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1日 星期二

龍 娃娃 (4)


剛剛還在醫護室照顧卡娜的紫苑,現在換她躺在這裡被治療著。
她傷的很重,送進來的時候臉色蒼白,昏迷不醒。
結果女看護員才去拿個乾淨水盆跟毛巾回來,她就不見了。急的到處找人。
昨天還是爆滿的觀眾台上,今天只留下荒涼的殘跡,連一點點熱度都沒有留下。紫苑穿著昏迷時被換上的病服,坐在空無一人的台上,默默的看著場中。
一連三天,自己大肆活躍,卻只差一步的場中。
紫苑心情沉重,卻不悔恨。吹著秋末微寒的夜風,側腰熱燙的傷勢似乎稍稍減緩了痛楚。但是身體的疼痛再痛,卻也不會大過心裡的悲痛。
並不是只是隔年再來就好,好不容易接近了爸爸的腳步,自己卻倒在這裡。紫苑也不知道該奮力振作起來,還是惱恨自己的天真。
「妳在這裡阿。」紫苑回頭一看,居然是卡娜。
「對不起…我輸掉了。」紫苑抱著膝蓋,悠悠的說。
「雖然我是貴族,但是我卻也希望你贏。」卡娜坐到紫苑的旁邊,「所以我不能理解,那時你為什麼動也不動?」
「……我動不了。」
「什麼!」
就在紫苑第二次擊倒了潔麗兒,覺得她贏了的時候,突然腳踝一麻。
肯定有什麼東西擊中了自己,接著她就迅速的感到一股冰冷從腿上傳上來。
紫苑離潔麗兒最近,她發出嘶吼站起來的時候,紫苑清楚的看到了她的眼神。
一種豁出全部的眼神。
「潔莉兒她…」卡娜聽了紫苑的話,震驚的難以置信。自己的朋友居然用了如此卑劣的方式,這是貴族所不齒之行徑。
卡娜霍的站起身,卻被紫苑拉住。
「你想幹嘛,卡娜?」
「我要去找潔莉兒,我不能接受她用這種方式獲得勝利。」
「算了吧,卡娜,我並沒有怨恨她。」
「為什麼!」
紫苑真誠的看著卡娜說:「假如潔莉兒一開始就打算用這方法贏,那她在我去扶起她的那時候,她早就可以用了。她是等到我扶起她後,才決定要用麻醉針的。」
「我想,她也是有非贏不可的理由吧?」
「紫苑……」卡娜再度坐下,「我跟你說過吧,莫拉克家族跟降魔戰爭有絕大的關係。」
「嗯。」
「莫拉克家族跟我們巴頓家一樣,都是名存實亡的貴族,他們之前的當家參加了降魔戰爭,但是跟你的父親一樣,都沒有回來。莫拉克家族本來都靠這那位強大的當家支撐的名位,所以當家戰死後,莫拉克家族就被人吞併了不少財富土地,很快的就中落。」
「潔莉兒她就是那時期的孩子,恐怕她吃了不少苦吧。所以她參加這次武鬥的目的跟我一樣,就是要恢復家族的榮耀。」
「但是!」卡娜重重的一槌地面,「用這種方法贏,算我看走眼她了,我還以為她只是執著於求勝,沒想到她連貴族的榮譽都丟了,我要找她決鬥!」
紫苑不禁笑了,雖然還沒平復心情,但卡娜如此激揚的忿怒讓她輕鬆不少。
回家吧,去給母親掃墓,向母親跪著道歉一番,明年再來奪冠吧?

「紫苑。」
背後突然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兩個人都吃了一驚。跳起身回頭,一個全身覷黑夜行裝打扮,連臉上都蒙著黑紗的人,突然的出現在身後。
「妳認識她?」卡娜問。
「怎麼可能!」紫苑感覺對方來意不善,擺出戰鬥姿態提高戒備。
對方沒理會她們的戒備,直直的朝紫苑前進。
「好像是女的,是參賽者嗎?」
「別大意!」紫苑已經從對方身上,感受到強大的壓迫感了。
還有一種熟悉感?
黑衣人走到他們面前三步,停住,對著紫苑說:「跟我來,紫苑。」
卡娜按耐不住說:「別開玩笑了,你以為你在命令誰阿!」跟著一拳打出。
「莫拉克家族的家務事,還輪不到你這外人插手!」
黑衣人輕輕翻手向下一劈,輕松的劈掉卡娜的拳。跟著朝卡娜脖子一斬,紫苑迅速的一伸手,截住他的手腕。但是馬上感覺到手上傳來的力量之大,根本擋不住。那人就以手腕被截住的狀態下,手刀硬生生劈在卡娜的脖子,卡娜直接暈過去,沒半點抵抗。還好那個人抱住卡娜的身體,不然卡娜這一跌,恐怕會撞的很慘。
這舉動也讓紫苑疑惑的放開了手,盯著他沉默。
「跟我來,紫苑。」那個人還是只有這句話。

紫苑跟著黑衣人走了一段路,進入了一個往地下的石階。紫苑怎麼也沒想到地下有這麼寬廣神秘的空間。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來到一個石造平台上,平台上早就等著一個人,而這個人更是讓紫苑大吃一驚。
是潔莉兒!
「妳讓我等了那麼久,就是為了要帶一個手下敗將過來?」潔莉兒看來很生氣的樣子,等著黑衣人解釋。
「是不是手下敗將,言之過早。」黑衣人越過潔麗兒,站到了平台的另外一邊,「現在再打一場,就知道了。」
這句話讓兩人同時訝異互看一眼。潔莉兒哼了一聲說:「我在鬥技場上,已經獲勝,拿到女王招見的資格了。」
「很抱歉,你想要被女王招見,沒有通過我這絕對辦不到。」黑衣人冷冷的說,「而要通過我這的條件就是,再度戰勝她一次。」
「哼,你就是今天,在場上帶走她的那個人吧。」潔麗兒回道:「莫非你要說,女王所辦的大會只是幌子嗎。」
「你的資格不是假的,但是也沒有說你就可以毫無阻礙的見到女王,少給我自抬身價了。」
紫苑感覺到潔麗兒似乎少了點平常的傲氣,在這個壓迫感十足的人面前,連她也無法自在。
「本來你要見到女王,只要打敗我,從我身後的走道進去就可以了,但是我怕你連動手都辦不到,所以我替你找了個代替的對手來。」
「哼。」潔麗兒舉起長斧,指向黑衣人說,「我不跟輸過我的人打,你就給我親自下來,看我怎麼打倒你。」
「我也不要,我沒有理由再戰」紫苑也說。
「只怕你們兩個,沒有辦法拒絕我。」黑衣人拿掉了面紗跟斗篷,現出一頭栗色的長髮,以及白皙美豔的臉龐,寶石色眼珠閃閃動人,絕色的臉龐下,穿著輕裝的鎧甲,霸氣無雙著站著。這個再熟悉不過的臉,令紫苑大大意外。「師父!」
「大當家!」連潔麗兒也大叫。

----------- 十年前
帶著殘存的部隊,琴美繼續往魔域深處前進。
講殘存部隊已經算是好聽了。事實上她帶著的幾十個人根本不能成隊。一路上遇到的也都是被剛剛的降魔襲擊後僥倖不死的傷兵。成不上戰力。這時候不用多,只要來一隊十隻降魔,差不多就會被殲滅了。
不過一路上幾乎看不到降魔的身影,這讓琴美擔心不已。
走著走著,她們接近了中央地帶,作為目標的山,已經近的可以清楚的看到山上巨大的「魔巢」。
形狀如巨大的蜂巢般「黏附」整個山頂,巢口時時冒出濃郁的瘴霧,巢上仿如有生命力般的脈動著。這就是降魔的最終據點-魔巢。
遠遠望去,可以看到如飛鳥盤旋四周的降魔。數量極多。遠方的天空透映著不明所以的顏色,不知是因為瘴霧反射的結果,還是魔巢本身散發的不詳?
「主將,好像有交戰的聲音?」正在負責警戒外圍的副將,突然對自己說。
「過去看看!」
朝聲音出處前進,慢慢可以辨明有著金鐵交碰的聲音,還有降魔的吼聲。琴美率隊加速前進,馬上見到一個大約百人的隊伍,正在和十幾隻降魔戰鬥。率隊的將領長槍飛舞,一馬當先的衝殺著降魔。比人還高的長槍橫掃千軍,連降魔都難以抵擋威勢。
「瑟凡緹娜!」
第二隊主將,瑟凡緹娜回過頭一看大喊:「快來幫忙,琴美!」
雖然緹娜可以一騎當千,以一打十。但是手下士兵十個也打不死一個降魔,還好這隊降魔不算太多,加入琴美這邊的圍攻,兩個大將領頭衝殺,沒有組織的降魔很快就擋不住,迅速的撤退了。
沒有本錢追殺,所以兩隊人馬簡單的重新編整,原地休息。
「怎麼辦,提娜。我們的隊伍組合加總,也撐不過一次大攻擊。你怎麼打算?」
「我打算盡量的聚集人員,到時候再打算。照現在的情形看來,主將所帶領的隊伍應該都可以存活下來,如果能再度聚集八位主將,不是不能一戰。」
「我也是這樣想,就往中央前進吧,不過,暫時還不能太深入。我有不好的預感,降魔攻擊的頻率太少了,根本不合理。」
「你怎麼看這原因?」
「一、我們的人真的被打散了,降魔正在到處追殺。」
「嗯。第二呢?」
「第二就是,降魔故意放鬆攻勢,正等著我們落入陷阱。」
「這些嘎嘎嘎叫的怪物有這種智慧嗎?真是難以想像!」

兩位主將估計的不錯,目前被拆散的部隊,都正由八位主將帶領著往中央前進。降魔戰鬥力雖強,但是幾乎沒有團隊。第一次突襲是佔了措手不及以及地利之便。現在遇到有組織戰術的人類軍隊,多半無法抵抗。都能輕易打退。
瑟凡緹娜卻對此十分憂心。
「緹娜,你怎麼了?」琴美看到緹娜的表情,問道。
「降魔的攻勢不太對勁,我覺的牠們抵抗的太無力了。」
「會不會是因為還沒遇到大隊的呢?」
「不只如此,我之前……」緹娜還沒說完,就聽到前方傳來激烈的戰鬥聲。還有大量的慘叫聲。
「主將!好像是友軍,被圍攻了!」
剛剛才說降魔抵抗的不是很激烈,這邊馬上看到圍攻屠殺的場景。兩人毫不遲疑,奔馳下去救援。進入魔域後,首次看到如此之多的降魔。而且也第一次出現了有翅的降魔。被降魔包圍的人類部隊人數大概約千人,但是降魔超過兩百隻,以比例來看人類落於下風。而且這批降魔出現了有飛行能力的,還有酸液能力的種類。人類部隊只能靠著火炮類的武器壓制降魔,而能飛的降魔也很聰明的把目標集中於火砲部隊。弓箭部隊全力支援對空火力,但是看來降魔的厚皮可以耐的住弓箭。除非翅膀遭到連續射擊,否則只能達到干擾的效果。
而人類部隊中,一名武將十分耀眼。
她身穿黑色的鱗甲,手持長槍。傲立於土丘上。以手中的長槍對準降魔擲出。居然能一口氣射穿降魔的身體部位。她一槍一隻,轉眼就擊落十幾隻飛行的降魔。她身旁的士兵也拼命的撿拾長槍給她。補給彈藥。
一隻像是領隊巨大降魔出現在天上,發出極為難聽的巨吼,本來都在攻擊火砲部隊的有翼降魔聽到聲音立刻聚集,全力衝向那位大將。
「凱莉!」
兩位身穿盔甲的人跳到她的前面,長斧跟長槍聯手打退了好幾隻衝的最前面的降魔,三個主將並肩立於高坡,頓時讓人類軍隊吼聲雷動,士氣高昂。
身穿黑色鱗甲的是凱莉米洛,第七隊主將。「謝了,緹娜,琴美。」
「先別謝了,趕快打退牠們吧。」
三隊合併,本來不相上下的局面被打破,降魔開始後退。
「各隊注意,先攻擊有特殊能力的降魔!」
部隊開始改變目標,主力攻擊能造成比較重大傷害的酸液降魔。凱莉米洛沒有後顧之憂,帶領弓箭隊全力對空撲殺飛行降魔。很快的降魔已經損失超過一半,已經不能對人類部隊造成太多的損傷了。
飛在天上的巨大降魔又發出號令,聚集了酸液降魔壓陣尾,開始倒退。
「不能讓牠們退回去!全力撲殺!」琴美大聲下令。生怕一但讓降魔回去休息重整,就更難對付。

然而接下來的一瞬間,琴美到現在還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現在的位置,大概離中央的魔巢約五公里的岩石區,從交戰的地方可以直接看到魔巢。
琴美那一瞬間,彷彿看到魔巢有如有生命的物體一樣,跟她「對上了眼。」
接著魔巢裂開了一個口,一道激光射出!劃破穹蒼,分毫不差的打中了人類部隊的位置!
首當其衝的人連驚呼都來不及喊出來,一瞬間肉體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地上只留下衣服跟武器,人就像被極度的高溫蒸發般的徹底消失。
「快退!」三位主將同時大喊!
三人不好的預感成真的很快,那道光束擊中地面後,沒有消失,反而橫掃過來。來不及反應的人馬上又成了犧牲品。馬上連鎖混亂起來,場面只能用『丟盔棄甲』來形容,遇到難以理解的狀況,人們只能用本能逃命。
連降魔也無法抵抗這道光束的破壞力,和人類一樣全力逃走。被光束掃到的降魔,也是發出嘎嘎怪叫,瞬間消失了。
但是琴美可沒有辦法去思考為什麼魔巢的光束會敵我不分的殺傷,在這種有如神譴的攻擊下,她只不過比普通的士兵更多一點點逃跑能力而已。
魔巢的開口慢慢的移動往上,光束也跟著開口掃上天空,讓不少空中的降魔消失後,直直的射入天際。從這邊遠遠的看過去,就像是一道逆射入天的陽光,將魔域鬱重的空氣破開。天空就像是午後的悶雷般的轟隆作響,雲層裡像是有雷光亂竄,異象頻生。

所有人都無法出聲,看著天上瞠目結舌。連降魔也都不動了。
暴雨降下時總是毫無預警,等你發現的時候,衣服都濕了。
可是這次滿天灑下的,是破壞的光芒!

「完了!」 琴美最後的念頭,是絕望。她只能閉目,待死。
可是有個巨大的身軀,把她牢牢的守護住。
等到琴美發現眼前似乎被影子遮住,睜開眼的時候,她的副將正用自己的身軀,將她擋住。
暴雨閃逝,遍地狼藉。剛剛還在對戰的人類與降魔,幾乎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魔巢緩緩的閉上了開口,繼續沉默的脈動著。
琴美一生,從未跪在別人面前。但她現在不但只能跪著,還只能默默的流著淚,說不出話。
「主將,別這樣。還好您沒事。」她的副將高大的身軀,就跟倒在地上的那些士兵一樣,慢慢的蒸散消失。
就像是誤踏了陷阱一樣,整批部隊都被那光芒吞噬了,就算沒有被直接吞噬的,也慢慢的消逝中。
他終於站不住,重重的跪在地上。
「主將,能拜託你一件事嗎?」
琴美除了點頭,什麼都不能做。
「我還有一個妻子,跟一個女兒……。」
他連聲音都快消失了,只能看到口形,聽不清楚說話。但是重要的部份,她有聽到。
「……拜託您照顧她了。」
琴美握住了他快要消失的手,重重的點頭。


降魔戰爭結束後兩年
在某個邊境的小村莊,一名少女揮著不合她年齡的沉重棍棒,揮汗練習著棍法。一看就知道少女的練習一點幫助也沒有,只是徒然的浪費體力而已。但是少女的媽媽、村子裡的人,只能哀傷的看著少女每天每天的練習,無法阻止她。
因為大家都是有著同樣感受的悲哀。
少女終於停下來,用毛巾擦了擦汗,大口的喝著水。
「不好意思,可以分我一點水嗎?」
少女轉頭一看,一個穿著旅行者般的服裝的女人,帶著輕切的笑容,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旁邊。
「喔,好阿。」少女爽朗遞出水壺,分享給頭一次見到的人。
「我想問一下,這附近有沒有住著一位,叫做羅蘭的女士呢?」
「阿,那是我媽,您認識她嗎?」
「你是她的女兒啊?我認識妳爸爸。羅蘭女士的丈夫,你可以帶我去找她嗎?」
「您認識我爸!那您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嗎?」
「這我就不知道了,真對不起。」女人露出抱歉的笑容。
「我想練好爸爸的棍法,等他回來,一定會嚇一跳的。」少女笑彎了眼睛,真誠的說。
「哦?是嗎?不過我剛剛看了一下你的練習,我想你爸爸看了會打你屁股喔。」
「……阿哈哈。」少女尷尬的笑了。
「要不要……我教你一點點呢?」
「真的嘛!」少女喜出望外的感覺,「請指導我,師父!」
「不准叫我師父。我只是代替你父親先教教妳而已。」
「是!師父。」
「……都跟你說了。」

---------------------------------------------------------------

紫苑沒想到在這裡遇到僅有數日之緣的師父,而潔莉兒那句「大當家」也讓她大吃ㄧ驚。
原來師父是……。
「大當家,太好了,您還活著。」潔莉兒眼淚狂流,單膝下跪。向著大當家行禮。
「我已經不是大當家了,在那場戰爭後,我已經是個死人了。只是還沒有女王的准許之前,我還不可以到地獄去。」
「請別說這種話,大當家。莫拉克家族需要您回來。」
「我不會回去,也不准妳告訴大家我的消息,否則別怪我親手毀掉莫拉克家族!」
紫苑看著潔莉兒,她低著頭,肩膀都在顫抖。很是可憐。不知道為何師父如此絕情。既然活著,又不肯回家族。
「我看過妳的武藝了,妳足以擔當當家,只是用那種手段獲勝,不是一個貴族的姿態。只要你能戰勝她。」琴美指著紫苑,「我就承認妳的優勝,讓你見女王,妳就可以得到妳想要的東西了。」
「那麼,妳還是不願戰鬥嗎?」琴美看向紫苑問。
「既然如此,我當然願意。」雖然自己傷口很痛,但是潔麗兒也吃了自己不少棍,大概也好不到哪裡去。還算公平。紫苑擺出架勢,等著潔麗兒。跪在地上的潔麗兒一甩長髮,用力的站起身,緊緊的握住了長斧,回頭瞪著紫苑。
「盡你們的所能一戰吧,誰不盡力,我就揍誰!」琴美舉起手,一揮而下,是開始的訊號。
就有如白天那一戰一樣,兩人遙遙對峙著。
紫苑看潔麗兒的眼裡,混亂而複雜的情緒充斥著。
潔麗兒看紫苑的眼裡,毫無迷惘的真摯,勇往直前。
長斧無力的「咚」的一聲敲在地板上,潔麗兒臉仰著向天,再度落下眼淚。
「……我贏不了她,是我輸了。」
潔麗兒掏出優勝的金牌,走向琴美,恭敬的用雙手交還。琴美默默的接過金牌,「承認失敗,也不是可恥的行為,妳好好的加油吧。莫拉克當家。」
潔麗兒突然抱住了琴美,像個小女孩般的撒嬌大哭。「求求您,求求您,回來吧。我沒辦法的。」
琴美輕輕推開了潔麗兒,說:「看仔細了。」
在兩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下,琴美開始解開盔甲。除掉盔甲後,琴美居然開始脫掉身上的貼身黑色襯衣。露出潔白的肌膚。
「……天阿。」
琴美背向兩人,栗色的長髮長及腰際。長髮下面的臀部猶如蜜桃般的豐滿圓俏。可是卻是傷痕累累。傷痕處的皮膚都變色了,跟腰腿那嫩白的膚色正比。
那是狠狠的挨過一頓打的臀部。
琴美默默的穿上襯衣,頭也不回的走進女王的房間。
潔麗兒摀著自己的嘴,驚訝過度的坐倒在地。紫苑也是久久說不出話來。

「妳要我答應妳,讓紫苑過關?」坐在床上,穿著華美的睡衣,有著幾乎可以鋪滿床鋪,絢爛無匹的金髮。嬌小的臉蛋上透漏著不可侵犯的貴氣的女子,低頭看著跪在地上的琴美。
「是…是的,臣知道這是違例,懇請陛下賜恩。」琴美必恭必敬的回答。
眼前能讓琴美這樣的貴族戰士下跪請求的,當然是當今的女王。
為了遵守與恩人的約定,照顧她的女兒。也為了保護自己的家族,不讓現任當家被降罪。琴美已經有了用生命向女王懇求的覺悟。
「我好像說過,在我的房間裡,我們不分君臣的。琴美?」
「是的,陛下。」雖然聽到女王這樣說,琴美依然跪著,恭敬的回答。
「妳太放肆了,琴美。居然想為連決賽都贏不了的徒弟請命。你忘了女王交付給我們的神聖任務了嗎?」立於旁邊的一名高挑女子,重重的斥責著琴美。
「葛麗斯頓。」女王輕輕的喊住那高窕女子,被喚做葛麗斯頓的女子,也跪了下來說,「陛下,請讓我給予琴美處罰。」
女王不置可否,葛麗斯頓站了起來,對著琴美說,「照規矩,若是你不服,就跟我決鬥吧!」
琴美依然低著頭說,「請陛下賜恩。」
「你給我起來!」葛麗斯頓重重飛起一腳,踢的琴美騰空而起。琴美悶哼一聲,被葛麗斯頓上前擒住,按在自己的腿上,褪下褲子。
「給我好好的反省!」葛麗斯頓舉起手,狠狠的打在琴美的屁股上。琴美若有心掙脫,也不是難事,但是她咬著下唇,默默的承受著痛楚。
葛麗斯頓也是直屬戰士,若是她用上全力打,恐怕琴美的屁股舊傷就要疊上新傷了。但是葛麗斯頓遵守著『處罰』的規矩,只用腕力來打,就只如此,以她強過一般人太多的腕力,琴美毫不抵抗的屁股上也是很快就腫脹起來。臀峰最豐滿處傷痕累累,青紫遍布。
琴美就像個做錯事的小女孩,乖乖的趴在大人腿上被打屁股。她放鬆全身的肌肉,屁股每一下的痛楚都讓她不自由主的跳一下。但是她馬上恢復翹著屁股的姿勢,接受葛麗斯頓下一次的巴掌。
「停手!」一個嬌嫩冷靜的聲音阻止了葛麗斯頓,當然是女王。
「陛下!」葛麗斯頓停住了手,疑惑的看著女王。
「琴美,妳過來。」
琴美立刻從葛麗斯頓的腿上爬起來,也不先穿上褲子,膝行到女王的床邊。
女王輕輕的移動身體到床邊,從寬大的異常的衣袍中,伸出了她的『左手』,輕輕的撫摸著琴美的頭。
說女王是用手摸琴美的頭,有點微妙的錯誤。因為那隻『左手』上,只剩下手臂的部份,手掌的地方,空空如也。
「如果那是妳覺得適合的人選,琴美,就讓妳繼續指導妳的徒弟吧。」女王用極其溫暖的語氣說。
意料之外的被輕易同意,琴美感激的伸出手,捧著女王的斷手,流著淚輕輕一吻。
「陛下,您赦免了琴美的處罰嗎?」葛麗斯頓有點不悅的說。
「我沒有說要處罰琴美的違例阿,我只是處罰琴美在這裡還用君臣之禮跟我說話而已,這樣處罰還不夠嗎,葛莉?」女王的美目看著葛麗斯頓,有點頑皮的說。
「不,陛下,這樣已經很夠了。」葛麗斯頓低頭行禮。

「魔域是個充滿迷團的地方,上次那一戰,只剩下我們八個人,帶著恥辱回到了這裡。」琴美帶著紫苑進入皇宮,由女王親自封為戰士後,把來由告訴了她。
「其他人,包括妳爸爸。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有可能死了,有可能還在魔域裡的某個地方。唯一能確認的方法,就是再次進入魔域。」
紫苑認真的點頭,這就是她本來的目的。
「但是,憑你、憑我現在的實力,絕對沒有辦法孤身進入那個地方的。所以,我要用我剩餘的生命,把你訓練成第二代的戰士,等有一天實力足夠了,我們會再去那裡的。」
「我這條命,是妳爸爸犧牲他為我茍延下來的,現在我將將它全部交給妳,可以嗎?」
紫苑看著琴美點頭,用力的撲抱進她的懷裡。
「拜託妳了!師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