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4日 星期五

(3/4 星期五 起床呆) 續 聽到你的聲音

理當所然的,我有把上一篇日記寄給她。

也很理所當然的,我很期待它會怎麼回信給我。
她會很開心的回說「我也這麼覺得」嗎?
還是回說,「我也很想你」呢,不過這個機率比較小,我知道。

但是她沒回。

過了幾天在MSN見到她,像平常一樣的聊了一段後我就忍不住問,「寶貝阿,你收到信了沒?」

「有阿,但是我很無言」

無言?

是覺得我太肉麻嗎?她搖頭。

還是…

「小獅,我覺得你好像一定要把你愛我跟你想SP我畫上等號。好像如果沒有SP我就不完美一樣。」

讓她這麼覺得阿,不過我也猜到大概是這樣。

我自己覺得這是不同的事。我想表達的是,身為一個SP愛好者,能SP自己的女朋友而且女朋友也願意,當然是很美好的結局。但是就算沒有,有你就足矣,只有聽聽聲也可以。
我愛你,跟我想拍拍你,是不一樣的事。

「但是,小獅。我想你要知道,我跟你對SP的感覺是不同的。」
「SP之於你,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份。即便你沒有特別去做什麼,它還是會在很多時候出現在你身邊。但是對於我它只是很小的一種興趣,偶而有趣,一但有別的更有趣的事,就可以完全不想的。」

精準。

雖然我現在也慢慢的淡了不少,常常提醒自己不要去做一些太過度的事。有些責任要優先,有些未來要預先準備好。我要準備好一個家,一些能讓我們不會擔心憂慮的存款。一個能讓你安心我能期待的事業。然後,隨時等你點頭,我們一起進入這樣的生活。
但是就像妳說的,SP實在很難完全離開我。我甚至開了BLOG,不管有沒有人想看我還是努力的寫來取悅自己。

前一陣子遇到好久不見的琥兒,我想她曾是很多男SP同好幻想,女SP同好崇拜的人物。敢言敢作,率先用BLOG方式呈現了自己的喜好,創作了「杖臀全刑」這樣雄偉精妙的作品。但她現在宜家宜室,專心的當個偉大的媽媽。她說為了不要讓小孩學到錯誤的東西。她也不再讓老公打她屁股了。自然也鮮少上網。

SP是個什麼?取決於自己。你想它是什麼就是什麼。我今天不是想寫命題作文,論述SP之於人的論說文。如我常常寫在這裡告訴自己的,要用最自然的方式去與它相伴。不要讓SP掌控你全部的生活。我曾經迷失過,彷彿中毒。我當時問朋友說,我是否已走火入魔?她回說:我想你早就了。我當下很驚嚇,也深深覺得這樣不行。

現在這樣我覺得很好,生活輕鬆。除了創作會讓我有點抱頭以外不會有什麼苦。去年我還是有去了一些聚會,也實踐了一兩次。但是我不再想著如何去實踐「實踐」這件事。當成是緣分,我們就有緣相見,無緣下次。無須強求。

「所以,妳是想說,小獅,拜託你不要黏著我說要聊SP?」我笑問。

「不,我是想說,小獅,你幻想的時候別拿我當你的對象。」她笑答。「我現在聽到誰要SP我,包括你,我都會不開心,真要說,我還比較想SP別人。」

喔喔!

寶貝阿,抱歉喔,我沒辦法不想妳。因為我時時刻刻都想著我們一起攜手的未來。所以我還是在幻想裡帶入了妳。但是就算妳變成主動,我也喜歡。

我們哪天一起出席某個聚會,以雙主動夫妻自介。多有氣勢阿!(大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