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6日 星期六

(2/26 星期六 思索中) 醫院

標題雖然是醫院,但是我沒有生病。

我只是正思索一些事情。

每天在這裡寫文就像是跟自己對話,坐在電腦前打字給自己看。試著把自己的感動轉成一種紀錄。我期待它有一天會發酵,或是變成一種催化劑。
不過還是有很多東西,我不敢寫,雖然很想。
寫那些東西就像是文對自己自慰一樣。能夠觸動自己但是很難講給別人聽。非大眾愛好。沒有邏輯。敢把自己的喜好赤裸呈現的人,我其實很佩服他們。那是一種藝術。

我不是作家,我也不是藝術家。我只是個胖宅,膽子很小的胖宅。如果我真的那麼想澳讓大家喜歡我的作品我也可以去專心寫些大眾口味的東西。不管是推理小說、愛情文藝還是純粹的色文都可以阿。我偏偏去寫SP小說。寫就算了,還硬要加點科幻,加點推理,加點愛情的東西在裡面。

我有沒有真的純粹的抒發過?

有。

我國中一開始喜歡寫SP的時候,我寫了很多,題材也多,內容沒有。有的就是刺激。我毫不客氣用真實姓名下去作人物。沒什麼原因,就是在性幻想。
那些東西純粹,可是公開可能要吃上不少罪。我通通在離家的時候,一把火燒光,毀屍滅跡。

後來在網路上創作,我現在雖然盡可能保存所有的文跡。但是還是沒辦法。就現有的看來,「醫院」是最不做作的一篇文。起於自己的興趣。藉著幾個朋友催化發酵,有了這篇故事。文不長,區區兩千字。但是要我再多寫一點,我不願意,也辦不到。
要我再寫類似的故事。我想也是很難。

因為天時不在,地利難求。甚至人之間的關係,多年來變的太多了,再也找不回那時候的和。

只能留跡此文,待多年相思。



【醫院原文】


雖然我知道在醫院的懲罰很安全,
但想起老婆那蒼白沒血色的臉,我還是有點緊張
  
她突然昏倒,送進醫院,
初步判定是超過半年未做追蹤檢查,輕微內出血
幸好經過治療與精密檢查後,已確定無大礙。
護理長請我借一步說話,一臉嚴肅。「要不是發現的早,內出血會止不住的。醫生要求一定要好好處罰!」
「建議是辦理住院,也讓她好好休養。 」護理長語重心長的說
我表達太太她的工作繁忙,可能無法長時間住院,
「她這次不會是病房的普通處罰,要送懲戒室」護理長說「至少會要受到打一百下屁股的懲罰,她可以免費辦理受懲入院休養」
我知道爲了她好,她一定要打屁股,不然總是學不乖
我心想:這個頑固的小妮子,竟然可以忍著出血半年都不吭一聲,輕輕打幾下一定很快就吵著出院,而不好好休息......
「我明白了,請讓她屁股受應該的處罰,我會幫她辦理住院的」:)
護理長明顯的松了一口氣,如果我沒同意的話不曉得會怎麽樣?
  
「我可以陪她嗎?」
「我們不建議家屬在旁邊觀看,請相信我們,有專業的醫生會隨時注意你太太的身體狀況。」
  
一個禮拜後,
醫生認定她復原情況良好,立刻請護理長辦理轉送懲戒室的手續
我看著親愛的老婆已恢復紅潤的小臉,緊緊的皺了起來,用力抓著我的手不願放開
「知道害怕了喔」我摸摸她的頭「你知不知道你突然昏倒我有多害怕?」
「對...對不起嘛,你知道我不喜歡醫院的味道的...」 她撒嬌的說, 「我有反省了,而且等下還要被打屁股......」
我抱了她一下「沒辦法,誰叫你做錯事了呢?做錯事的小孩...」
「就要被打屁股...」她接了下去,一臉慷慨就義的樣子
  
我還是擔心的跟去了,
護士確認老婆的名牌後拿出病院服請她換上,
「等一下我們先做體檢,之後女病人受罰時是不允許男性在場的,所以等下她體檢完就麻煩你離開」
我看著老婆躺上了診療椅,護士先放低椅背,爲她量血壓、確認精神狀況,
然後護士又請她翻個身趴平,爲她量肛溫
「OK」護理長確認每個步驟都沒有遺漏後,把診療椅的中央擡高,讓她的屁股翹起
老婆發抖的看我一眼,我不忍心的握了她的手,很冰涼
  
「現在,處罰開始,120下,工具是木板,部位是臀部」護士拿起板子準備
「小心打,如果打歪部位,那你們一人打屁股三十下喔!」護理長一邊請我離開一邊叮嚀護士
我坐在外頭的椅子上,通過厚重的門她的聲音不大,可我卻是聽得很清楚
這丫頭還是倔降的很阿......
突然聽到老婆叫了出來,護士長接著大喊了一聲停止!
懲戒室靜默了一下子,我看到門打開了,老婆趴在床上被推出來,兩個屁股蛋一片血紅,腫得老高,抿著嘴,滿臉都是淚痕
讓我驚訝的是,左大腿上也有一條紅腫的印子,看得出來應該是最後的那一下,顔色還沒變深
「剛剛這位護士打錯部位」護理長一邊請別的護士將老婆送回病房「今天處罰終止,你太太屁股挨了53下,明天在繼續」
又回過頭對年青的護士大罵「你在護校沒有好好學習嗎?現在,把你的屁股露出來」
小護士咬牙轉身,把裙子撩到腰上,自己褪下內褲,翹起屁屁,等著剛剛還拿在她手上的板子落在她的屁股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