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2日 星期日

龍 娃娃


姆大陸中央大山脈,偏東南,被兩條長河所夾的平原。橫斷的是唐木里江,縱直的是珠峰河。平原蔥攸蔓延,丘陵星羅散落其中。支流如平原的血脈般的麻步其中。

酷暑盛夏,時節正逢年中。一年的收穫之際,農人正將一季的辛苦精實,裝袋填箱。舟車輸運,蟻送至各地。而其中最精華之物,當然都集中於首都。
這時節是首都一年中最熱鬧的時節之一。人們歡騰沸揚,步論何處都是氣氛高昂。這氣氛已經持續了一個月的光景。人們最期待的,除了每年兩次的全國最大的市場交易,希望能賺飽荷囊以外。就數『格鬥嘉年華』最讓人們情緒激揚了。
從古至今,戰鬥是生物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本能。生存的手段。人類這種生物也不例外。而例外的,不同的是,人類與其他的動物相異點有兩個。
一:人類會將經驗和智慧融入戰鬥,發展出多樣性的技巧,並且傳承。
二:人類會醉心於自己的武力,更會因為別人的武力強大而發出喝采。
隨著一連串的禮炮『碰!碰!碰!』的射上天,煙花宣告了今日的重頭戲即將開鑼。格鬥嘉年華最終勝負今日即將分曉。佔地廣大的地上鬥技場,擠滿了觀眾,和觀眾的歡呼巨吼,幾乎要把禮炮的砲聲壓下!
「各位觀眾們,感謝你們再次光臨格鬥嘉年華,請不要吝惜你們的喉嚨,今天請盡情的大吼!」司儀舉著擴音器,用不輸觀眾的熱情大叫。「拿出你們的熱血來,各位!我們等了那麼久,不就是再等著見證這一刻嗎?」
「我們今天就是來見證,冠軍的誕生!」
現場的觀眾再次狂吼到破天際,掌聲像是要拍斷雙手般劇烈,司儀也鏘然的大聲介紹:「現在!就讓我們歡迎這兩位爭取榮耀的鬥士!」
東方的柵欄門緩緩升起,地面立刻傳來雷鳴般的聲響,地晃般的震動。騎著灰色的四足獸的騎士吸引了眾人目光的豋場,「來自北方游牧民族的獸騎戰士,莉莉,甘格爾!」
四足獸生著巨大的頭角,全身肌肉鼓起,一看就能明白牠力量何等強大!兇猛!戰士莉莉有著一頭紅髮,綁著粗粗的長辮。她不輸灰獸的存在感,古銅色的手臂上持著的是巨大的斧,十分能令人明白的武器。斧揮出巨大逼人的狂風,也能立刻讓人明白莉莉的力量。灰獸的主人,有著不輸灰獸的慓悍。
「西方出口,蘭鈴,來自於南方邊界之城,末賽魯的武者。」
相較於莉莉的出場聲勢,蘭鈴的出場就毫無亮點,平淡如一汪止水。絲毫不起波瀾。她緩緩的步行出場,足不起塵。嬌小的身上是一襲黑色的功夫裝。雙手攏於袖中,態度沉穩,星眸半閉,氣定神閑的立於場中。兩方的勢頭開場就相差甚鉅。以體型來說,蘭鈴的個頭幾乎不及蹲踞著的灰獸一半高,就是兩人相比也是莉莉強壯的多。
從首日開始,各場比賽的賭局就如火如荼的展開。對於心目中的冠軍人選,豪不客氣的買下大注。這也是一種格鬥。勝負也是激烈無比。總決賽的前夜,賭金更是瘋狂的湧入賭場老闆的金庫銀袋中。莉莉從首戰開始,就是各家的冠軍候補人選,賠率火燙。蘭鈴正好相反,即便她有著打入決賽的實戰實力,卻也提高不了多少賠率。
名頭不響亮是其一,其二是從初戰開始,她每戰的狀況就一如她的出場,毫無亮點。自是不如莉莉炫風般的驚人氣勢。雖然也有人猜測,蘭鈴應該是為了保留實力,藏了一手留待決戰。但是也無法動搖莉莉的信眾者信心。
畢竟,那是一眼就可以見的巨大優勢。
首度的視線交鋒,莉莉的神色冷靜,毫無輕視對手之意,反而戰意高昂。連灰獸也感染的冽嘴低吼。野獸的直覺是很靈敏的。主人的力量與氣勢可以直接給予信心,更能鼓舞其戰力。蘭鈴面對一人一獸的威嚇,也毫無懼意,輕輕的架起雙拳,擺出拳法的架勢。
「從不低估對手,更不會失禮的放水,我們的祖靈是如此教誨。你小心了」莉莉單手舉起戰斧,說:「全力一戰吧!」
蘭鈴淡淡的一笑:「假如站在你面前的是個三公尺高大的巨人,難道你也會如此廢話?」她前伸的右拳握緊「來吧!」
莉莉亢吼一聲,撮唇呼嘯。灰獸粗壯的後腿一蹬地,瞬間勢若流星,兇猛的直撲蘭鈴。這一招衝撞帶動全場觀眾的狂吼,宣告戰鬥的開始。莉莉從初賽到準決賽,都是以這一招開場,而且從未失手。初賽的對手甚至連閃避的能力都沒有,一招就了斷。也創下鬥技場歷史來最短的紀錄。而那個對手則是直接被撞飛到看台上,一生失去了戰鬥能力。即便到後面,對手總算是能勉強閃過灰獸正面衝撞,還有莉莉的戰斧隨後封鎖閃避的路線。不是選擇被灰獸擦撞重傷,就只能被戰斧劈擊,兩者下場同樣。至今無一倖免。
那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塵土滿天飛揚,恐怖的撞擊聲讓全部的觀眾都摀住了耳朵。蘭鈴在碎石飛沙中彈出半空,身體在半空中連續翻轉數圈,如一片落葉般的飄舞。
然後又如一片落葉般的輕輕落下。
比起觀眾對蘭鈴似乎毫無受傷的不明所以,莉莉也好不到哪去。剛剛那一瞬間,她感覺到反饋回來身體的觸感有如衝撞到巨岩般的感覺。可是蘭鈴卻是飛開,不是被撞爛在一堆碎石中。她沒有半點灰獸撞到『人』的感覺。
鬥技場圍牆是厚重的岡岩,現在被衝撞的地方已經崩落成數大塊以及無數的碎塊。莉莉只能猜想蘭鈴恐怕是在灰獸要撞上她的那一瞬間,用很快的速度,以及驚人的跳躍力躲開,讓灰獸直接撞在牆上。
可是莉莉更疑惑的是,平常受過調教訓練,無論什麼樣的山壁,無論什麼樣的石堡,甚至鋼鐵鑄造的戰甲車,都敢衝撞,毫無懼意的灰獸。現在不聽命令。
無論她如何暗嘯,灰獸居然不肯再度衝撞那個嬌小的女孩子。
蘭鈴重新架起姿勢,坐盤一沉,雙拳再度平舉胸前,清輕鬆握著。再度回到開戰前的狀態。她那沉穩的氣態,似乎連滿天飛舞的灰塵都能冷靜下來。
莉莉握緊大斧,縱聲長嘯,主動的攻擊對方。雖然,剛剛對手展現了一招不明底細的好身手,但莉莉不可能選擇防守觀察,絕對不可能!
攻擊才是她唯一的生存信念!
蘭鈴在斧擊的空檔,間不容髮的閃避。鬥技場的石板不斷的被巨斧轟碎。雖然都能避開,但是戰斧毫無頓斷的連環劈擊也讓觀眾和蘭鈴都十分驚嘆。不只是戰斧的絕妙攻擊,莉莉所展現的,是人獸一體的完美戰技。坐在灰獸寬厚的背上,沒有使用騎墊,彷彿身體天生就是生長在上面一樣,而且她迅猛的斧擊一點也不會干擾到灰獸的動作,斧擊和獸爪自然的構成如暴風圈般的圈子,席捲對手。而灰獸的撲擊、跳躍、空中轉折,也動搖不了莉莉的平衡,甚至她還能在灰獸縱跳的時候自身飛起,做三度空間的斬擊!
但是既然勢若流星的第一擊都被對手閃過,莉莉也沒想過這樣就能劈中對手。她一邊確實的削減對手的閃避空間,一邊觀察著她。巨大的『灰獸暴風』已經席捲了整個鬥技場,而蘭鈴也在其中漸漸展露出她的真實速度,疾如風,迅如雷。這時再怎麼外行的觀眾,也能清楚看出蘭鈴不凡的身手,豪不愧對冠亞軍總決賽的武力展現。呼喊她的名字的人越來越多,聲音越來越大,和呼喊莉莉的已經不分上下了。
但鬥技場中炙戰的兩人,無比的專注下,已經完全聽不到什麼了。
莉莉配合著灰獸鋼鐵般的尾巴一掃,狠狠的直劈一斧。這樣的十字交叉攻擊,是她第三次使出了。蘭鈴想也不想的斜斜一跳,輕易的躲過。
前面兩次,『每次』也都被她一躍躲過,無法逮到她。
這一斧重重的轟入地下,石板亂飛,而這是在急速的激鬥中,莉莉在腦中模擬了十幾次的畫面。她眼神一凝,抓準了看了兩次的後躍動作,她大斧一揮,挑飛了一塊要三人合抱大小的碎石板,砸向半空中的蘭鈴。
巨石板轟然擊至面前,蘭鈴在半空深吸了一口氣,雙掌柔軟的搭上巨石,全場都能感受到,那輕輕的一搭,某種巨大的力量,或是氣,瞬間擊結在雙掌和巨石之間。
下一瞬,巨石像是撞到什麼硬牆一樣,翻飛向更高的半空,蘭鈴順勢毫髮無傷的落下。
這一動,也在莉莉的計算中。灰獸無須主人命令,對準了落下的蘭鈴,再度衝撞!雙腳還未落地,毫無使力之處的蘭鈴,眼看這一擊就要分出勝負。
不!不只是勝負,這一擊,凶多吉少。
接下來就有如畫面重演,整個鬥技場巨震,灰土滿天飛舞。
可不一樣的是,這次並不是蘭鈴,而是灰獸四足一軟,巨大的身軀歪斜、倒下。
在灰獸頹然倒地,又一次鬥技場巨震中,莉莉跳落地上,不可置信的望著對手。
「你……你是怎麼打倒牠的?」
「妳來自游牧民族,戰法也偏向如獸禽一般,勇往直前,常盡全力。」蘭鈴一邊說,一邊慢慢的向莉莉逼近。
「所以妳不懂,什麼叫武。」
蘭鈴輕易的就踏入莉莉的攻擊範圍,一低首躲過了橫劈過來的戰斧,僅差兩指之空間。
「若力三分可成,則不用五分。用必然之技,出必要之力,以必要的速度去發揮。此乃吾師耳提之教誨。」蘭鈴在如風車般輪舞的戰斧間邊閃躲邊說,聲音剛剛好讓莉莉聽的清楚,絲毫不被猛惡的破空之聲壓下。
「力起於技,技發於心。奧義不在於力,而在於心。」蘭鈴又更拉近了與對手的距離,從閃躲改為了截擊。莉莉鼓盡全力,斧拳夾擊,但卻被蘭鈴每一動快她一步,左腕剛起就先遭掌劈,右斧於抬肩先中拳。每招每式都只能發出半招,如遭繭困。
「我也是一直在觀察妳。」
莉莉就像是心窩被人狠狠揍了一拳,拋去巨斧,雙拳直上直下進攻,破綻大露。蘭鈴卻連退數步,並不進擊。
「妳問我,我怎麼打倒妳的坐騎嗎。」
莉莉一拳擊中蘭鈴的右肩,卻覺得拳如中敗絮,又如滑魚。被卸去之令她往前一撲。
脫力。
兩次被灰獸衝撞時,她並不是用快絕的身法閃躲,而是瞬間消去自身的力量,甚至是重量。如一拳打在空中之羽,萬鈞之力也銷於無形。
但蘭鈴畢竟不是羽毛,羽毛會飄開,蘭鈴卻還是會被推撞鬥技場的牆邊。
「那你怎麼……卻沒事。」莉莉連站立好都辦不到,兩人只一個呼吸的近距離了。
藉著衝撞之力,蘭鈴半空中身法轉折。接著雙足再牆壁一蹬,飛擊向直衝過來的灰獸。堪堪再度對撞之際,蘭鈴用更快的速度,側身靠向灰獸。
「浸透勁!!」
力量直透過皮膚,滲入肌肉,鑽入骨骼。衝擊脆弱的內臟。這是一種透過用很快的速度重踏地面,瞬間讓氣力數倍化。並且能『浸透』入攻擊的攻擊對象,這就是浸透勁。直接破壞內部。踏擊的力量越強,手上發出的力量就越強。
只是蘭鈴的踏擊,強烈到整面的圍牆崩壞碎裂。如此的重擊,灰獸居然還承受的住,只是很痛,超痛,痛到不肯服從命令再次撞擊。
兩人身體接觸,蘭鈴的手掌輕搭著莉莉的前胸。莉莉急仰,打算分開。
只是以然不及,蘭鈴全身發力,零距離下攻擊!
足下的石版如蜘蛛網般的碎裂擴散。
浸透勁!
莉莉被彈飛半空中,在全場鴉雀無聲中重重摔落地上。
蘭鈴雙手合十,深深一鞠。
全場頓時哄然喝采,司儀大吼:「冠軍誕生啦!蘭鈴!」
「蘭鈴!」
「蘭鈴!」

蘭鈴四面行禮,平靜的接受了全場的喝彩,莉莉已經被抬上了擔架,人都還未醒。灰獸倒是還清醒,但是也是動彈不得,也沒有人有辦法移動的了牠,只好放在場上。
不待司儀喊話,突然全場安靜,每個人都望向了高處。
連心如止水般的蘭鈴,那人的出現,也讓她莫名的震動了一下。

女王來了!!

---------------------------------------------------

下集預告

「妳應該知道,我剛剛才打贏什麼樣的人吧?」蘭鈴望著女王直屬八戰士之一,槍騎兵瑟凡緹娜的臉。
「真不好意思,我忘了妳漂亮贏了一個獸騎兵。那我這樣,似乎還是不妥。」緹娜一臉的輕鬆,放下了手上的槍。
「那我們,就用拳頭決勝負吧!」

「妳輸了的話,就給我乖乖被打屁股吧!」槍騎兵的話語哩,沒有一絲玩笑的成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