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日 星期日

【短篇】極品力娃娃

手裡拿著日本漫畫「鋼之煉金術士」,水滴啪搭啪搭的滴濕了書頁。

「小小貞妳怎麼了,妳怎麼看到哭出來?」美惠嚇了一大跳,趕快小心的坐在她的小同學旁邊,小心的拿出手帕,幫她白玉般的臉頰擦掉眼淚

。「不要哭嘛。」美惠看著眼前像陶瓷作的女娃,說,「妳把書哭濕了,我要賠書欸」

陶瓷娃娃看著她同學,小嘴張的呆呆的。

「我…我去洗臉」她小心翼翼的站起來。動作很慢。

「我陪妳去。」美惠拉著她的手就走,她就像洋娃娃般的讓她牽。

輕輕的轉開水龍頭,水花嘩拉拉的流出。她雙手合合,捧起水洗去淚痕。美惠看著她的朋友完美的動作,有點小洩氣的舀水猛搓自己的臉。

「小小貞,我可不可以拜託妳,放輕鬆一點。我們已經讀女校了,你還要保持完美淑女給誰看阿?」美惠看著朋友規矩扣到最上面的領子,一絲不茍的蝴蝶領結。忍不住惡作劇的伸手去解她胸口的釦子,撩起她裙擺亂搧。她嚇的躲了一下,「喔,拜託。」她輕聲抗議,手卻在半空中發抖,無力阻止朋友鬧她。

面對不會抵抗的對象,美惠也覺得自己行為很無聊了。停了手。意興闌珊的幫她整理服裝。

「小小貞,有時候我真的很對你無力欸。」

「妳不懂……」小小貞小嘴一扁,眼框泛紅。一肚子的委屈無處出。

「好啦好啦,不要每次都用這招啦!」美惠抱著朋友小小的身軀「回去教室吧。」

看著皺眉的陶瓷娃娃離開,兩個後出來的學姊羨慕的看著標緻學妹,今年的一年級竟然有這樣的小公主。摸索著水龍頭開關,兩人的眼睛都無法從小小貞的身上移開。

「欸?水龍頭怎麼壞掉了?」「真的都鬆了欸,怎麼會?」


沒有人知道,小小貞每天心有多悶。她今天看到漫畫裡的可愛美女說她的興趣是…能用單手稍微抬起來鋼琴。依然有俊俏男生向她求婚。她就忍不住掉眼淚。她罕見賭氣一踢,踢中一顆小石頭。小石頭飛進路對面的水溝裡,水溝濺起的水把旁邊的賣烤香腸的攤位洗了個從頭到尾,老闆呆呆的看著熄滅的爐火跟滴著泥水的香腸,用充滿淚水的眼睛找是哪個卡車壓到的小石頭。

平常她最喜歡在那買香腸了,但是今天卻悶的視若無睹。她腳步緩慢,走回自個家門口的時候,頭上冒出一個極度興奮的聲音。

「姐姐!」

五歲大的男孩衝著她大喊「Spiderman」手比蓮花指,從三樓公寓窗戶對著對面陽台假裝吐絲,然後像猴子一樣縱身跳下。

世界上很少有會飛的猴子。

小小貞顧不得一切,張開雙手撲向那個跳樓的「死猴因吶」。在他跟地板打招呼前把他接殺。三樓高的重力作用下,那小子像是四十公斤的石頭一樣,砸的她一陣氣閉。

「臭小弟!你又亂學了什麼!」小小貞用美惠從來沒聽過的口氣大罵。「摔死了沒人能救活你欸!」

「嘿嘿,我知道姐姐能接住我阿。」小猴子冽嘴大笑,一點也沒有害怕的表情。

平常最疼這個弟弟的小小貞,難得火到鬆手把他丟下,氣鼓鼓的走進家門。才進家門,小小貞馬上聽到媽媽在廚房隔空叫她。「是不是阿貞?來幫媽媽倒水一下!」

小小貞看到媽媽吃力的,把像是飯店煮高湯的深底大鍋拿了出來。在旁邊的水龍頭底下把鍋子裝了八分滿的水。「阿貞,來把這個抬上爐子。」

她無奈的嘆一口氣,用左手拿起鍋子,放到爐子上。

「媽,你其實可以先放上去在用橡皮管裝水嘛…」

「阿我聽到妳回來了阿,這樣比較快嘛!而且橡皮管不乾淨啦。」媽媽打開瓦斯燒水,理所當然的回應她。

又來了又來了,每個人都這樣!

小小貞嘟著嘴走出廚房,媽媽在她背後又說,「貞貞阿,爸爸要妳把客廳的桌子喬一下,他說搬離電視遠一點。」

像是被人從背後補了一槍的小小貞,狠狠的走到客廳,隨手把純大理石的桌子用力一推。然後直接走進自己房間關上門。抱著棉被生氣。房間牆壁貼滿了粉紅色的壁紙,有著一切時下最可愛的東西。十分符合主人的外表印象。

除了那天生的「缺點」以外,一切都很完美…..。


到底是哪個基因出軌,開了她這個天大的玩笑?一家普通到不行的平凡人,居然能冒出她這個怪胎?重點是,為什麼家裡的人能這樣視若無睹,好像她無所謂?他們都不知道,她過的有多辛苦嗎。

當同學說她溫柔婉約的時候,她感覺像是作弊被老師看到。

當同學羨慕她儀態可人的時候,她覺得自己像是帶著手銬。

她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

偶像劇裡的女生,對著帥哥男主角撒嬌,粉拳輕槌。

她知道,她一輩子,都不會遇到可以這樣的男人。

她揪緊粉紅色的棉被,掉下眼淚。

…然後看著棉被跑出來的棉花,哭的更大聲了。


簡而言之,小小貞的身上有著不小心克制著就會出事的力氣。

雖然她在別人面前都隱藏的很好。而且說實話小小貞是非常受到歡迎的,從男人到女人,仰慕跟追求者,小小貞從來沒缺過。只是她根本不敢表現出來,尤其一想到那條棉被的下場。


告白者:「你好美,你是我最愛的人」

小小貞熱淚盈眶,飛身擁抱。

喀啦!告白者被她抱斷了好幾跟肋骨…。

又或是這樣的情境…

身高一百八的男朋友突然攔腰把小小貞抱高。

「阿!討厭,人家怕!」小小貞被嚇了一跳,伸手摟住男友脖子。

喀啦!男朋友頸椎被怪力鎖喉,頸椎脫臼。

越想,越是崩潰。若是有人跟她告白,她該怎麼辦?


「請你跟我交往!」雙手送上信封的男生,頭低低的,不敢抬頭看小小貞的臉

爛方法,爛台詞,爛招。旁邊所有的女生對這個笨蛋下了註解。

放學後的大門,越來越多人駐足圍觀這場告白。

當眾對一年級小公主出手,沒有人相信會成功,這個戴著眼鏡的平頭笨蛋鐵定好人卡。

小小貞本人沒回話,男生不敢抬頭。

「如果我們交往,你能做到不牽我的手,不抱我,不要碰我嗎?」

眼鏡男抬起頭,有點迷茫。

「如果說可以呢?」

笨蛋,那你就被甩啦!所有女學生一至認為,學妹拒絕的方式太酷了。

「那…我們就交往吧。」小小貞害羞的,把信接過來。

除了男孩原地動彈不得,其他人都跌的很慘!


像普通人一樣的約會,兩個人都愉快極了。

青山女中最漂亮的粉紅洋娃娃,輕柔的走在自己身邊,真的是無限幸福阿。阿評在心中用力大喊,感謝上帝,他發誓拿人生全部的好運去賭告白,居然沒有倒楣一輩子,他覺得這真是他一生最棒的決定。

而能像正常人一樣的跟男生看電影、吃飯,真是太好了。小小貞也開心不已,渾身充滿了力氣跟幸福感,腳步比平常更輕盈十倍。

夕陽宣告結束了這一天,小小貞揮揮手,「掰掰」

阿評伸出手,搭向她的肩膀,一瞬間又趕快縮手,尷尬的改成揮手掰掰。

分別有點小尷尬,但小小貞還是很開心,阿評則是有點可惜的在心中嘆氣。


知道小小貞跑去約會,媽媽嚇的摔掉了碗(好在家裡都用鐵碗),爸爸被魚刺梗到,小小貞趕快想幫他拍拍背,爸爸趕快躲開讓弟弟來拍。小小貞有點怒,心想出門前太開心跟弟弟炫燿,果然是個錯誤。


「爲什麼那麼快就交往啦,那個男生是很帥嗎?」媽媽冷靜下來,好奇的問。

「他一點都不帥。」小小貞笑的自然無比,「但是,只有他願意不碰我。」


其實阿評除了不夠帥,其他都是ok的。他一定會提著早餐送來學校給她,一定會來接小小貞放學,十分誠懇踏實的照顧她。而他們除了看電影,又去了好多地方約會。兩個人過的甜蜜,但學校其它女生都超級的看衰。小小貞的女性愛慕者無法忍受她們最可愛的洋娃娃跟這個平頭男走在一起。搞的阿評每次站在門口等都感覺背上很有壓力。別校同樣愛慕小小貞的男生更是火大,有一次小小貞還看到幾個一百八十幾公分的籃球校隊還把阿評包圍。作勢打算扁他。那些男生看到小小貞握緊雙拳要他們走開,模樣可愛,也只能笑笑的接受,狠狠的拍了阿評肩膀幾下走了。

他們永遠也不會知道,自己撿回一條命。


阿評很守諾言,都沒有牽過她一次手,摟她一次腰。每次約會,小小貞總是跟在他後面。

她很開心,但是也小小不安。

週末假期的最後一天,站在新裝了側雨棚的烤香腸攤子,阿評買了兩隻,遞了一支給她。

「我以為你們女生都喜歡冰淇淋。」

「香腸也不錯阿…」小小貞害羞的啃著香腸。

他問她想吃什麼的時候,她還是鼓起勇氣,誠實的說香腸。而不是一般人會說的冰淇淋或是可麗餅。

阿評現在一定很喜歡她,不會覺得奇怪,但是會不會很快就厭倦了?

到時候,所有包容都會變成厭倦的理由。

身旁的人久久不語,小小貞抬起頭,順著阿評的視線看過去,對面的蛋糕店,有一對頭緊緊相靠的情侶走出來。阿評看起來盯著他們看了很久了。

「你在看什麼啦!」小小貞抗議,克制住想打他一掌的衝動。

「阿…喔…」

阿評第一次跟她在一起的時候失神,這讓小小貞很疑惑。

今天分手時,兩個人都看起來心事重重。


他一定是很想那樣牽著我吧。小小貞在床上打滾,胡思亂想。眼睛看著才剛補好的棉被,小小貞又難過了。自從跟阿評交往後,她發現自己很久沒有難過了。

可是,不行,絕對不能冒險!

「就算被認為我很難搞,也絕不能讓他知道我是無敵怪力女!」小小貞咬牙。


隔天,阿評很晩打了手機給她,約她出來。

當她在約定的十點準時到學校門口,看到阿評站在校門前。手捧著蛋糕,上頭還點著一支蠟燭。

「生日快樂。」

小小貞很驚訝,阿評則是可能燭火的關係,臉很紅。

「美惠告訴我,你生日是11日。我想說親手做個蛋糕,祝你生日快樂。」阿評很不好意思補一句,「可能不好吃,因為這是我第一次作。」

一個海綿蛋糕,旁邊放了很多切丁的水果。什麼裝飾都沒有,除了那支蠟燭以外。

小小貞很想哭,又很想笑。

這說不定會成為她最棒的一次生日阿。

but

「我生日是11日沒錯,但是是下下個月的11日」

阿評嘴巴張的很大,小小貞真的笑到流了眼淚出來。

「我想,你被美惠騙了,她只是想整你而已。」

「不會吧…」阿評心裡一陣難過,上當的感覺真的很差。

「晚上約我也是她教你的嗎?」

「是阿。她說這樣比較浪漫。」

「那蛋糕呢?」

「她要我買一個超貴的禮物給你。」阿評跟告白那次一樣,頭都抬不起來。「但是我想,自己做蛋糕,才算是心意吧。」

「我收到了喔。」甜美的聲音,讓阿評不自尤主的抬起頭,跟小小貞的笑容對上。「你的心意。」

兩人目光交錯。久久不動。

「一般來說,電視劇這時候,戀人都會接吻。」阿評看著他的女朋友,小聲的說。

「不…不可以。」她內心其實很激動的,她不敢保證,這種氣氛不會讓她情不自禁的抱他。阿評已經情不自禁了,他手搭上她的肩膀。兩人的臉,越靠越近。「不行!」小小貞大叫,差點要推開他,緊急住手。

不是怕秘密外洩,而是她真的、真的超緊張。臉紅心跳。

阿評心情複雜,又是失望,又怕唐突她讓她失望。

「那…我走了…等你生日,我們在一起真的慶祝。」

「等等!」小小貞叫住他,走過去,用最輕柔的動作,拉拉他的袖子。

「一…一起把蛋糕吃完嘛。」


「好難吃喔。都不甜。」阿評皺著眉頭。

「真的呢,好難吃。」小小貞坐在自己的床上,笑著看他皺眉頭。其實對她來說,這蛋糕滿甜的。

「剛剛吹蠟燭的時候,你有沒有許願?」阿評問。

「我沒有阿,不是生日那天許的願又沒有用。」

「那如果生日你會許什麼願?」

「不告訴你,因為願望說了就沒有用了。」小小貞吐吐舌,扮了個鬼臉。


他絕對猜不到,我的願望的。


「欸,那換我問你一個問題?」

阿評點點頭,小小貞問。「你都不能牽我手,你會不會很想?」

「會。很想。」阿評很老實回答。

果然,小小貞又問,「那如果除了牽我手跟抱我親我以外,有沒有你很想對我做的?」

阿評猛然臉又紅了。

「先說,我們都還未成年喔…」看他的呆樣,小小貞有點後悔,好像害他想多了。

「我不是…我沒有想那個…。」

「真的嗎?」小小貞懷疑的問「那你在臉紅什麼?」

「我…」阿評很艱難的,小聲的說。「我想打妳屁股…」

小小貞發現自己比想像中的對這個答案冷靜。

「打我屁股?為什麼?」

「因為…我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為什麼會這樣…我喜歡這樣…而且我覺得女生被打的時候...超無助柔順的…當然…我本來就覺得你很可愛了…」阿評語無倫次,越說越小聲。

而他那雜亂無章的解釋,小小貞只注意到一個關鍵詞。

「可以阿。」

「妳不要覺得變態喔…我只是想而已…妳忘了吧。」

「我說,可以阿。」

阿評還沒反應過來,小小貞已經轉過去趴在床上。

「…你上來阿。」她把發燙的臉埋在棉被裡,用一隻眼睛偷看坐在地上的阿評。

他爬上她的床,呆呆的坐在她旁邊,一臉搞不清楚狀況。

「來阿,不是要打我屁股?」

看到女朋友小小的身軀趴在自己眼前,好像很害羞的埋著臉。阿評努力的調整呼吸,伸出手,輕輕的拍了一下。

這是什麼樣的觸感?

她在學校都穿校裙,很規矩的沒有改短。跟自己出去玩也都穿過膝蓋的裙子,雖然可愛無比,但是總看不出身材好不好。沒想到穿著棉褲趴著的她,小屁屁竟然如此圓翹。有一種柔順的曲線。女孩子的臀部,都是那麼的挺,那麼結實,那麼彈手的嗎?

「你快打啦…」小小貞感覺不到他的動作,快受不了尷尬的感覺。

阿評覺得心情像是小時候偷看A片的感覺一樣,又輕輕的拍了小小貞屁股幾下。

「會不會痛?」

小小貞搖搖頭,她跟本不知道他有打。

阿評放大膽子,加了力氣再打,手掌都麻麻的。心臟也麻麻的。

可是他很不安,因為小小貞一點反應也沒有。

當然她不可能突然愛上SP,都沒反應,是不是覺得很怪?

小小貞還是感覺不到阿評的手掌有「碰到」她屁股,疑惑的回頭。看到阿評又露出那萬年不變的呆表情。

「你打完了?」

「…」阿評突然躺到小小貞旁邊,把她嚇的退一步「你幹麻?」

「你會不會覺得,我這樣很奇怪?」

「你要聽實話嗎?」小小貞盯著他的眼睛說。「我從你告白的那天起就一直都覺得,你很奇怪。」

「…幹嘛這樣。」看到阿評大受打擊的臉,小小貞噗哧的笑出來。

「可是阿,我好像真的愛上你了。」

粉紅色的房間,充滿了粉紅色的氛圍。

靠著枕頭支撐著,應該沒問題吧。

小小貞閉上眼睛。

「你不要抱我喔…」


兩人頭自然相靠,雙唇輕輕的碰觸。

一種美妙的感覺互相交流著。很甜,而且絕對不是因為剛剛有吃那蛋糕的關係。

阿評覺得自己好難受,因為他真的好想擁抱這個甜美人兒,卻要忍住。小小貞的身體微微靠近了他,他非但不能貼上去,還要小心的後退一點點。

碰咚!!

他用了一種很蠢的方式結束了他們的初吻。

「我覺得,我真的很慘欸。」阿評狼狽的爬起來,用很悽慘的聲音說話。

小小貞早就笑倒,飆淚打滾。

阿評猛的撲上去,打了她屁股一掌,「還笑!?」

「好嘛,不笑了好嗎?」根本不痛的小小貞作了個鬼臉。

「不可以,我要處罰你,呵你癢。」

「不行!」小小貞怕他騷癢,嚇的一縮,全身都弓的緊緊的。

一瞬間,阿評有種錯覺。

本來以為眼前是貓咪,突然發現那是獵豹。

「不要…」小小貞慢慢的放鬆身子「不要呵我癢…我會受不了,讓你打屁股好了。」

「那…你屁股翹起來。」

阿?還要那樣?小小貞有點窘。但仍乖乖的把雙腿跪著,把弧線翹起來。屁股肌肉自然的繃緊,透出一種有力的渾圓。

她的順從,有著莫大的吸引力。阿評不禁呼吸又急促了。他又一連打了她好幾下,其中,試探性的,他一下比一下大力點。

跟幻想的有點差距。他相信自己已經用了不少的力氣了,一般的女生不是喊疼,至少也會有點哼哼。更何況,小小貞看起來就比一般女生更嬌柔。更小點。

但是,她卻還是一點反應也沒有。看起來沉默而柔順的承受。

打一個沉默的娃娃,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悶。

但是,該怎麼說,那樣的觸感,卻比他幻想的更好一萬倍。什麼樣的形容詞都難以形容,簡直就是一種迷幻的彈力,每一個部位,都能帶來不一樣的感受。又共同一般的結實緊俏。勾引他不停的用拍打,探索它的底限。
就像一個第一次嘗鮮的小孩一樣。停不了手。直到臀部變的隔著睡褲都覺得燙,也可能是他手心的溫度,他似乎才找回一點理智,慢慢的撫摸起她。

老實說,小小貞心裡有點難過。雖然屁股有點熱熱的,但老實說她一點都不痛。看來自己的力氣驚人,是因為肌肉的密度怪物般的高。結實到他的手掌無法讓她有一絲痛的感覺。

但是,趴在床上挨打,卻有另外一種的被欺負的感受。她覺得自己好像是無力抵抗的女生。只能乖乖的,忍耐順從。

那讓她可以覺得,自己真的變的好纖細,好嬌柔的女生。

而且他說,這樣她會看起來很無助柔順。那個單手可以抬鋼琴的女生,在這一刻不復存在。

可是真的好害羞喔,尤其當他撫摸她的屁股,雖然打的時候小小貞沒感覺,但是撫摸的感覺卻很強烈。她覺得全身發酥。動也不敢動。

「不要…你不要這樣摸我…你答應我的。」

「可是…你會痛吧。」

「還…還好」小小貞不敢說自己根本不痛,「你打就好,不要摸我。」

「好」阿評舉起手,「妳痛要說喔。」

阿評繼續掌摑她的小屁股,覺得好滿足。每打一下,心跳就加快一點。到後來,他覺得他心跳如雷鳴。在安靜的晚上似乎不用貼著胸膛就能聽到。他稍微停下,偷偷貼近埋在粉紅被裡的小小貞。感覺到她的臉,有種溫溫的感覺。

她在害羞吧?

這個發現讓他很開心。當他第一眼在他們學校看到這個洋娃娃般的嬌羞女孩,他每天無法克制,幻想著她的事。不知道心中勾畫多少篇的看過的愛情故事,都改成她當女主角,而他是男主角。

更甚過遐想的是,他願意用一切疼愛她。就算為她放棄他的任何也在所不惜,只要她開心。

而她果然跟他想的一樣,是最可愛、最嬌羞的女孩。

而這個女孩毫無排斥芥蒂的,讓他實現自己的妄想。

幻想成為了現實,他正體驗著十六年的人生中最美的滋味。

請上帝原諒吧,他無法在克制了。

阿評猛然跳起來,緊緊的擁抱著她。

「阿!」小小貞本來閉著眼睛,突然被抱住,嚇的彈身而起。

這是怎麼回事!?

阿評只覺得自己像是機車打滑、溜冰拐到、雲霄飛車出軌一樣。整個人像是在地心引力消失的地球般的被空拋出去。他只能無助的抓住手邊樹幹或電線杆作最後掙扎。

下一秒,他才意識到小小貞站了起來,她一百五十幾的小身體踩著床,穩穩支撐自己一百七十的個頭,而自己像是無尾熊一樣扒在她背上。

不是反過來才對嗎?

小小貞全身一陣打顫,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抓住背上的「東西」,呀的一扯。

阿評像是手上的樹枝終於折斷一樣,被地球拋向宇宙中。








轟!!









「孩子的爸,好像有地震欸?」媽媽感覺到一陣搖晃,推了推爸爸。

「恩?」爸爸睜開沒戴眼鏡看不到的眼睛,迷迷糊糊的說「沒有在搖阿?」

「哎喲,一定是姐姐掉到床底下了。」睡在中間的五歲小弟下了結論。

「喔,對喔!那就沒關係」

三人繼續進入了夢鄉。


美惠看到小小貞容光煥發的臉,開心兼可惜。「昨晚,有沒有很浪漫阿?」她給了小小貞一拐子。

「妳很壞喔,拿我惡作劇,真不夠朋友。」小小貞嘴巴抱怨,卻一點也沒有不開心的樣子。

「說真的,你們有沒有怎樣?」美惠壓低聲音,八卦的問。

「沒什麼啦。」小小貞快樂的很,一點都不想裡她。

「說啦。」

「不要。」


能有個人了解自己,能在他或她面前做自己,真的是很快樂的。

阿評跟小小貞,深刻的體驗到了這一點。

「來,乖,趴好。」阿評摸摸小小貞的頭髮,溫柔的哄她。

「你最近很常打我欸…」小小貞扭阿扭的,不依的撒嬌。

「好嘛,因為你實在太可愛了阿。」

小小貞扮了個鬼臉,順從的乖乖趴下,屁股翹的高高的。

「今天要用什麼打阿」

「藤條好不好,五百下?」「那個人家會很痛欸?」「不會啦,妳最聽話了,對不對?」

「恩」小小貞幸福的閉上眼睛,他總是嘴巴好甜,總是把她當小孩哄。說她最聽話,像是男生對「一般女生」的呵護寵溺著她。

「那我開始摟?」阿評好愛她,她有著真實的可愛。而且他完全不用擔心,會不會傷到她。

我愛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