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0日 星期三

(3/30 星期三 沉澱太久快變沉睡) 關於管教

最近的感觸是,對自己不夠清楚的人有兩種。一種是一忙起來一個禮拜都不夠用,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一種是怎麼睡怎麼休息都不夠,一個禮拜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

兩種生活我都經歷過。而且還找不到平衡點。兩害取其輕,我現在比較希望是忙而不是閒。

很多人開始SP始於年輕時代,正在求學。求學有成績壓力,有必須自我管理的壓力。年輕學生大多數無法好好掌握這些。身體裡的SP因子也就這樣被觸發了。

來管教我吧。

對於被動,或是對於女孩來說,要求一個人打她屁股實在是一件很害羞的事。這種害羞程度已經可以成唯一種調教了。「說,妳想要我對你做什麼?」「請打壞女孩的屁股吧....」這樣的對話,SM小說文學裡多的可以當範本了。自己說不出口,所以需要用一種方式,正當化,這樣的行為。好讓自己趴下來掀起裙子的時候可以這樣想:「矮油我也不願意阿,但是沒辦法嘛。」

然後在害羞跟興奮中正當的挨打。

這就是管教的模式,我自己認為的。最近一直聊著這方面的話題,也帶回了我ㄧ些過往的經歷回憶。對於管教每個人可能定義都不同,做法也各異。我是基本教義派,要做就是徹底。我討厭假管教之名行玩樂之實。一但啟動管教,我更希望的事你不要被我打屁股而不是一天到晚都有打你的機會。

至於其他主動怎麼想,那就不是我能管控的了。

至於管教與感情,在我的經驗裡是互相牴觸的。感情上必須疼愛,管教上則是嚴格。兩者對我來說無法並存。也很難說前一秒板臉孔後一秒抱抱。但是管教不需要感情嗎?

我還是覺得需要。

我無法分類這樣的感情,但肯定有。不像是愛情,多一點親情的模樣。但是不是血緣的那種羈絆,比友情多多點。友達以上,戀人未滿?也沒有那麼簡單。
但沒有什麼感情的話,不可能在乎你的一切。不可能聽到你做了錯事,傷害了自己就覺得不捨跟難過。不可能板起臉孔斥責而不是安慰你說過去就算了別在意。不可能時時刻刻念玆在茲都是你的生活一切。把自已的時程表跟你的時程表搭在一起。

怎麼可能沒有感情?

怎麼可能只是玩玩?

只是當你找到了一個新的路程的時候,有另一個人陪你走的時候,再不甘心也得放手讓你走。還要笑。

這樣的感情要說缺了什麼一起走下去理由。我想,叫做名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