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8日 星期二

(1/18 星期二 睡)


20

來過了幾百次的病房,這地方的氣味,阿雯還是沒辦法適應。

自己最好的朋友,卻必須一直一直躺在這樣的地方,一定很難受。

自己所能做的最低限度,就是替她洗淨身體。尤其是她那一頭如雲瀑般的長髮,更是仔仔細細的清洗。

反覆的提水、打泡沫、沖洗,直到整個房間被皂香驅散了原本的消毒水味。然後再慢慢幫她穿回衣服。阿雯準備把新的睡衣替湘苓穿上的時候,手扶起她的腰。自然的看到她那被洗的白嫩滑淨的肌膚,忍不住手順勢而下,在那玉脂白的俏臀上,輕輕的拍了一掌。

「懶覺睡那麼久,小豬湘。」

穿好了衣服,往例阿雯還會再陪她直到天明的,但,今晚例外。

她輕輕拍著湘苓的臉,低聲的說。

你知道嗎,在你沉睡的時候。我變的好破碎,卻有人一直陪著這樣破碎的我,畫了很多力氣照顧我,陪伴我。讓我覺得,我又像是個人。今天,她身體不舒服,所以換我去照顧她。所以今天不能陪妳玩牌,拼拼圖了。妳會體諒我的,對不對?

阿雯把燈轉暗,準備拉上房門出去。突然又推門探頭,小聲的對著「熟睡」著的湘苓說,「明天還睡那麼懶,屁屁就不只打一下摟。」說完偷偷的笑了。

有些事,錯過了很久。

阿雯慢慢的走出了醫院,有個中年婦人已經備好了車,等著她出來。

有些人,後悔擦肩而過。

所以能做的,現在就要做好。

「回家吧。」車子呼嘯而去。



有人說每個人的人生就像是一條路一樣。也許會跟別人交錯,也許會並肩。

而他們這些人的命運、大家的命運,在無人能知曉的情況下,慢慢的糾纏起來了。



當山本企業的派員來找到他的時候,劉經理覺得自己一定是作夢。因為他們開門見山的說,希望他能繼任下一季後總業務長的空缺。

「我們知道貴公司正在舉辦業務競賽,只要你能勝出,就篤定能當上。」山本企業的人說。劉經理也不去管爲什麼公司內部的情況爲什麼被對方知道甚詳,他只是想著怎麼掌握住這機會。他面有難色的說,「我們公司有位闕經理,她的團隊業績是我們的首冠,我恐怕贏不過她。」

「我們知道你的狀況,也知道你一定輸給她。」山本企業的人用生硬的中文不客氣的說,劉經理唯唯若若的不敢多話,「所以,我們找了遠藤特助來協助你,需要什麼支援,都可以透過她。」一個穿著整齊套裝,行止優雅的女人,從後面網前站了一步,行了個九十度鞠躬,「你好,我是特助,遠藤理諸。」

劉經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不但被日本同業公司青睞,還為他設想好的安排一切。這下子,肯定能打敗那驕傲的女人。

劉經理知道,這次絕不能失敗,一但失敗,就會失去這一切。

所以,要不擇手段的作!



身體裡有某種東西,不停的在蠢蠢欲動。

她知道那不是她自己的一部分,那像是一種外來的力量,它先是強硬的侵入了她的身體,不停的亂竄。把舊有的身體不停的混亂、絞碎。然後被自己的身體包容妥協,又漸漸的合為一個部分。

那不像是適應,更像是那力量支配了自己。

大部分的時間,它沉靜著,相安無事。偶而躁動,讓她身體無力抵抗。只能被完完全全的控制。

Kalaina睜開眼睛,發覺自己虛軟的躺在床上。四周很暗。她極力睜大眼睛,模糊的辨識出,自己身處於自己的房間裡,至於什麼時候躺在這的,怎麼躺下的,完全沒有記憶。向左邊一望,家雯坐在椅子上,低著頭打瞌睡。

「…阿!妳醒了。」她的黑眼圈很深,像是許多天沒有好好躺著睡過一樣。

「妳沒睡好。」Kalaina指著家雯的臉說。

「拜託,妳一睡就三天,我當然沒辦法睡好。」家雯一副「妳好意思說。」的表情。Kalaina假裝沒看到,又問「那你有沒有去看湘苓?」

「我沒有 ?」家雯沒好氣的說,「就是你們這兩個睡懶覺的傢伙,害我沒辦法好好睡覺!」她把Kalaina的被子拉好,「別再一直擔心別人了,擔心一下你自己吧。」

Kalaina笑著躺好,閉上眼睛,「妳倒是話說的好了。」

她又感覺到它的存在,流動在身體裡。要擔心一個似乎不是自己的自己,感覺非常的奇怪。



學校暫時沒時間去了,家雯替兩人請了長假。反正只要報出Kalaina的名字,總能輕易的過關。醫生無法給出一個令人明白的解釋,又是一個莫名其妙的怪症狀,這讓家雯非常的擔憂。直接寫在臉上。

「我已經慢慢的好起來了啦,你不用亂想。」Kalaina安慰著她。

「最好是這樣,小可憐。」她想吐槽她的時候,就會用這個名字叫她。

「不准這樣叫我!」而她絕對無法忍受,兩人笑著扭打到床上去。

兩個人互相的想佔到對方的上面,一有機會就想要伸手打對方的屁股。這樣看似幼稚的遊戲,兩人卻樂此不疲。

阿雯比Kalaina更快一步,把她按在床上,「這樣才對喔。」

「你最好是!」她不服的拼命扭動,卻被阿雯一大腿跨在身上,往她屁股揍下去。

一巴掌Kalaina立刻乖的像個小女孩,不再動彈,任由阿雯再她屁股上肆虐。



很久以後,從湘苓留下的文字紀錄裡,阿雯驚訝的發現了好友的另一個世界。

那一篇篇細膩的文字,讓她震撼不已。

現在,遇到了Kalaina,這個世界對阿雯來說,越來越不陌生了。

看著Kalaina的樣子,阿雯覺得好新鮮的感覺,這就是她們所謂的愛好者嗎?

如果早一點知道,是不是就不會放她一個人寂寞了?

還是其實,不管表現的方式如何,人的心,本質依舊。渴求理解,需求同伴,最後的希望有個知己,完全的懂得自己。

那不就像是感情的樣子?

那不就像是,愛?



「你現在再可惜,沒有早點對她下手嗎?」Kalaina笑她。房間裡隨即傳出奇怪的批啪聲以及「不要嘛~~」的討饒。

「小姐…」趙媽敲了門,兩個女孩慌忙整好衣服坐起。

「老爺要你去公司一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