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0日 星期日

(4/10 星期日 安靜)你怎麼會覺得我快樂?

你說,謝謝陪伴。

我說,祝你幸福。

這樣算不算分手?

你是個很特別的孩子,而我第一次跟妳說電話的時候苦笑,我怎麼老是遇到這種特別的孩子。

你徹底的純白,但是有某部分被染上了黑。我覺得沒關係,因為那能襯托出妳的其他部分有多白晰。染黑你的人有錯,妳沒有錯。但是妳卻苦惱,怕是自己的錯,以致於把自己投入了瘋狂之中。

我擔心你錯,用了些手段強要了妳,把妳困禁在我身邊。讓你跟著我,不讓你離開。

因為至少你跟著我,我做不了太多傷害你的事,頂多稍微欺負妳。

妳抗議,哪有稍微。
我一邊打妳屁股,一邊否認:「還好啦......。」
妳用不甚清楚的聲音跟肢體動作表達妳的窘迫。

其實不是我陪伴你,是妳陪伴我。
其實不是我教導妳順從,而是妳教導我珍惜。
其實不是我帶領你,而是妳帶領我期待每一次的相遇。

如今,妳走了。

妳怎麼會覺得我快樂?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