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5日 星期三

(1/4 星期二 再度開始)

 

16
他從她的眼前,逃走的次數,已經難以去數了。
他那輕窕的笑容,令人生氣的小動作,還有那像口香糖般的纏人,她都沒有那麼的生氣過。但他這次一昧退讓,不與她鬥,最後一語不發的走人,卻讓她怒火填宵!
她的側腹還隱隱作痛,右肩更是痛入骨髓。她抱著斷手的覺悟硬是扯脫,一實難確定右手骨是否折斷。這些傷痛卻及不上內心苦悶。她寧可被他打斷她的雙手,或是抓住狠狠揍一頓屁股,都勝過他棄戰而逃。
只是如果他被她擊倒的話,月不能肯定,自己會殺了他?還是如何?
那一夜的情境,又再度浮現腦海。
那染滿她雙手的鮮血,紅的刺痛她的眼,她卻流不出一滴正常的眼淚。
月低下了頭,咬著下唇。克制全身蔓延開的感覺。
很苦澀。
再抬起頭,月完全收斂起臉上的情緒。
因為,一群腳步聲,逼近。
一群黑衣人,極有次序分佔四周的角落。
「有什麼事嗎?」月冷冷的問。
「我們代表委託人傳話,請月小姐走一趟。」
「我已經完成了委託了。」
「委託是殺死黑日大佬,他正在急救,還沒死。」
「第一、他活不了,第二、他就算活了,也不在委託內。」
令月訝異的是,她和王只是稍微耽擱一點時間,居然就被對方找到。
來者,肯定不善。
朋離開藏身處,往預定會合脫離的地點移動。
照計畫預定來說,她負責的是製造假的狙擊,好讓姊姊能夠趁亂襲擊目標。但是對方的行動行程十分保密周延,周圍警力加上護衛眾多到密不通風。讓她在找尋時機點的行動上慢了一步。
就在朋十分著急的時候,黑日大佬以經入場,混亂突發。朋看到姊姊順勢行動,襲擊了黑日,朋也立刻第一時間離開,照後半的計畫準備支援月脫身。
但月的行動比預定的略遲了一陣,這是從不可能發生的事。
就在朋心中湧起不安的時候,一股莫名的疼痛襲擊了她的左小腿,害她差點就跌倒。
「月姐!?」
心臟狂跳猛抽,從來沒有那麼清楚而強烈過。朋閉上眼睛,去試著感受那感覺。沒道理的感到一股難受。右手肩膀一股強烈的炙熱疼痛迅速擴散。
「姐,你出事了!?」朋忍不住自言。
「我沒事。」期待擔心的人的聲音從背後發出,朋驚喜的回頭。
渾身是傷的月,橫抱著一個血人。
「不過,他快不行了。」
湘苓看著自己負責的控儀,訝異的下巴都快掉了下來。
「這…這是怎麼回事?反應也太強了吧?」
程序接收到一股新的靈魂值,強烈的讓所有的指示跳到了臨界點,發出警示。
第一次碰到這樣的狀況,手忙腳亂的湘苓,完全不知所措,猶豫的要不要展開接收動作。
好在,程序突然不再傳送,靈魂值被程序送回,湘苓頓時鬆了一口氣。
「還好還好…。」
話聲剛落,空間突轉紅光,急閃不已。
「月姐,他呼吸停了!」朋急急大叫。
「換手開車!」
血好不容易止緩,有些子彈甚至就緊貼在動脈要害邊邊,無法用緊急手術取出。全靠他的體力支撐著快熄滅的生命。
「王八蛋,你敢這樣對我,就不准給我死!」月在心中大罵,狠狠吻下。
黑衣人迅速掏槍,團團包圍著月。
月並未露出吃驚的表情。
「月小姐,跟我們走。」
發言的黑衣人剛在心裡想好這句話,眼前的人已經如流星般脫離他的動態視覺範圍,持槍的手一瞬間無力。
只有幾個人來得及看到月第一時間的移動,發槍的動作卻來不及瞄準這輪疾月。
包圍潰散。
緊接著,槍聲連響。
第二波攻擊跟著發動。月幾個起落,閃身躲避。槍聲連連不絕,對手眾多。
手傷跟體能的消耗,讓月無法迅速安靜的殺出第一波包圍,未死的人開槍引來的第二波攻擊的人。又或者本來就是一個嚴密的包圍網。
網收的很快。
而且很密。
月的左腳被擊中,一動就血流如注。前一輪對方用上近身戰,憑藉的好像死不足惜的人數,付出一點犧牲,換到了月無法再靈活的身體。這個作法激發了死神的怒氣到了極限,她本不希望惹來麻煩,現在她不再手下留情,無所顧忌的把埋身的人當作出氣筒,送登極樂去。
殺意越重,月越是冷靜。這是她從小就養成的本能。她知道對方熟悉這船的構造,正把她逼進預設的捕捉點。月也是飛快的想著腦中記憶的路線,雙方都在比賽,看誰先找到那火網下的逃脫路線。
她深呼吸,衝出!
碰!碰!碰!碰!碰!碰!
槍林彈雨下,月衝向腦中預算的第一個掩護,縮身躲入廊柱後。槍聲暫停。月靜等五秒,躍進向第二個掩護。
四周又是一陣粉碎爆裂,一發子彈擦過了她的耳鬢。火熱發燙。
月的預設路線中,共有四個掩護點,只要能通過,就可以從走道往船首脫身。狹窄的走道對方無法包圍。她已經順利到達第二個點,再剩兩個點,就可以脫離這被包圍的困境。
這次月一秒不停,一進即出!
敵火似乎遲疑了一瞬,槍聲剛響她已經順利衝入第三點,藉著死角掩護喘氣。對方索性不停火,朝著那邊亂轟,火花四濺。
腳越來越痛,一停下來更是痛的她咬牙。全身的肌肉纖維像是斷了般的緊繃。月第一次感到疲倦不堪,身體幾乎無法在隨心活動。但情況一秒都不允許她鬆懈,月深深吸一口氣,屏息衝出。
不對勁…。
她不斷變換節奏,為的是不讓對方抓到自己的動向。
但這次她才剛一動,心中湧上一股異樣,彷彿不是她自己,而是對方刻意營造出來的空檔。
她直覺不妙,冒險硬生生停住。
前面的目的點,隨即被火力硬生生打爆。任何人這時通過,當場就會成了一團爛蜂窩!
月宁身凝立,全身暴露,被十幾隻槍包圍,對方不再隱藏,一一現身。
就這樣,被趕入死路?
月不可至信。
很明顯的,她完全被對方料中了行動。
無路可躲了….。
「妳真的很麻煩欸。」
一個熟悉的帶笑話聲,穿入月的耳朵。
槍響!
高大的身形,迅速的成了月的遮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