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9日 星期日

PK - 兩種身分

@ 老獅


男人想要跟女人見面。

提到見面,女人都會表現的很緊張,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

大部分的時候順序都是先假裝很緊張,喊著說怎麼辦怎麼辦,你要來我好怕喔。不過你沒時間來我不用怕(鬼臉符號)。

然後等男人明確的告訴女人真的會去的時候,她才開始真的緊張。

「不會吧,你有空喔?可是可是我有約欸,我約很滿真的你不要白跑一趟啦。不乖?我很乖阿,蛤?拒絕你就算是不乖?怎麼這樣啦~~。」

夾纏不清的對話一直續整晚,直到男人動了氣,拿出另一個身份來壓女人為止。

「= 口 =」

一但拿出第二個身份,女人就會暫時失去說話能力,只剩下表情符號。

男人一直覺得,他能把這兩種身分切換的很好。

當男人是一般模式說話的時候,他只是個普通的男人,喜歡跟女生聊天,願意幫女生跑腿,提東西,被人說體貼溫柔的男人。

當他切換過另外一種身分的時候,就不一樣了。

他會對女人的錯誤毫不留情,可以無視女人的眼淚攻勢。手上的工夫常常讓女人疼的滿床亂滾,又不至於受傷的地步。

這時候他是跟溫柔體貼絕緣的男人。也是跟愛絕緣的男人。

不適合,第二種身分他覺得不適合談情說愛。當然這樣講不是太好,圈子裡不乏甜蜜的雙雙對對。只是如果對女人動了情,愛上她。那眼神的力量就會少了20 % ,女人就有了可以反擊她的撒嬌武器。當實行處罰的時候,就算如何的冷靜,也是想抱大過想要揍她。

女人是拿來教育的,女朋友是拿來寵的。

所以很多年來,不管哪個伴,他都好好的扮演著兩個不同的角色。這也是為了女人好。

他們要做的事,比肌膚接觸還要親密,還要私密。但是卻又必須純粹的東西。如果混入了雜質,就會破壞了那種感覺。

理由、愛撫、規矩、碰觸、身分、遊戲、話語、溫柔、喜歡、情愛、甚至是性。

一切都是不純物。

只會毀了那份感覺。毀了兩個人最初的感覺。


女人知道要見面後,有好幾天沒有上線了。男人知道有可能是因為自己太忙,造成同一個城市裡的「時差」。但是女人也很少那麼久不出現,這讓他稍微有點焦躁。

他很想趕快確認見面的時間。

不適合讓女人知道,但是他很想見女人。

正當他這樣想的時候,女人的視窗跳出來了。

「欸,你什麼時候會來?」女人害怕完就會轉為期待,每次都這樣。遇到她的時候,男人也很訝異她有這麼喜歡。有這麼主動盼望。

男人大概跟女人說了個時間,開始思考這次見面的細節。

女人這時,卻說了句話,一句幸好,不是當她趴在他的膝蓋上時候突然告訴他的話。

應該不會的,卻給了他不小的震撼。

「欸,我男朋友要來找我欸!!」

男人一時之間,久久說不出話來,好不容易擠出一句:「沒差,改天就好。」

「恩,好阿。」

她也有兩種身份了,男人默默的旁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