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5日 星期四

[短篇]守規矩

每個男人都有喜歡的女孩類型。

有的喜歡大胸部,有的愛圓圓的大眼睛。

有的愛那共同解題的時光,有的喜歡飄逸秀髮間的書卷氣。

總之,都有自己的喜好。


他喜歡腐女,超級腐的那種。

愛看漫畫很好,色情漫畫也沒關係。BL也沒關係,怎麼攻怎麼受他都OK。

他自認接受度很寬,雖然他自己不太看,偶而翻翻。喜歡上PPT跟鄉民們鬧很好。他不是鄉民正義的擁護者,但是無所謂。

他自己並沒有很沉迷,稍微而已。大概偶而看看漫畫,一年去兩次女僕咖啡廳的程度。但是在咖啡廳裡他比較注意的不是女僕服務生,而是在旁邊因為這氣氛而興奮不已的女孩。

腐女很棒。

腐女見界很寬,不會因為什麼而特別大驚小怪。腐女不虛偽,勇敢表達自己的喜好要很大的勇氣。腐女懂得幻想的偉大,不會笑他不實際。腐女率真,畢竟能正視自己的人實在不多見。

他曾經真誠的許過願,希望女朋友是這樣的人。

喔!對了!還要喜歡打屁股。那是他小小的興趣。



所以綜合以上的條件,他的完美女友必須是個喜歡打屁股的被動腐女。感覺有點可能,又虛無飄渺。快要跟打光棍畫上等號。

到底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阿......他試圖想過、探索過。但是她跟他說,何必。喜歡就喜歡了,不需要探究原因。


她就是那七十億分之ㄧ的幸運。認識也跟別人沒什麼不同,網路交友,互換帳號。然後聊天。只是越聊,他越驚喜。就跟拼圖隨手拿起一塊,剛好就放進去的感覺一樣。他好想趕快告白,但是太幸運會讓人提不起勇氣。

亂聊某部電影,她討論著兩個男主角該誰推倒誰。語氣越來越興奮仍不自知。他一邊打字互動,一邊小心壓抑著心理的激動。

已經約好了見面的機會,不能衝動。壞事。


倒是對於SP,她很冷靜,比他冷靜的多。毫無疑問她喜歡,無庸置疑。但是並不是好奇的實踐期待者,她沒實踐過,但是卻懂得很多,或者說,要求很多。

剛認識的時候,遇到不愛聊的話題,很明顯的她就不太有反應,他感覺的出來,但是手很誠實,或是說身體是很誠實的。他會試圖引導話題,適當的詢問,有時候甚至用拜託的,讓她「被迫」去聊一些他喜歡,但應該她不太喜歡的話題。她倒也沒明確的拒絕,只是反應冷淡了點

斷斷續續聊了一陣子,之所以斷斷續續是因為其實是很想每天聊,但是又很怕唐突佳人。就在這種猶豫遲疑的日子中,不知不覺的也聊了大半年,從盛暑聊到了暖冬,好多好多個日子的晚上,一個又一個的思考話題。終於他鼓起勇氣,說要見她。

同好見面就像是一種儀式一般,從避不見面的網路,打破這層隔閡。相對的也是要打破心理的隔閡。隔著螢幕不去換照片的話,你可以有無數想像。見了面就像是考試對答案一樣。對不對都不能改了。當然現在科技發達,照片甚至是視訊都很方便,網路也漸漸不太藏的住什麼了。但是他從沒想過去跟她要過照片。沒想過,而且她也應該不喜歡。

她曾經表示過很多網友一上來就身家調查或是安排見面事宜,三不五時就明示暗示這個周末有空,或是給出重利,拿大餐誘惑她。她說,通通都被她冷走了。

「不重視別人感受的傢伙,我理都不想理。」

他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種僥倖的感覺。

他當然想看她,十分想。只是好險勇氣不足而已。


她很高,外表是個辣妹。好像有刻意挑過衣服,但沒化妝。也足以讓他第一眼就後悔自己穿的太隨便。這樣陪她逛街散步的時候,不像是一對,比較像是跟班跑腿。

走到有點腿痠了,她提議休息一下,他當然好。

「那,要去哪?」

「不然,就去那吧?」

她看著那間商業旅館招牌,皺了皺眉頭。「不好吧,旁邊的就可以了。」

她指的是STARBARKS。

「那邊聊會被聽到內容啦。」

她露出一副「那又如何」的表情。但是也沒有拒絕。

「不亂來喔?」

「不亂來」



商業旅館有個好處就是私人空間,扣除很常會被認為進去就是動機不純的缺點。倒是很好的私人聊天空間。她坐在沙發,他坐在床上。話題就像是網路上聊的那樣。但是看著真實的人,感覺十分的不同。

但是她看起來很自然,也許......可以問問?

「你想不想......被打幾下?」

「不想!」

她回答的很果決,眼神有點怪罪的看著他。他心想女生總是會有所矜持,大概是自己問的太過直接了。

「妳之前說,你比較喜歡處罰的方式吧,也許我們可以試試看?」

她搖搖頭。

「喔,好啦,拜託。」他雙手合十。

如果是不喜歡他的女生,這時候多半就會走人了吧。但是她沒有,她只是靜靜的坐在沙發上,也沒有無視他,但是怎樣也不肯給他更多的回應。

也許是因為他希望我先主動?

於是他走過去,想輕輕的牽起她的手。

她抽回了手,反手輕輕的甩了他一巴掌。

「不守規矩!」她丟下了這句話,這次真的拿起了包包,走了。



不守規矩?

他呆呆的躺在還有很多時間的旅館床上,咀嚼著這句話。

她打他的巴掌很輕,差不多蚊子叮一下的力道,但是快的讓他沒有時間反應。也不知道為什麼,他並不感覺憤怒。他覺得他有做到尊重阿,並沒有像聽過的一些雞巴主動一樣用騙的用強的。他不過就是用拜託的而已,而且也有給她思考的空間。

可是她沒有領情,還給了他一巴掌。不像是抽回手的時候不小心揮到。

他當然可以用一句「臭女人」就解釋。然後回去就砍帳號不連絡就好。但是他卻不這樣想。

她似乎有什麼話想跟他說。

如果他做的這些行為被稱為「不守規矩」,那,守規矩是什麼?

不要實踐?

「那不行。」他很苦惱。不希望是這答案。

還是說,要實踐可以,但是,要有規矩?


回家以後發現她在線上,他壓抑自己內心的苦惱小劇場,像平常一樣傳了一個笑臉過去打招呼。就像他們之前沒有見面一樣

她有回應,幾句下來的互動,跟之前差不多。他鼓起勇氣跳針的問,「對不起我不懂規矩。」
「你已經答應不亂來了。」她也很直接的回覆。

是這樣阿......。

接下來的日子,他一樣喜歡找她聊SP,但是他稍微克制了一點,隨意聊就好,不要增加太多的誘導。大多數的話題,以她喜歡的話題為主

這樣反而很好,因為她聊到那些話題的時候會自然的興奮起來,然後突然害羞。他本來就很喜歡看這樣的反應。

他笑她很假,她還他一個"=3= "的表情。

似乎有變回自然一點的相處感覺。

但還是很想見她,只是不敢約她,要等待機會。


萬幸,機會很快就來了。

又到了國際漫展的日子,她說,很想去看。

「那一起去?」

「不行,你不准跟來。」

打擊,天大的打擊。

「為什麼,我也很有興趣阿。」

「不行,聊天就算了,唯獨這種世界,我不想要跟別人分享。」

「|||= 口=」

這次,他沒敢再多拜託,上次已經受到教訓了。

但是,如果,只是巧遇的話......。


就是這樣,不能陪她去,並不代表他不能自己來逛。

他還是第一次來到這種書展,他才發現自己雖然想了很多年,也聊了很多年,其實都沒有深入的去看過。會場可以說是人山人海,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欲望,都在這裡出現。他大概算是這裡面的一個異類,不找書而找人的。

理所當然的,想在人海中撈一根針的可能性低過於零,碰不到才是正常的。



走出會場的時候,下起了很霸道的雨。跟早上出門時的艷陽,簡直兩樣。

他必須說,好在一時福至心靈看了氣象預報,帶了把傘。不然這景況恐怕會很慘。

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是那不期盼打來,也不敢打過去的號碼。

「喂喂?...啊是,我在這附近沒錯,蛤?」


跑到定點看見她的時候,那狼狽的模樣跟上次見面的時候完全不同。溼透的衣服跟染了泥巴的袖子,爬滿水珠的臉龐,緊緊護著懷中的塑膠袋。

「.......」他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相視無言。

一抬頭,那招牌自然的映入眼中。

「先到旅館弄乾身體吧,你會感冒的。」他看著她的臉,誠懇的說,「我保證我會守規矩的。」


她在浴室清理的時候,他拆開了塑膠袋,再從紙袋裡拿出了幾本書。

「......已經迫不及待拆開了阿。」

連回家都等不及,坐在路邊就先確定戰利品,然後被突如其來的大雨慌了手腳,不顧自己優先保護書本,又被奔跑躲雨的人撞的仆倒在地上。

跟他想的一樣,她就是那麼誠實面對自己的女孩。

吹風機的聲音響個不停,除了頭髮大概衣服也得徹底吹乾,不然穿上應該很難受。他並沒有翻那些書,只是把有點濕的地方擦乾,就放回紙袋裡。

等到她清理完走出來,本來綁好的頭髮散披在肩上,很不好意思的表情看著他。

「都弄好了?」她點點頭。而他招了招手,示意她過來。她搖搖頭。

「過來啦,把手給我!」

「...那沒關係。」她小小聲的抗議,但是還是伸出了手,掌側明顯的擦傷跟破皮,血水慢慢的滲著。從剛剛在外面就看到了,他也看到了她痛的皺眉,卻還是保護著書的樣子。

從櫃檯借了急救箱,先替她做簡單的消毒跟包紮。雙氧水沾到傷口的時候她痛的手一抽,但是被他緊緊握住。

「忍耐點。」

「...那麼兇。」

「是誰跟我求救的?」

「......」

用紫藥水稍微沾一層傷口,把翻掉的皮小心剪掉。她摔的實在不輕說實在的。但是他卻不太高興,雖然接到電話的時候,有點開心。

「只不過是幾本書,有必要用身體去保護嗎?」

「......不自覺。」

他坐在沙發椅上,大手拉著剛剛才用紗布包好的小手,她輕輕的扭著身子,低著頭不敢看他。嘴裡自然的說著責備她的話,氣氛就這樣順著到了那句台詞。

「妳不覺得,該打屁股嗎!」

她的手稍稍一緊,但是卻沒有像上次一樣直接拒絕。

「......我手在痛欸。」


她趴在柔軟的床上,把臉害羞的埋進枕頭裡。

「手不痛了吧?」
「不痛了,可是別的地方痛!」她露出一隻眼睛瞪他。

就這樣打了她的屁股,但是他卻還不敢相信這樣的發展。

為什麼這次差那麼多?

是因為他替她包紮傷口?

還是因為她一時想要?

又或者,是那個原因嗎?

「是不是因為,這次我有守規矩?」


並不是喜歡打屁股的女生,就等於隨便就可以打她屁股的女生。

不是用強逼的,但也不是用拜託的就高明到哪去。

這兩種都一樣渾球!

只有遵守規矩,遵守被動立下的規矩的人,才可以被邀請進入那扇門。

不是演戲,而是真實的情感流露。才有打她屁股的資格。


她點點頭,證實了他的想法。

「那如果,我守規矩的話,你願意跟我交往嗎?」

她馬上別過頭去,害他重重的喘了一口氣。一下子把想講的話突然講出來,用掉不少的勇氣,比剛剛打她屁股還緊張。

「......我考慮看看。」

9 則留言:

  1. 好可愛噢我喜歡這篇 XD

    回覆刪除
  2. 寫得好!
    對被來說 一個簡單規則 受尊重的感覺。
    被動也是因為興趣而對SP活動感到期待,
    只要主動能默默的等待 就有成功的機會。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喝采 希望大家都能開開心心的SP

      刪除
  3. 這篇好好XDD現在男生能接受腐女的少到爆..聽到攻受就覺得奇怪了QAQ真希望男主角活在現實阿(吶喊XD)這個劇情很好腦補wwwww(不曉得為什麼我想發回應卻發不出去重打三次TAT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你那麼辛苦的回應了 男主角多半都是因為現實做不到才讓人愛的不釋手:P

      刪除
  4. 呵呵嗯呀,,現實都幾乎做不太到..就跟BL漫的攻們幾乎都是完美男人這樣,,只能腦補用XDD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