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0日 星期四

(2/10 星期四 25/15 持續堅持)



23

現在的自己,應該是前所未有的幸福吧?小蔚這樣覺得。

從主人回來的那天起,她就覺得自己一直沉陷在極度的滿足感中。

像今天,她把早餐準備好,特別細心的擺的很漂亮,把手在圍裙上擦了擦,然後穿著小圍裙去叫主人起床。小圍裙是前天假日跟主人一起去買的,還買了好多的東西。第一次跟主人一起逛街,感覺超好。她刻意穿著學生服,整路蹦蹦跳跳的帶著主人走。主人隨著她想去哪就去哪,想買什麼就買。沒辦法,家裡什麼都沒有,全部都必須重新採購。

因為從今以後,主人不會常常不在,會一直在家裡。她一想到就開心不已。

「起床了,主人。」小蔚用四肢爬到床上,用最甜美的聲音叫喚著。

等主人坐好吃著早餐的時候,小蔚也脫了圍裙,在她的位置吃早餐。

「你不冷嗎?」他低頭問她。

「喵?不會。」小蔚抬起頭回答,俏皮的伸出舌頭,舔掉嘴邊白色的牛奶痕跡。

每天還是要上課,小蔚穿上制服、打上領結、把馬尾巴紮好,背起書包。唯一不太一樣的是,今天她下課的時候,主人會在。
「主人再見。」小蔚揮手,主人也跟她揮揮手,她好開心。

晚上下課的時候,主人一進門就在,而不是突然神秘的出現。
「吃過飯了嗎,主人?」小蔚看著靜靜坐在椅子上的主人,一邊脫下制服折好,一邊問。
「沒有。」
「阿?那有沒有吃中飯?」
「沒有。」
「不行啦主人,怎麼能都不吃飯阿。」小蔚拿起圍裙,「我去做飯。」
「小蔚。」他出聲叫她。
「嗯?」小蔚從廚房回頭,「怎麼了?主人。」

「妳…」他問了一個一直很疑惑的問題,「怎麼不穿衣服?」

「主人你規定的阿。」裸體只穿著圍裙的她俏皮一笑,「因為我是主人的奴奴嘛。」

自從主人回來以後,小蔚頭痛的狀況就大大的減輕了,很少發作,也不再像以前一發作那麼的強烈了。尤其晚上她靠在主人身邊蜷曲著身體,讓主人輕輕的撫摸的頭的時候。她都會覺得異常的舒服,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感覺。
一定是,太幸福的原因。
主人的手是那麼的溫柔,一撫過就電的她一陣酥麻。她閉著眼睛,嘴裡輕輕的喵嗚個不停。
「你很愛喵喵叫。」有一天他這樣說。

「喵?因為小蔚是主人的貓阿。」

主人有些地方變了,她感覺的出來。忘了很多事,可能還忘了很多人。
但是,主人卻沒有忘記她這隻喵。
所以,小蔚不可以改變。她告訴自己。

「妳是貓?所以我才跟妳說,妳不能穿著衣服?」他問她。
「喵。」小蔚點頭,「主人說,只要小蔚進來這裡,就是主人的貓,貓咪不穿衣服的。」
「還有呢?」
「喵嗚~~還有,喵咪要爬爬,要睡角角。」小蔚指著角落裡那她最愛的毯子,「毯子是主人送喵喵的禮物喔。」
「還有呢?」
「還有喵喵裝喔!」小蔚眼神一亮,「主人想不想看?」
他點點頭,小蔚立刻爬進房間,用嘴叼著一個袋子回來。

「主人看。」小蔚手一戴,頭上多了兩個白色毛的貓耳,「喵耳朵。」
他摸摸貓耳,小蔚立刻靠著主人摩蹭著,像極了一隻撒嬌討疼愛的貓。
「這個,要主人幫喵戴上才行。」小蔚又拿出一條粉紅色的項圈,放在他手上。他把玩著手上的項圈,小蔚挽起頭髮露出白嫩的頸子,讓他慢慢的把項圈替她繫上。小蔚放下頭髮,踩著貓步,繞了一圈,擺了一個手握貓掌放在左頰的姿勢,眨著眼睛問,「好看嘛?」
他看了看,沒說話,小蔚有點失望的放下手。

他突然慢慢的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頭,小蔚開心的「喵嗚」一聲,撲到主人懷裡。

「還有…什麼?」
「喵,就這樣,可惜還沒有爪子,也沒有尾巴。」

「爪子…尾巴」他慢慢的覆誦著。

主人…已經話都說不好了嗎?

他的手放在她頭上,那種暖洋洋的舒服感又出現了。

但自己的眼框,卻很酸,很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