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9日 星期四

龍 娃娃 (3)


從小,女孩就知道,爸爸是個了不起的人。
爸爸是武術比賽的冠軍,媽媽說爸爸是去了一個叫做「首都」的地方得到了冠軍,見到了國王,帶著金色的獎牌回來。回來就娶了媽媽,在村裡開了一間武術道場,接著,就有了她。
爸爸每天都會上山跑步,跑步的時候總是會把她扛在肩頭,帶著她上山去看夕陽,然後再一起回家。這是她最開心的事。
爸爸有很多的學生,村子裡的人都很尊敬爸爸。時常有人來找爸爸商量事情。
有一天,村子裡大部分的年輕人都聚在家中的道場,不知道商量些什麼。媽媽不准她過去,不過爸爸在道場裡大笑的聲音,傳到她的耳中,就足以讓她放心了。所以她安安靜靜的待在房間裡面,玩著爸爸刻給她的木頭娃娃。
等到村人都回去了,媽媽叫他出來吃飯。
「我們就明天一起出發,大概五天就可以到首都。」爸爸對媽媽說。
「為什麼女王會突然徵兵呢,現在過著和平的日子不好嗎?」
「為了擊退降魔吧,西方邊境的魔族會攻擊邊境的村落。你放心,應該不是大型戰爭,只是為了徹底趕退魔族而已,很快就會結束了。」
爸爸好像要出遠門,但是不知道要去哪?
那天晚上,爸爸抱著她乘涼,用很溫柔的語氣跟她說話。
「苑苑,爸爸很快就會回來了,妳要乖乖陪著媽媽喔。知道嗎?」
「我希望你不要去!」她用頭鑽進她最崇拜的胸膛,撒嬌著。
「苑苑,爸爸一定要去。」爸爸摸著她的頭說:「不過,爸爸給你一個東西,好不好。」
「是什麼?」
爸爸帶著她去道場,從牆上拿下一對棍子,交給了她。
「這是爸爸最重要的東西,它會保護你,妳也保護著它,等爸爸回來,好嗎?」
棍子很重,她不太喜歡這個禮物。

爸爸隔天就離開了。
她問媽媽說,爸爸去哪裡?
「爸爸去幫女王的軍隊打壞人阿。」媽媽回答她。
「那爸爸去打壞人,沒帶著他的棍子去,這樣沒關係嗎?」她擔心的想著。
而女孩擔心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那年村子裡被徵召當兵的年輕人,沒有一個人回來。

她的爸爸也沒有回來。

幾年後女孩長大了,才從媽媽口中知道,那年女王出兵討伐魔族盤據的魔域,全軍覆沒,據說無人生還。
媽媽告訴她後沒多久,就傷心成疾,過世了。
女孩緊緊抱著對她而言還是很沉重的棍,在母親的墳前立下誓言。
「媽媽,我一定會守住爸爸的吩咐,親手把棍交還給他!」


那場讓自己失去了父親的戰爭,很多年後,人們稱之為『降魔戰爭。』
降魔戰爭後十年,女王召開了一場別開生面的競技大賽。

格鬥嘉年華。

優勝者能獲得豐厚的報酬,或是獲得進入皇城禁衛軍的榮耀資格。
當年那對很重的棍子,如今她輕鬆的拿著,來到了首都。

紫苑,參賽。

格鬥嘉年華的規則很簡單,除了禁止殘酷虐殺以外,其餘的武器幾乎沒有限制,也可以乘騎野獸或是戰車。大會主要分成四個區域進行預賽,每個區域的奪冠者,就可以進入最後的四強淘汰賽。
紫苑在她所屬的那一區,十分搶眼。她手持雙棍,棍首有龍形雕刻,這龍形不但可以加強一般棍棒打擊的威力,還有鎖扣對手兵器,直刺要害的功能。算是非正道的奇型兵器了。除了武器搶眼,紫苑那精妙的身手也很吸睛,雙棍防守如盤岩,疾攻如蛟龍,沒有人能搶進她的身。預賽過程中,她是唯一身上不帶傷的奪冠者。

身穿高級絲質騎裝,腰上掛著銀色細長劍的金髮貴族,從頭到尾看完了紫苑的戰鬥。當紫苑確定得勝的同時,她也離開了個人的專屬看台包廂,走下通道。她邊走邊回味著剛剛那場華麗的戰鬥,撩撥了一下自己的秀髮。
通道上迎面走來服裝風格與她相近,有著栗色長髮,束成馬尾的造型。倚在走到牆壁邊,似乎在等待某個將從走道過來的人。
「妳看完了?」金髮女子對栗髮女子說。語氣很熟識。
「看完了,沒什麼大不了的,對上我,五分鐘就解決她。」栗髮女子高傲的回答。
「那麼,大概就是我這邊這位,需要留意吧。」
「也沒什麼好留意的,決賽一定是你我碰頭。」
「那可難說。」
「哼,巴頓家的後代,那麼沒有志氣嗎。」栗髮女子轉身欲走,冷冷的拋下話。
「也可能待會我們就碰頭,不是嗎。」金髮女子像是很習慣對方的態度,自若的解釋。
「那也很好,代表我們一定有一人,可以優勝。」
妳若是剛剛有看到那個紫苑的表現,你就不會那麼肯定了。金髮女子看著栗髮女子的背影,心理偷偷補述。

四強準決賽

紫苑聽到司儀的介紹,自己的對手,名叫卡娜巴頓。似乎是有爵名的貴族家族。大部分貴族們的嗜好應該是做再看台上一邊飲酒一邊享受觀看決鬥。不過也有想要出名、或是自信十足的年輕貴族,前來參賽。
自己剛剛預賽就揍過兩個了,這次的貴族參賽這麼多嗎?紫苑莞爾一笑,自信十足的準備出場。

「西方出口,預賽完勝的少女戰士,紫苑!!」

金髮的卡娜巴頓,身穿貴族狩獵活動時的獵裝,手持細劍。看起來英姿抖擻。一雙貴族特有的寶石藍色眼睛,清澈明亮的看著自己。
紫苑穿著的,是她決定繼承爸爸的武術時,媽媽特地為她縫製的道服。斜襟立領,露肩上衣,下身是前後兩片式的裙,紫苑修長漂亮的雙腿一覽無疑。黑色長髮用布巾紮成兩個小包在頭上,更顯出那尚帶點稚氣清秀臉龐。

兩人走到場中,卡娜將劍舉到齊眉高度,這是貴族決鬥的禮儀,兩方長劍一碰,代表決鬥開始。
紫苑也伸出右手的棍棒,與卡娜的細劍相碰,卡娜漂亮的眼睛盯著紫苑的臉,「以巴頓家族的名譽起誓,我要堂堂正正的打敗你,取得這場大會的冠軍。」
「請多指教。」紫苑回手一禮,用道場的規矩回應卡娜。
卡娜平舉著細劍,慢慢的保持著距離與紫苑對峙。以一定的速度繞圈,紫苑雙棍交叉護胸,站在卡娜所繞的圈子中心不動,卡娜慢慢的轉到快要進入紫苑的的背後了,紫苑依然沒動。
卡娜稍稍垂下劍尖,「你想背對著我嗎?」
紫苑側過身,「這是競技,不是決鬥吧。你就盡妳所能的攻擊就是了。」
話聲未落,卡娜猛然快速前進,如流星般的突刺。細劍的突刺劍尖會顫動,讓人摸不清楚真正所要刺中的地方。不過紫苑棍棒一揮,輕鬆的隔開了這一刺。
卡娜腳步變換,立刻又轉攻正面前胸,紫苑還是右手一格,擋開劍尖。卡娜順勢刺削她的手腕,紫苑棍棒下擊,又擋開了。

「真是漂亮的刺擊,卡娜選手流星般的劍刺將紫苑困在場中了,一開始就取得了優勢。
」司儀大聲轉播著場中的情形給觀眾聽,全場回應以巨大的吆喝聲。
卡娜的刺擊彷彿不會中斷似的,連綿不絕的攻擊如雨點,又如連挐般的落在紫苑身上。棍與劍密集的撞擊聲如爆豆,甚至撞出火花。細劍雖不如棍棒堅硬,但是劍身加上刺擊的距離遠超過雙棍的範圍,卡娜已經逼的紫苑只能招架,緩不出手對攻。

「現在卡娜選手已經完全佔據了所有的攻擊方,她的劍跟步伐把紫苑選手困在中間了,她會是第一個打破完勝少女紫苑選手防守的人嗎?喔!紫苑選手忍不住了嗎,她要反攻?」

只見紫苑左手檔下一記突刺,右手突然大動作的回擊,砸向卡娜的左脅。卡娜似乎早已料中,細劍一抖,轉為直劈!紫苑還沒擊中卡娜,就被逼的大大的後躍,幾近狼狽般的逃開。
「我已經徹底了解你的攻擊距離了,你的動作再快,只要你一想回擊,必然得自己送上門來給我劈斷。」卡娜露出勝利的微笑,看著半跪在地上的紫苑。
「站起來了!雖然躲的很狼狽但是沒有負傷,完全完勝的紀錄還沒有被打破。」
嘖,司儀也真夠了,不過他說的沒錯。卡娜盯著眼前再度站起的對手,完全不敢掉以輕心。雖然剛剛自己是很確實的壓制住她了,但是卻沒有傷到她任何一點。在預賽的時候,她就知道那對雙棍的防禦之嚴實,但是還是稍微超越了她的想像。
不過,只要能壓制住她的動作,防禦是不會贏的。卡娜再度繞起圈子,準備展開下一波的進攻。
紫苑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輕輕的吐了一口氣。持起雙棍盯著卡娜。不愧為四強戰的對手,似乎不能矇混過關呢。
「要釋出本事了喔,老爸。」紫苑輕聲的的對自己說。

遠處的看台上,貴族專用個別包廂。栗髮女子的四強戰已經結束了,正在目不轉睛的盯著場中的決鬥。看來她並不如卡娜所說的,輕忽對手的實力。
「卡娜,打上來!我們貴族的榮辱對戰,只能貴族之間分出高下。」栗髮女子自語著。
而貴族包廂的上頭,決鬥場中無座位的最高處,一個身影也如鷹隼望著獵物般的眺望著場中。

幾個試探性的攻防後,卡娜的劍雨再度落下,紫苑的雙棍也再度織出防禦網,兩人間的招式動作根本無法用眼睛追上,司儀連解說都辦不到了,觀眾們也被這種快鬥激起熱情狂吼。
卡娜一邊連續進攻,一邊冷靜的觀察紫苑的動作。她看的出紫苑慢慢的冒險前進,一點一點的把格擋的距離縮短。她一定會再一次使出反擊,卡娜肯定的預測。

來吧,掉入我的陷阱吧。

如果自己攻擊的太快,她也只能全力格檔。不如放慢攻勢,小心的,謹慎的,露出一個空檔給她。卡娜故意一個用力過老,賣出右肩給紫苑。

打過來吧。

紫苑一如卡娜所料,檔開她的劍尖,棍棒直擊卡娜肩膀,速度時間都一如所料,卡娜手腕一振,長劍復而挑起,直指紫苑的右臂,目標是先傷一臂,好破解紫苑的防禦能力。
可是肩膀卻傳來一股巨大的力量,以及難以忍受的劇痛!
卡娜感覺到自己身體騰空,長劍脫手,向後彈開後摔倒在地。
「怎麼可能!」卡娜不可置信的摀著疼痛的肩膀爬起,看著紫苑長棍收式,等著她站起。
長棍!?
「太令人吃驚,紫苑選手的雙棍原來可以結合成一隻長棍,卡娜選手被擊倒了,看來傷的不輕!」司儀終於逮到機會說話。

可惡,中計的人反而是自己嗎?她利用武器的變形能力,讓自己錯估了距離。
被引誘進入攻擊範圍的,反而是自己嗎?
卡娜迅速起身,撿起長劍。才剛握緊就痛的她冷汗直冒,看來那一擊受創不輕。因為出乎意料的攻擊,導致自己毫無防備下受創,實在是很不妙的狀況。
「哼,被你騙了呢,不過,這種騙術只能用一次,我不會再上當了。」
「果然是貴族,絕不肯失去自尊的呢。」紫苑平舉長棍,對著卡娜,「不過,我也背負著父親的驕傲,也有不能輸的理由。」
「接下來,就讓你看看,我父親給予我的力量吧!」
紫苑語畢,棍影一閃,棍棒突刺來到了卡娜的面前。
「什麼…?」紫苑的突刺速度似乎還在自己之上,卡娜一愣,本能的跳開。

長劍突刺棍棒,棍棒可以憑藉著本體的硬度格檔砸開長劍。但是棍棒的突刺除了速度還帶著十足的重量威力,柔軟的長劍是不可能用格檔防禦的。恐怕一擊就會被破壞武器了。
卡娜側身閃過一棍,正想回劍反攻,卻看到恐怖的景象。

「這……這太令人驚訝了,紫苑選手使出了跟剛剛卡娜選手一樣的攻擊!」

就像滿天星塵墜落地面一般,紫苑的棍棒化為流星,不是一個點,而是如同面一樣的突刺。

「奧義!龍星群!」

躲不開全部的棍擊,卡娜勉強以左手為盾牌,保護自己不被棍棒擊暈。身體的半邊失去知覺,左腳只能用拖著的站立,左手大概是斷了,血從長袖服中流出,沿著握緊的拳頭滴下。右手緊緊抓著劍,指向紫苑。
「好了,別逞強了,勝負已分了吧。」
「住口!巴頓家沒有背向敵人的膽小鬼!我要你用全力與我對攻!」
「真是…」紫苑再度舉起棍子,面對卡娜的自尊。
「看我的-」卡娜舉步向前,但是理所當然的劇痛讓她失去了平衡,招不成招。
紫苑直刺過來的棍棒已經逼在眼睫,卡娜覺悟的看著它。
勉強舞開的劍花被棍棒輕易的攻碎,接著腹部貫穿般劇痛,被擊倒在地。
痛的讓人昏迷的劇痛中,卡娜的自傲讓她撐著不肯闔眼。
還沒……家裡的人們都還在等我回去,我不可以倒下。
身體突然被拉起,紫苑把自己從地上拉了起來。靠在自己肩上。
「妳……?」
「你們這些貴族真麻煩,乖乖的休息啦!」
「哼…」卡娜悶哼了一聲。把頭靠在紫苑的身上,依賴般的昏了過去。


身體漂蕩了許久,終於落到了地面,卡娜在一陣疼痛中清醒,發現有人正在用濕毛巾為自己拭汗。她本來以為是醫護員,但是等到她視力清楚的時候,卻發現那是紫苑。
「喂,哪有人等一下就要決賽了,還在這裡替失敗者看護的?」
「可是,妳是我打傷的,總不能丟著你不管啊?」紫苑把濕毛巾放在卡娜額上,坐在旁邊的椅子上休息。
「真是搞不懂你,如果我能動,我一定起來揍你!」
「因為貴族的驕傲不能接受敵人的憐憫嗎?真是夠了,我可沒有跟你決鬥,我們只是比賽而已。比賽結束後我們不是對手了,我要做什麼,是我的自由吧?」紫苑頑皮的彈了一下卡娜的鼻子。「而且阿,妳動不了,現在你可沒能力拒絕我喔。」
卡娜氣的用眼神殺向她,「可惡!等我能動了,我要跟你正式決鬥。」
「沒問題喔,只要卡娜想,我隨時等你。」紫苑拍拍卡娜的臉頰,「不過,現在還是不太生氣,好好休息吧。」
繼續看著她肯定會氣個沒完,卡娜乾脆閉上眼睛。紫苑也不再逗她,同樣養起神來。
「欸,我問你。」
「幹嘛?」
「妳輸了回去家族會處罰你嗎?」
「問這幹嘛?輸都輸了,要被處罰也是你害的。」卡娜沒好氣的說。
「問問嘛,我又不是貴族,不知道規矩阿。如果你們家族的大爺爺之類的會處罰你,我可以去幫你說情阿。」
「沒有什麼大爺爺,我就是巴頓家族的當家,應該說,下任當家。」
「哇,妳才大我一點點就是當家了喔,好厲害。不過也好,妳就是當家,應該就沒有處罰了吧?」
「但現在我也沒有臉回去了。巴頓家族的當家在大祭典中輸了,還有什麼好驕傲的。」
「欸,不會吧,妳也是四強欸?這樣還不夠嗎?」
「呵,雖然我口口聲聲說我是貴族,但是我們只有祖傳下來的一塊農地跟一間無用的大房子而已。沒有爵位,沒有封地。我們實際上的生活,跟你們也差不多吧。為了這一家族的未來,我必須在這場決鬥中獲勝,讓女王封爵。我們才能重新回復家族的名望。」
卡娜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紫苑似乎是可以放心傾訴的對象,像是多年的好友般,說了好多的話。
「現在也沒用了,我已經輸了。」
「不知道如果我優勝了,把爵位讓給妳,女王會不會答應?」
「妳瘋了嗎,先不管會不會觸怒女王。那是你獲勝應得的榮耀,妳肯這樣給人嗎?」
「沒關係阿,我又不需要爵位,我也不要加入禁衛騎士團,我只想知道父親的下落。」
紫苑撫摸著雙棍,思念的訴說著話語。
「妳父親?妳的武藝不是父親傳授的嗎?」卡娜回想起對戰時,紫苑曾這樣說過。
「正確來說,是自學父親留下的武術,還有這對他留給我的武器。」
「妳父親……過世了嗎?」
「我不知道…媽媽已經認定是了。但是我絕對不相信,父親那麼強,不可能會在戰爭中就這樣輕易死去的,我要自己確認!」
「妳說的戰爭……該不會是……。」
「嗯,就是降魔戰爭。」

兩人一時無語,各自有各自的心事。過了一會,卡娜才先出聲。
「『降魔戰爭』死了很多人,因為據說是無人生還回國。如果你爸爸還活著,也許他是被留在了魔域也說不定。」
「恩。」紫苑點頭,似乎也已經想過如此。
「妳還是多留意下個對手吧。如果你想要藉此找到父親的下落。」卡娜看著紫苑說,「潔麗兒 莫拉克。莫拉克家族的當家。」

另外一間休息室,毫無燈火照明,幾乎黑暗的房間哩,閃著一雙寶藍色的冷光。以及長斧鋒口的銳利流光。

「她是妳的下個對手,她跟你一樣,跟降魔戰爭有著絕大的淵源。那傢伙,你最好小心點,她為了獲勝,是能做出任何事跟犧牲的女人。」


總決賽

紫苑照著卡娜的忠告,暫時不去想父親的事,把精神專注在眼前的比賽對手上。
跟卡娜的氣質很像,也有著貴族特有的寶石色眼睛,卡娜是藍寶石色,潔麗兒是貓眼石色,碧藍中閃著明亮。也是穿著獵裝,手上的武器是長矛斧。跟卡娜最大的不同是,卡娜有著天生的貴族氣派感覺,光明磊落。潔麗兒卻讓紫苑覺得她很深沉,非常的深沉,更像是抱定覺悟的悲壯氣質。

那傢伙,你最好小心點,她為了獲勝,是能做出任何事跟犧牲的人。卡娜的話語還在紫苑的耳邊。
卡娜視競賽為決鬥,一上來就是以決鬥禮儀相對。潔麗兒卻保持著距離,一語不發的與她對峙。
沒關係,無論怎樣的對手,紫苑都有心理準備了。

「比賽,開始!」

要上了,老爸!紫苑將龍雙棍一合,化為長棍。兩人隨著開戰訊號立刻互相彈開,保持著距離。

--------十年前

琴美 莫拉克率領著一隻走散的小隊,隊員約二三十人,正在魔域邊緣掙扎求生。
這地方比情報所提及的狀況還要更詭異十倍。
當他們主力部隊才到達魔域的邊緣,正等著之前派出的斥侯部隊的回報時。一股突如其來的大霧就籠罩了他們。
如果只是惡劣的氣候或是環境攻擊,那也都在他們的沙盤推演中,並不會造成混亂。
但是,那片濃霧的本身,就是攻擊!
在這片西方魔域的範圍中,棲息著一種異型生物-降魔。
降魔有著青色或是灰色的堅硬皮膚,有的還覆蓋著天生的鱗甲。頭部與人類相較大了三倍,而且是怪異的長形而不是圓形。可能跟他們所擁有的巨嘴有關,巨嘴張開如蜥蜴惡獸,尖利的牙齒遠勝過鯊。與人類同樣可以雙足站立,身高平均約兩米三米之間。他們沒有如人類的雙手,但是某些降魔有翼。具記載,有翼者智能較高,通常是首領等級。

就在大霧席捲部隊的同時,大批的降魔無聲無息的出現。

彷彿大霧就是降魔構成的一般,什麼時候部隊被切割開來的沒人知道。只知道瞬間就是滿天飛舞的血花,士兵們在驚嚇中奮力抵抗著突然站在旁邊吃掉同伴的降魔。
主力部隊本來是由八個主隊組成,現在瞬間被拆成了散沙,
琴美 莫拉克是第五主隊的主將,她在混亂中奮力集合部隊,往霧外突圍,自己殿後力擋降魔。就連巨大的降魔也都不是她的對手,被斬的死橫一片。好不容易隊伍脫離大霧包圍,瞬間一片開朗,剛剛的降魔亂舞彷彿驟雨般的停了。

琴美看著一片慘烈的殘餘部隊,沒有心情喘息。因為就在不知不覺中,他們被逼進了魔域的內部。
彷如活火山地帶般亂石猙獰,隨時都能聽見降魔尖利的嘶吼聲。氣溫如沙漠般的令人難耐,汗水很快就透濕內衣。傷口的血水熱的黏住衣服,令傷兵劇痛難耐。

怎麼辦,前進?還是後退?

「主將,我們想辦法去跟主隊會合吧!」說話的人是她的副將,因為高強的武藝和霸氣被她所賞識,親自提拔點名為副將。就在剛剛的群魔亂舞中,他手持雙棍,一邊與降魔戰鬥,一邊救助士兵。「其他隊伍一定也是被沖散了,我們應該想辦法跟更多的人會合。」
「那麼,你覺得往前人會多點?還是往後?」
「主將,你覺得其他隊伍的主將,是膽小的人嗎?」
「說的好,我們前進吧。」


這場決賽的戰鬥內容如果在觀眾的評分標準下,肯定是不好看,不及格的。
如果說,把紫苑的戰鬥方式,分類成反擊類型的鬥士。那潔麗兒肯定是遊鬥型的鬥士。保持著非常之遠的距離,確實的用長斧間隔出攻擊防禦的範圍。絕不輕易踏入危險交界。連紫苑強行拉近距離試水溫,潔麗兒也是很快的就離開對手的圈子。
兩人開打了十分鐘,幾乎沒有交鋒幾次。

但是紫苑可以感覺的到,潔麗兒一直在等待著什麼,她的氣勢一點也沒有逃避的感覺。

「好吧。」

紫苑自問自答,然後猛然衝刺,一瞬間就衝進潔麗兒的斧圍之中。
潔麗兒用斧尖的尖刃攻擊衝過來的紫苑,紫苑棍棒彈開長斧,潔麗兒還沒收式,又立刻刺出,長斧如靈蛇般的追擊著目標,就連防禦能力堅強的紫苑,也不得不放慢腳步格檔。只要一個大意,隨時都是開膛破肚之禍。不管是不是練武的人,也都看的懂這攻防的驚險,全場的人開始目不轉睛盯著兩人的進退。

雖然潔麗兒攻擊凌厲,但是自紫苑看來,她仍然沒有改變戰法,還是把爭取空間當作第一要務。

以兩人的武器來說,潔麗兒的長斧是屬於輕斧矛類型的武器,攻擊距離長,有槍的靈動優點卻也缺少斧的重量威勢。既然沒辦法一擊重傷,那對上紫苑變化速度極快的雙棍,長斧如果揮擊,出招收招空隙過大,肯定被反擊。搶攻不利。最好的對應法應該就是潔麗兒正在做的事情,消耗敵人的體力,試圖讓敵人焦躁進攻,好製造出足以攻擊的空檔。
反觀紫苑的雙棍,雖然比長斧更靈活,但是一但無法搶得有利位置,毫無殺傷力可言。看似華麗攻防其實是被消耗著珍貴的體力。所以紫苑不願乾耗下去,決定積極進攻。

對手一定在等著,自己闖進去的那一刻。

有本事,妳就試試看阿。

在長斧的阻擊下,紫苑毫不退讓,並不試圖側面游擊,而是選擇邊檔邊拉近距離的危險戰法。雙棍舞動如盾牌,讓長斧一次一次的彈開。腳步堅定的前進。被紫苑這樣逼近,反而潔麗兒也無法左右移動,只要一個念頭逃避,很有可能就被對手逮住。所以只能堅守範圍,慢慢的被逼退到場邊。

「兩人互鬥下,潔麗兒選手被逼到場邊了,圍牆對長斧十分不利,潔麗兒選手會怎麼辦呢?」   

就如司儀所言,長斧突刺前後都必須有空間揮舞,在牆邊只要一個不小心,武器撞到圍牆頓住,那就是送給對手的大禮了。
潔麗兒哼了一聲,長斧上挑,由下而上攻擊紫苑。紫苑來不及回棍格檔,但是來得及後仰躲開。
就像是計算過,或是等待已久的瞬間。倘若時間極慢的流動,可見到長斧由刺轉挑的半途,潔麗兒居然能用手腕硬生生把上擊改成全力直刺,她雙腿如弓,使盡渾身之力躦刺後仰閃避到一半,重心盡失,絕無可能閃避的紫苑。
但她突然感到太陽穴爆炸開來,頭側像是被人用大鎚毫無防備下的重擊一般,如斷線般的飛開,打滾了好幾圈,仆倒在地。
如鐵臭般的血腥味在嘴裡散開,但腦袋中不斷雷轟般的劇痛更是難耐。

「沒、沒想到原來除了長棍,紫苑選手的棍棒還能有其他的變化!」

為了剛剛瞬間的精采攻防,全場觀眾爆出巨大的掌聲喝采。
潔麗兒感到右眼似乎腫脹起來,難以睜開。她趴在地上,勉強睜開左眼,看清楚了是什麼東西打中了自己。

持在紫苑右手揮舞出勁風的,正是雙節棍。

就在剛剛紫苑閃避的同時,她雙手反持棍於背後,棍首的龍頭互咬勾住,一瞬間已經變化為雙節棍,就像對卡娜戰鬥當時一樣,紫苑聰明的再次讓對手錯估自己的攻擊範圍,本來潔麗兒篤定自己在那姿勢下絕不可能閃躲,就算揮棍也打不到她,格檔長斧也力量不足。
但是紫苑雙節棍型卻從背後反甩而出,狠狠的打中了潔麗兒的頭部。
篤定自己十拿九穩的攻擊,連防禦的念頭都沒有的潔麗兒,這一下沒有直接把她打昏過去,已經是十分了不起了。紫苑肯定她一時半刻,絕對爬不起來。

但是潔麗兒卻馬上用斧柄撐起身體,試圖再度站起。看到對手了不起的意志力,紫苑也不禁動容。
可是只支撐到一半,潔麗兒似乎力不從心,又重重的直摔下去。她那本來姣好的容貌,鵝蛋般的臉龐,腫了大半邊,滿是血污與塵土。是個能十足襯托她堅毅表情的妝扮。
紫苑本來聽了卡娜的話,覺得潔麗兒是城府很深,心機叵測的對手,但是看到眼前奮力爬起的她的表情。紫苑感到十分的不明白,但很能同感。

絕不能輸的,為了自己的信念,決不能輸的姿態。

「潔麗兒!潔麗兒!」連在場的觀眾都感受到她的意志,呼喊著她的名字,希望她能站的起來。

「令人感動!全場的觀眾都在聲援著潔麗兒選手,可是她若不能在十秒之內站起,冠軍就是紫苑選手了!」

依照比賽規則,禁止選手攻擊倒下的對手,但是如果是連續招式的一次連擊,則可。
倒下後的選手若是不能在十秒內起身,則輸掉比賽。或是起身後,裁判認定無法再打,也可中止比賽。

現在以潔麗兒的樣子看來,她輸定了。

可就在全部人的驚呼聲中,紫苑走上前去,一把扶起了潔麗兒。
「能站的穩嗎?」
那時紫苑看到潔麗兒臉上露出複雜的表情,有驚訝、有疑惑、有覺悟、有掙扎。但是卻也沒說任何話。紫苑心想,若是卡娜,肯定會氣的大叫。
紫苑將潔麗兒扶起,讓她自己站好後就再度放手離開,兩手一分,雙龍棍又變回雙棍的模樣。再度擺出架式。
「雖然就這樣讓你輸了,我也沒有什麼卑鄙的。」紫苑對著潔麗兒說:「只不過是我自己覺得,佔在武器便宜上贏你,等我見到老爸,肯定會罵我沒用罷了。」
「接下來我就不會手軟了,傷了死了也不能怨我,如果你不行了,就認輸吧!」
潔麗兒看著氣勢強悍,毫無鬆懈的紫苑,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然後仰天一吼,奮起全身之力飛躍,高舉長斧劈下。
這種捨身攻擊在紫苑看來,只是一個絕佳的目標而已。
長斧劈下還不到半途,紫苑將武器轉型成長棍,狠狠的刺中了潔麗兒,潔麗兒發出慘叫,長斧脫手,髮帶斷裂,一頭栗色的長髮半空飛舞,第二次摔在地上,這次她仰躺著,看來是動彈不得了。
紫苑緩緩吐氣,抬頭看著天空。
「贏了,老爸。」那我可以找到你了嗎?

司儀正準備宣布紫苑選手獲勝之時,一隻手突然緊緊握住了武器,用必死的決心般握住!
潔麗兒全身彷彿透出不詳的黑氣,居然從兩次重創下還能再度站起。她那栗色的長髮紛亂的遮住了她的臉,但是就算遠的看不清場中的觀眾們,全被她的氣勢攝住。
那長髮下的臉,恐怕猙獰如惡魔吧?
「十秒內站起,比賽尚未結束,但是潔麗兒選手受創極重,紫苑選手能再給她一擊嗎?」
潔麗兒雙手握緊武器,呻吟如重傷的野獸,擺出了全力一斬的預備姿勢。

而紫苑卻站定著,一動也未動。

潔麗兒艱辛的踏前一步,逼近紫苑,紫苑還是未動。

「紫苑選手是不是下不了手呢?還是有絕對的把握可以反擊?」

「阿~~~!!!!!!」

潔麗兒揮起長斧,使盡全力劈向紫苑!

「妳在幹什麼!紫苑!快反擊啊!」身上繃帶還滲著血,忍著痛楚看著比賽的卡娜,跳起來大吼!

紫苑連架式都沒擺出--

鋒刃逼近,紫苑反應再快,也不能從毫無架式的狀態下接住這一擊了!

潔麗兒貓眼石色的雙眼,突然淚水湧出。

斧柄重重的打中紫苑的身體!!

一個黑影從半空中躍下!

毫無抵抗的被擊倒!

再也沒有爬起來……。

----------------------------------------------------------
下集預告
就像是誤踏陷阱一樣,整批部隊都被那光芒吞噬,就算沒被吞噬的,也被漸漸扯入。
「主將,能拜託你一件事嗎?」
「我女兒,就拜託你照顧了。」
琴美握住了他快要消失的手,重重的點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