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0日 星期日

(3/20 星期日 這樣很好) 極短篇-知足



遇到一個優質的小被,應該是所有主動,不分經驗多寡,最想要的事。

何謂優質小被?個性溫順是也,敢言能說是也,身體強壯是也,純若素紙是也,貌美可人是也。以上任何一點,都足讓人心動。若有兩點,則趨之若鶩。

遇到她,不只一點,不只兩點。讓他不能不心動。

第一次聊天就聊到三點,隔天更是破了四點。雖然上班直打哈欠,但是他心裡很愉快。
助理也直打哈欠,很巧。他問她怎麼了,她說:「昨天被電話吵到四點,洗個澡完就睡不著了。」

他懂,微笑。

暢聊了幾天,如願的看到了她的照片。點進相簿感覺像是那種學生外拍的相簿,細膩的分類著每一次的記錄。但是點開照片,他卻為她的容貌驚喜不已。
不是那種專業外拍的學生美女或是小模特兒。用化妝跟演技吸引目光。她素顏,普通可愛,五官並不特出。卻有強烈的存在感。
自然的讓人難以轉移視線。毫無生命的相片就已經這樣了,他很難想像活生生的可人兒是怎樣的靈氣。

要約嗎?他很久沒有約人,不知道該不該積極一點。

主動約一個被動見面,別說會毫無慾望。頭幾次也許可以喝咖啡純聊天。但是有機會絕對會想約進旅館、帶回家裡。摁在腿上拍打她屁股幾下。或是不只幾下。但是若懷著過大的慾望跟期望,總是會伴隨著很多的負面。

有可能太過直接,嚇的小被不敢見面。被放鴿子不管理由都不會讓人舒服。自以為是得讓人搞不懂他是主動還是天王老子。

要知道,主動可以打小被,而允許這件事的人,是小被。


她實在很棒,讓他更是小心翼翼。用像是輕捧在手心中的感覺去應對她。這不是愛情,但是不會比愛一個人輕忽。明知道過沒幾周就會剛好去她的城市。但是他第一時間也沒有說,過了幾天才在她問到見面的話題的時候,順勢提出。還嚇了她一跳。

「太快嚇到妳了啊?」

「對啊。」

因為不想說倉促見面壞了我們好不容易的感覺,寧可等待,更適合的機會。

不過人說擇日不如撞日,既然要去,那就見個面也很正常的。

約在一間很適合談話的咖啡廳,他先到,應該的。坐在雙人座,聞著店裡的濃郁咖啡香,提振著因為夜車消耗的精神。腦中浮現的旋律,是「出嫁」

她長的什麼模樣?有沒有一頭長髮?和一個溫暖包容的心房?

只是見面,沒有要互許終身,但是心情是相似的。實踐就是要把自己交給對方,相信他,保護他,包容他。

最重要的是,要知足。

時間已經過了他們約定好的時候,人還沒看到。但是他沒有著急,坐著安安靜靜的等。

今天如果她擁有了足夠的勇氣,也許他們可以在房間裡,讓他教導她第一次的方式。

如果她勇氣稍有不足,他們等等可以用咖啡搭配的愉快的深入話題,一邊小心不要讓旁邊的人聽到,一邊度過愉快的下午。

如果她的勇氣很不足,他們也可以閒話家常,聊興趣,天南地北。


簡訊聲響,他掏出來看了看,啞然失笑。

看來她的勇氣,比他想得更少點。但沒關係,下次的相遇,很值得期待。

只是跟她共處一個城市,彼此相識就是一種快樂。他很知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