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1日 星期二

(1/11 星期二 突雨)

突然下起雨,冷到不行。

19

若不是湊巧,月永遠不知道這男人的這一面。

月一把掀開他身上蓋著的被。王嚇了一大跳,「妳作什麼!」

王抬進來的那天,全身大小刀傷不說,為了替月屏障,中了一堆子彈。為了挖出那些鉛塊,王自然是全身脫得一絲不掛。

月哼了一聲,檢視著王的身體。比想像中更瘦一點,可無一絲多餘贅肉,薄薄的皮膚下似乎覆蓋著用不盡的力量。手腳十分修長,比正常人的比例似乎要更長一點點,除了新傷,還刻劃著無數往日的舊傷。

月深吸了一口氣,忽視掉那些舊傷,仔細的檢視他的新傷。

令人驚異的,傷口復原的速度比想像中的更快。雖然繃帶上滲著可怕的血嘖,但是底下的傷口居然已經癒合了近八成。月抓住他的手臂,試著拆下他幾處包紮,之前幾乎奪去他性命的彈孔,現在已經生出薄薄的皮膜,幾乎完全癒合。體質完全異於常人。

照這個狀況,他早就可以下床。也就是說,如果他記憶喪失是假的,早就可以離開。

但現在重點不再這裡,能動就可以了。月狠狠的把他拉下床,用力之大,讓王一口氣直接摔下床。連右手的點滴管都硬生生扯落。

「好痛。」王的右邊身體直接撞到地上,膝蓋狠狠的扣在地板上。對著月不滿的叫,「我是受傷的人欸。」

「少裝死。」月不客氣的回他,「站起來。」

她要拖著他去找這個闕浮香,把事情搞個清楚。不知道為甚麼,一想到這裡,月的胸正中就一團燥熱,異常的暴躁。


王慢慢的起身,動作很慢。

月突然覺得不對勁感,盯著王的動作仔細的看。

王右手撐著地板,慢慢的屈起右腳,撐起身子。左腳跪起,才慢慢起身。

月突然閃身,一瞬間就抓住王的兩手,迅速鎖死他。

「哇!你幹什麼。」王吃驚大叫。月慢慢放手,一臉的疑惑。

這男人的動作,,完全不同於以前那快絕的身手,甚至,不像有身手。即便受傷影響,也不可能差到如此程度。

「跟我來!」


王完全攤平在地上,一點都不能動。

而月,連一滴汗都沒滴。

「奴要做這種事嗎?」他剛剛被強迫跟她格鬥,一面倒的被揍了一頓。

「….」月沒回話,眉頭皺的死緊。

完全看不出有假裝,他真的跟一般人一樣弱。

「再一次。」月說。

「還再一次?!」王抗議。

「再一次,如果你打不倒我。我就會對你,作奴真正該做的事。」

月兩手一擺,殺氣狂湧!


赤手肉博。

月的左手一晃,王被這個假動作騙到,結結實實的吃了右胸一拳。腳步還沒站穩,
一個側踢朝後腰飛來,踢在他勉強來檔的手臂,直接跌倒。

月很認真的揍他,也很認真的看著他。

他的傷勢已經幾乎不妨礙他的動作,隨著打鬥時間的過去,他的速度也慢慢的提昇,如果像是沒有花巧的側踢這種攻擊,他已經能用手擋住或是拍開。體能依舊。

問題是在於他似乎完全失去所有學過體驗過的搏擊經驗,她可以發現他眼睛跟的上她,但手腳身體動作卻一頓。害他立刻被她打中。完全忘記該有的防禦體術。

更糟糕的是他不知道怎麼攻擊,所以完全就是一個沙包被揍好玩的。

一個笨拙的停頓,他的臉居然停在她飛來的一拳之前,打的他眼冒金星,鼻血都快噴出來了。

月突然火起,她沒興趣再玩弄一個笨蛋。

她不再追擊。冷冷的等他慢慢站穩。

失去記憶,失去體技,他到底還有多少東西失去了?

「咳!」他突然腳一軟,人往下一倒。

月迅速一動,兩手從正面扶住他,免得他摔倒。

「怎麼了,傷口痛嗎?」月看著王按住脅下,癟著眉頭的表情。脫口問出。

突然王猛然一鉤腳,月在無防備狀況下,被他鉤倒,兩人一起摔在地上。

「你!」她沒想到王居然有詐,被他按倒在地上。

如果是以前的他…

月不禁想起,他們在那大樓初見面的時候。被他打屁股的樣子。

「我抓到你摟,主人」王輕笑著,俯下頭,輕輕一吻。

月迅速回了他一巴掌,清脆乾淨。

啪。

她現在很確定。

這傢伙,完全變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