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2日 星期三

(12/22 星期二 看破)



14

在這之前,王很確信,不管目標是員警總長還是黑日大老,其難度都遠超過一般殺手可應付的程度,王早就知道,月一定會收到這樣的委託。

當然,月有可能不接受。因為她對名利那一類的東西,不會有半點興趣。他也清楚,所以,王靠著一些手段,受雇於黑日大老。當上了這次晚會的安全主任。

當月發現自己也在這裡的時候,他有80%的肯定,月會接下這個CASE。

當月小妹出現的時候,他就知道一切都如自己所想了。

所以他放任朋進入會場,完全不想破壞這難得的機會。打算好好的跟這個美人兒鬥上一鬥。
他也沒有卑鄙的靠外援,受雇於黑道只是一個手段,不是策略。

一切,都是為了要和她一對一對決。

但是,為了什麼?

當他得到情報的時候,他立刻就行動了。沒有想理由。

也許,只是為了在她無可奈何的離去的時候,好好的笑她一番。

她或許會氣得嘟嘴,或是直接拿刀殺過來。

後者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九十。氣得嘟嘴的只會是月小妹。

或者自己只是太無聊了,沒事找刺激。

或者…。

他自己沒有答案,上帝的答案他也不知道。

但是,這當下,上帝開了他一個大玩笑!?

當朋捂著胸口,噴出大量的鮮血倒下的時候。他的腦中,飛快的閃過了這一大段的前因。

但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是月的計畫出了問題?還是有另外的殺手?或是他應該不會沒注意到第三方?

四周的慌亂聲他聽不到,一切動作變得緩慢,因為無法跟上他腦中飛快的思緒。

該死的,月,妳在哪?小妹受傷了,快出來!妳應該在附近吧!該死的,如果我沒有計畫,沒有參與這個混水,妳是不是就不會接下案子。小妹就不會受傷了嗎?是我的始作庸者嗎?快出來阿!對了,小蔚呢,她在哪裡?下船了嗎?可惡,我要先照顧小蔚,還是先救朋?…..

大量的思考訊息連他都來不及一一過濾處理,只能無意識的朝倒在地上的朋走過去。她雙眼緊閉,側臉用特殊的化妝,變成了男子的深色肌膚。看不出血色。但是那制服上刺眼的紅色,幾乎倘滿了她的前胸。

所有的保鑣跟員警都緊盯著每個可能是狙擊點的地方,雖然他們根本不知道是從哪飛過來的子彈。保鑣用身體掩護著黑日,這是他們唯一可以做的事。王無法靠近,只能狠狠的咬著牙,他看到小蔚跟兩個女孩子靠在牆邊,然後繼續用眼睛尋找那沒出現的身影。

王的餘光,突然看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景象。

就在所有人不是往出口奔逃,就是緊盯著外面的時候,一個倒下的人,慢慢的坐起來。睜開了雙眼。

一股熟悉的氣息,狠狠的敲打王的神經。

「這次我贏了…王。」美麗的唇對著王錯愕的視線,脣形無聲的訴說勝利。

然後,死神,揮出了她的銀刃!


要藏一片樹葉,就要藏在森林裡。
如果沒有森林,那就造一個出來。

這是『老師』的教誨。

那要如何在那王八蛋的眼前藏住自己呢?
就造一片森林吧。
這王八蛋警覺性太高,就算小妹的易容術,也不能逃過他的法眼。
既然逃不過,那就索性讓他發現吧。以這王八蛋的傲氣,他肯定不削去先抓出小妹,會把所有的力氣,用來抓出自己。

當小妹順利的「化身」為警員後,這王八蛋一定會選擇守株待兔,他對自己有絕對的自信,而她,就要徹底的利用這一點,徹底的踐踏他的自信。

這王八蛋已經先知道小妹易容為員警這個「事實」,這種既定的思考,就是她最好的偽裝,等於在她的員警偽裝下,再加了一層面具。他就算看到自己,一時也只會認為,她就是小妹。畢竟只有他,知道『雙月』的雙生子秘密,這也會變成干擾他思考的另一層障礙。

但是這只有一時,只要多讓他注意一下,就會發現這個朋一點也沒有平日的感覺。甚至根本就沒有任何感覺。自己靠著殺手的天賦,雖然懂得把自己的氣息隱藏到無息,但是卻無法變成別人的氣息。那肯定無法在他面前撐得了多久。

所以,需要混亂,需要讓他都無法冷靜的混亂。

當朋跟自己交換以後,一等到她發出約定好的信號的時候,就動手放槍。不需要瞄準,無須狙擊,所以就算船上沒有適合狙擊點,也不要緊。只要造成有狙擊的假像就好了。她配合著朋,用大量的假血,造成被狙擊的效果。但是看來朋找到了不錯的地點,順便打了幾個保鑣,讓這場戲更是逼真。

果然連他也錯愕了!小妹怎麼會倒下?自己在哪裡?這都讓他一瞬間無法做出正確行動。

在這一瞬間,她就可以讓假戲,成真!

月抓緊機會,朝目標要害準確的一刀劃去。

贏了!


猛然一股幾乎將她洞穿的力量,狠狠的撞在她的下腹。將她直接擊飛了出去。

「黑日先生!快叫救護車!」月看到王大叫,壓緊黑日誠不停冒血的腋下大動脈,這剛剛還風雲無比的大老已經翻著白眼。所有人都忙著急救,沒有人特別注意一個渾身是血的員警。有員警問她受傷了嗎,她也沒回答。

她跟他一瞬間對上視線,無聲勝萬語,有不同的解釋在此。

混蛋!

月飛快的從計算中的側門工作道出去,一把扯掉身上的血衣,恢復成一身黑衣,長髮飄逸的女子。

她剛剛的勝利感已經不見,覺得挫敗極了。

儘管自己應該已經幾乎完成了案子,目標死了九成。但是仍有可能,一成機會會被救活。都是因為這王八蛋,雖然完全中了她的設計,卻依然能在她出手的瞬間,狠狠的一擊將自己打退。這一刀,手感不夠,無法完全確認目標以死。

而且,他還吸引了所有護衛的注意到黑日誠的生死上,讓她有足夠的時間脫身。

裝什麼酷!

「完全中計了呢我。」一個人在月的面前擋住了去路,聲音很悶。

臭王八蛋!她更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