘭洛克受封為正式騎士。

而今天,是公主的受封。

「我終於追上你了,只有我才知道,你到底有多厲害。」穿著鎧甲的公主,英姿煥發。但是表情卻像是得了禮物的小女孩一般。

「走吧,公主,國民都在等你呢。」蘭洛克對公主說。

「不行,我成為騎士了,我要你給我禮物。」

「公主。」

「我要你,牽著我的手出去!」公主大方的伸出手,伸到他面前。

「這是不行的,公主。」

「那麼,等回來,我要你教我『咒』的術法,就這麼說定了!」公主眨眼,不讓蘭洛克拒絕,搶先走出去了。

蘭洛克搖搖頭,跟著與公主出去。


未來的女王,十五歲,受封為王國騎士,統帥皇家禁衛軍團。蘭洛克升為禁衛軍團副團長,直屬於團長公主。

隔年,北方邊防,遭受魔域攻擊,開戰。皇家禁衛軍團出征討伐。次月,國王下諭全面戰爭,徵調各地民眾入伍。

蘭若克與公主,率領軍隊,征討北方魔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