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1日 星期五

(2/11 星期五 30 / 0)



幾個少年走出賭博電玩店,個個一臉的大便。今天每個人手氣都很差,輸了個精光。只能走出來抽煙解悶。
「幹!你們看。」一個少年指著對面的一間情趣店,「那邊有個男的,大白天的買了好多玩意喔。」
也不曉得白天買情趣用品是哪裡不可以。反正正沒事,想要沒事找事做的幾個人,吆喝著一起站起來,把抱了滿手東西的男人包圍起來。
「大哥,買那麼多東西喔。很哈喔,呵呵?」其中一個少年滑皮的說「要不要找個小妞鬆一下阿?很便宜喔,一萬元啦。」他每說一句,那些少年嬉皮就是一陣怪聲怪笑,說到一萬元的時候更是轟然狂笑。
男人想都沒想,馬上搖頭。少年們立刻露出兇惡的表情「大哥,別這樣喔,我們是好心欸!」
不管什麼人都知道,不要跟一群混混硬上,因為他們什麼都敢,什麼都不在乎。但是這男人似乎不懂,莫名其妙的看著他們。在他看來他們才是聽不懂語言的人,他都說不要了?
一個少年突然身體發抖,指著男人的臉大叫「阿...你不就是上次打瞎了光頭哥眼睛的人嗎!?」
混混是很有合群概念的,一個跑了就全跑了。
男人看著一下子就跑得沒影的一群人,抓了抓頭,抱著他的袋子繼續走。
仔細想想,剛剛他們的意思好像是他們知道他是誰,他自己都不確定,所以應該好好問一下他們的喔?

「你們好像是知道他是誰喔?方便跟我說嗎?」黑髮女子笑咪咪的說,很巧妙的站在擋住那群少年的路上。少年們心情很差,雖然這個自己送上門來的女人長得很正又身材超辣的,但是他們一點都沒有心情了。「走開啦,瘋女人。聽不懂你在說什麼瘋話!」
「那可不行,你們還沒回答我呢。」
「媽的!滾開啦!」一個少年暴跳起來罵,卻突然發出一聲高分貝的慘叫,立刻捂著自己的一隻眼睛跪倒。跟著又是另一個少年倒下慘叫。其他人才看清楚,黑髮女用什麼打了那兩人。

橡皮筋!?

少年們頓時抓狂撲上去。但只見黑髮女迅速無比的退後,手上又變出橡皮筋,飛射打中了好幾個人沒躲過的眼珠子。
不,應該說根本連躲都來不及。不管他們頭怎麼閃,都只有怪叫倒地的下場。最後只剩下一個人,看著黑髮女手上像是小學生惡作劇般指著他的橡皮筋,雙手胡亂的擋著。
「好了,願意說了嗎?」
「說你媽啦!」少年抱著頭轉身逃跑,還不忘記必備台詞。「妳有種別跑!」

過了幾十分鐘,一群拿著安全帽跟各種工具的人聚集了一大群。
「你他媽的叫了那麼多人對付一個女人?最好不要耍我們阿!人勒?」
「她...」剛剛的少年四下張望「哇靠!人在那啦!」

黑髮女踩著緩慢而優雅的步子走向眾人,他們簡直不敢相信,她居然就這樣空手上門來。
女人越靠越近,毫不遲疑,沒有猶豫。眾人反而覺得有種十分異樣的感覺。
有人手竟然不自由主的顫抖起來。
有些人很熟悉,這種顫抖。
就好像那天,站在「那個男人」面前的感覺。

但是!這不過是個女人,不過是橡皮筋!今天他們可事準備了~

全.罩.式.安.全.帽

五分鐘後,最後一個倒下的少年,最後一個不服氣的念頭。
哪有人突然...突然改成用刀當武器的...

「問到了嗎,姐。」朋站在外頭,心裡笑著替那些倒楣鬼禱告。阿們。
「廢話!」月的手一個閃晃,在妹妹的頭上重敲一記,這一下朋也躲不過。
要是每次抓到人都問不出她要的話,殺手「明月」可以退隱了!
「好痛喔!這些人是我找到的欸,怎麼不謝謝我還打我!」朋抱著頭,委屈的抗議。
「找到人,謝謝喔,那幹麼不自己問話?」月翻了翻白眼,「居然要我親自跟這種人物動手!」
「怎麼這樣......」

月更在意的一點是,剛剛被她「逼供」的那個帶頭,說的話。
「妳...找我妹妹的男人幹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