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1日 星期日

遊記~9/9 台北藝穗節 "你就是SM的最佳男女主角"&"緊縛調教室"

俱樂部位置在一個很妙的地方

坐到市政府站 印入眼簾的是「秋霜烈日」的梅花,條子的大本部就在這裡,我卻要往裡走,找尋一場條列為未滿十八歲不可入場的地方。

其實也沒關係,對我來說,SPANKING不算什麼成人活動,它是種心靈的活動,是種可以讓自己平靜的事。

在現場,都是我認的出名字,但是對方認不出我的朋友。我坐在沙發上,假裝自己是無事可做的工作人員。

來太早了,不過我想就這樣吧。先靜靜的觀察一下。我懷著一種朝聖的心情來到台北,七點的表演是我最想看的,至於四點的活動,我想就自然隨意的去體驗吧。 我的名牌藏在胸前的口袋裡,心裡想著不知道會不會有人終於覺得這個坐在沙發上的年輕人怪怪的,上前查問他媽的你從哪混進來的。

聽說今天四點的活動是工作人員壓倒性的超越參予者,原本甚至只有一個人,就是在下我。

這還真是讓人緊張阿。但是知道後來並不是這樣以後,我好像有點失望。

再八分鐘就要開始了吧.....寫到這先停一下 。(這樣寫很有臨場感,對吧)我揉揉酸痛的眼睛,準備朝聖。

工作人員起立,邀請所有的來賓往樓下移動,今天的會場,是在地下室,但看起來很某種深淵的入口。

一開始就被請到了深淵的舞台上,跟我想像中的不同,沒有任何心理準備,但反正我也沒有任準備。背包裡倒是準備了一些道具,但是那不是為了今天準備的(!?),略過不提。一排超過了預期人數的賓客,一一的由司儀強迫邀請自我介紹,名字不是重點的自我介紹,內心的渴望才是大家想聽的。每個人輪流介紹自己平常不說(或是只有我不說?)的一面。因為除了我以外,每個人都說的落落大方,表述出自己的最想要,承認自己喜歡挨打,坦白今天就是要被綁,只有我偽偽縮縮的,用什麼喜歡創作,想要體驗文以外的圖片照片創作含混帶過。

怎麼排除了萬難,都到了這裡,我還想要平淡打混帶過?我不是說要放開嗎?

於是我開始假裝,假裝自己是要把故事拍成影像的導演,假裝苦思著分鏡,假裝這就是自己來的目的。分鏡在沒有事先草稿的情況下,兩個朋友被我拉著這樣那樣的擺姿勢,閃光燈此起彼落。只是旁邊拍的真實的慾望,這邊拍的是假的。

一旁穿著制服的女學生,正被她的同班同學按在桌子上,打屁股。拍完了分鏡,站在一旁看的我,不曉得為什麼板子遞到了我的手上。女同學跟她的同學咬著耳朵說:「他長的好像我一個老師喔。」

像老師!?

於是老師就出馬了,揮舞著板子開始教訓女學生的屁股,女學生的屁股臀被染上了粉紅色,說好的十下板子,重重的揮下了最後一板。女學生的呻吟輕易的就讓我掉進了情境裡。

更輕易的讓我認識了,這是一個如何友善的團體。還有自己是如何的見外。

在這裡每個人都努力的替別人圓其夢,諄諄善誘的圓夢、戲謔的圓夢、熱誠的圓夢。只要你敢說出自己的夢想,就一定有人跳出來,幫你。

一個負責記錄大家的夢想的攝影大哥,看到了無所事事剛拍完照站在旁邊的我,熱心誠懇的問我有沒有想要的實現的夢。

「有沒有想要跟現場的那位交流的。」

有阿有阿,我好想跟現場的護士姊姊,還有女僕妹妹,還有還有……交流,拍拍她們的屁屁喔。

「喔喔,有阿,我剛剛有先玩過,拍了一些照片了。」我用一種比較委婉的方式跟他說,我是一個膽小鬼。
「你喜歡SPANKING嘛,那你有沒有想要打誰,還是你想……被打?」攝影大哥還是一整個熱心的替我尋覓,生怕我沒玩到似的。
「這……不太熟的,我不好意思問。」
「原來如此。」

在他的熱心下,兩個女孩就趴到了桌子前,趴在我的眼前。

「請打我們吧。」

上帝阿,這是你對我的一種寬恕嗎?

上頭有交代,表演人員不可以弄傷。所以很不好意思的,我下手很不公平,在此感謝及致歉。還玩了沒啥玩過的多尾鞭,我以前不太喜歡這道具,不過感覺甩起來挺有意思的。(可是像是前輩這樣的鞭背技巧,暫時就不敢嘗試。)

滿足了,真的滿足了。我懷著萬分的感謝,向剛剛的兩位朋友致謝。

「你是純主動喔?」那可愛的TAKESHI問我,「那你喜歡OTK嗎?」

軟嫩的身軀趴在我的腿上,我不敢相信的繼續做夢。

後來我抬頭看著TAKESHI的表情,我覺得那是我看過的「至善」表情。


懷這這份感動,等著晚上的表演準時的開場,一樓本來就沒幾個位置的空間被人群擠爆了,雖然工作人員一直請大家稍坐等候開場,但是根本就不可能「稍坐」,能坐的早就坐,不能坐著的更多更多,不過看大家引頸期盼的樣子,大概也沒人想坐。(只有我腿痠,偷偷給他坐一下)。
地下室排滿了座位,我看是座無虛席。前面就只剩下一個簡易的舞台空間,沒有演員準備室,沒有化妝間。

只有全力爆發的熱情。

小林繩霧不愧其名,魔術般的手法如霧似幻,太鼓音激盪著心裡,但是更激盪的是那精準如信手拈來的手法。尤其那在兩條繩間快速打出花式結的手法。我的眼神沒空去看那美女半裸的軀體,只追著那穿梭的繩子。有沒有幾百個步驟啊?比起女體之美,那專家的氣魄更是打動我。

節拍越快,小林的動作也越快。場地小加上我又算是坐的前面的,我清楚的看到小林額頭上的汗水,彷彿可以看到那越來越粗重的呼吸。我是外行,看熱鬧,但是我也看的懂那繩索穿梭間的摩擦帶來多少阻礙,任何一點點卡住都有可能讓表演中斷。好幾次似乎穿不過,扯不開,但是小林沒有被打斷,依舊精準的進行著,我的心情就好像看危險而刺激的競技一樣,直到小林猛力一揮手,完美的END!我才用瘋狂的鼓掌釋放我的情緒。

用代表性的繩縛開場,今晚是一個又一個主題樂園。每個表演設計都是一個心理以及行動的代表性,你可能是其中一種的愛好者,你更可能是主題闡述的那種人。

當表演開始前,主辦單位的片前[warning]提示今晚任何人都不可以靠近桌子,更不能動桌上的牌都不可以使用手機,更不可以使用任何方式記錄。表達了堅定的反狗仔決心。今天的現場只能容許狗奴上台,不容許狗仔入場!

但我覺得,一場如此震撼心靈的表演,一場用最大的誠意讓你懂得這群人只是想要用正常的方式找尋自己的世界。狗仔若是寫成情色表演,肯定是全程閉著眼睛在看表演。

當我自以為參加了幾個私人聚會就以為是走出灰暗拘束的格局,自以為是開放的表現時。有這樣的一群人,用他們全部的生命力量在告訴你,這才是愛台灣對自我的忠誠。我感覺到我在前面沒有被剝開的面具,一個節目,剝去一層。

某一場表演,台上的每個人我幾乎都認識。但是我今天不認識他們,不是因為舞臺濃妝,而是在這段好久不見的日子,你們有如完全變態的蝴蝶,展露著美麗的翅。令人、令我,目眩神迷。
我想問你們,脫蛸的時候會痛嗎?需要多大的勇氣?


有個旋律,霎時在我心裡響起。

如果你願意一層一層的剝開我的心,你會發現,你會訝異,你是我最壓抑最深處的秘密。

而如果有個人願意剝開你的心,該會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好感謝上帝,讓表演順利進行。更感謝上帝,今晚讓我體驗一切。

而我只能在謝幕後,對著站在出口迎賓的每個工作人員,用我最誠懇的聲音說,大家辛苦了,謝謝。(MAKOTO還穿著美少女戰士的衣服在一樓樓梯口送客,好屌!) 


除了感謝,其他的我找不出話語形容。




隔天,我的手上還殘留著昨晚夢境中的觸感,掌心的微麻又告訴我那並不是夢。


我的耳朵還殘留的太鼓音跟舊情也綿綿的旋律。


也許昨天很多路人覺得有人瘋了,因為我ㄧ路大聲唱著『洋蔥』去搭捷運。


我今天鼻子因為冷氣猛打著噴涕

都是因為我去看了一場表演。




十分感人的表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