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8日 星期六

(1/7 星期五 希望會好)



17

小蔚跟著Klaina和家雯,隨著人群緊急疏散。自己那『父母』早就不知道被沖散到哪裡了,既然他們並沒有來找她一起逃,小蔚也沒有想去找他們的意思。她很想很想去找主人,這種時候她覺得自己急需安全感,但情況不允許她這樣作。

Klaina拉著小蔚的手,自己的另一隻手則被家雯牽著,三個人合力在人群中掙扎著。
小蔚突然一個腳步不穩,頭劇痛無比。

主人!?

Klaina的手被差點跌倒的小蔚拉的一緊,回頭關切,「怎麼了?」

「我…」小蔚按著自己的額頭,好痛,痛的幾乎站不起來。

腦袋閃過大量的訊息,有主人的樣貌,聲音,名字。像是看著快轉十六倍速的DVD畫面,反覆的在她腦裡衝撞攪拌著。她只覺得對主人的感覺前所未有的清楚,也前所未有的痛楚。

好不容易感覺沒那麼痛了,小蔚壓著自己的太陽穴,抬起頭說,「我好多了…。」

不想她一抬頭卻又嚇了一跳。Klaina她渾身發著抖,被阿雯扶著身子,蹲坐在地上。「我…沒事,快走吧。」她硬撐起身子,家雯一語不發的緊緊攙著她。小蔚也上前一起扶著,繼續向前走。


急救,很不像是殺手會做的事。

但月的手,沒有一刻停止動作著。她不停的按著王的心臟,儘管每一下,都傳回徒勞無功的感覺。身體的溫度,漸漸散失,觸手如冰。

王的雙眼緊閉,臉色卻很安和,如沉睡一般的表情。看在月的眼中,心更是大亂。

「王八蛋!給我起來!起來阿!」月大吼著,朋也緊張著握著方向盤,頻頻回頭。她能清楚的感覺到月的混亂,連帶她幾乎無法專心開車。

王的身體,突然一下震動。月感到手掌心中傳來微弱的幾乎無法察覺的跳動。

「王!」月猛然振奮,再度吻下。

王的身體立刻又是一下跳動。


小蔚他們總算是平安的擠下了船,Klaina家的車已經等在那,把三人載走。

她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主人身陷多大的險境。

但主人其他的事情,小蔚到是越來越是清楚,她的腦像是被丟進火鍋湯裡的豆腐,每個細胞都在滾著。

小蔚認識主人時間也滿久了,她從來沒有問過,她的主人是什麼名字。因為主人從來沒有提過,小蔚就不會去問。主人就是主人,小蔚沒有花太多時間就懂了這一點。

現在,她不只知道主人的真實姓名,連各國語言的名字、社會證號碼、護照、手機、網路,連保險櫃的密碼,都在她腦裡打轉著,流動著。

她的頭腦一片混亂,嘴唇無聲的開合閉上。小蔚連連的深呼吸,卻驅不走那痛楚。

只好動用終極絕招了!

她開始回想,那一次被主人捆著手腳,膠帶封嘴,把她丟進家裏的衣櫃吊著。她的手好酸好酸,腦袋一片空白,只能在黑暗的衣櫃中,等著主人回來。

光是這樣想一個事件還不夠,小蔚開始將畫面的每個小細節一筆一筆的補滿。主人拿出細麻繩,細細刺刺的摩擦感纏繞在乳房上下,最後穿過跨下,繩子隨著主人的手縮緊,是摩擦、也是挑逗。嬌嫩的肌膚一陣顫慄。
然後她被放在主人的腿上,她最喜歡的位置上,屁屁好好的被板子皮帶照顧了一遍。屁股好痛好痛,雖然很舒服但還是好痛。
她想像著皮帶嚇人的聲響後屁股上爆開的刺痛,還有沉聲不大卻打進深處的板子痛。主人很狠心的不幫她柔柔。她又不敢求饒。她光想屁股就發燙到不行,身體也開始熱了。主人把她一頓粗飽後,才把她吊進衣櫃,她的手腳都被固定,不能寸動,無法也不敢柔柔自己可憐的屁股….。

完全把自己化身為一個M以後,腦袋感覺沒那麼糟糕了。

雖然不清楚為甚麼,會知道這些不可能會知道的主人的情報。但能知道這些主人的事,小蔚感覺到一陣幸福的感覺。

她的主人,叫做『王』。

真的是,她的王呢。


比起小蔚,Klaina的狀況很糟,糟太多了。

她發燒,而且是高燒,全身肌肉發痛抽搐著,整個人癱坐在座位上。臉色忽紅忽白,發汗不止。家雯坐在她的旁邊,把車上本來用來冰酒用的冰塊,包在自己的手帕裡,放在她額頭上代替冰枕。再拿出Klaina的手帕,替她拭去汗水。

「妳…你要不要一起到我家休息?」儘管三個人之中,狀況最差的,可能就是她自己。Kliana依然是關心別人先過自己。

小蔚感激的搖頭拒絕,謝了Klaina的好意。

她只想趕快回到一個地方。


車子開到了巷口,停了下來。

小蔚按著額頭下車。Klaina已經連起身送她都沒了力氣,被家雯強迫她乖乖坐著休息。小蔚不太擔心她,有家雯在一定可以完善的照顧到她好起來。

看著汽車開走,小蔚慢慢的爬上樓,腦痛時好時壞的侵蝕摩削她的意志。讓她只想趕快,回到那舒服,令她安心的角落。

打開門,不意外的空無一人。身上那件為了今天特別買的精緻晚禮服,被推擠變的皺破折損。小蔚毫不可惜的快速脫掉它,釋放的長噓了一口氣。然後照規矩一件一件的脫光自己,一絲不掛的窩進角落,抱緊她最愛的毛毯。

痛苦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小蔚舒服的喵嗚著,沉沉睡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