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7日 星期五

(12/17 星期五 好冷)


小蔚終於得到允許,壓著傷處疼惜自己。這次,好幾樣加起來,她也真的被打慘了。
王盤膝坐在她的旁邊,不時的伸手摸摸她的頭。
每當主人輕輕的撫摸她的時候,小蔚喜歡同時按著自己屁股上的傷痕。頭上被主人摸很酥麻,屁股的感覺卻是痛麻。兩種相反的麻混合在一起,竟然作用成一種奇妙的快感,浸潤她,像是泡在溫暖的水中一樣。

「我哥哥他,要我回去參加一個宴會。」小蔚閉著眼睛,像是夢話一樣的說著。「很多重要的人會來,爸媽要把我介紹給他們。」

因為現在的新爸媽,全仰丈她天國的爸媽留在她名下的大筆遺產來經營公司。
那就像是,把家裡的財富秀給別人看一樣。
說不定,不,很肯定,會有一大堆的「結婚對象」要硬推給她。
所以,她一點也不想離開這裡。

這個她心屬的地方。

王,靜靜的聽著她說話,只是不停的撫摸她。

「你去吧。」王回應了她,一個她聽起來很糟糕的答案。

「…」小蔚不懂,不想,但是不敢回嘴,至少幾天,她屁股已經無法在多承受一頓打了。

「你相信我,就絕對不會有任何事的。」

簡單的一句話,小蔚頓時充滿力量。「恩好!」

王微微一笑,這似乎會很有趣的感覺。



12

安靜的小咖啡館,每天一樣的座位。

一台NB,不加糖的黑咖啡一杯。

每天都一樣。

不一樣的是,那些照片上的臉,因為月幾乎不可能,再看到同樣的臉孔。

每天進來的的照片,常常都不只一張。月不會每個都接,她有她的選擇。

並不是正義,那種事只有上帝知道。

並不是錢,她不缺,也不想靠這個致富。

並不是情義,月是獨立而孤傲的存在,沒有人對她有包袱。

到底原則在哪?沒有人知道。

今天,照片兩張。

兩張照片,兩個勢力,選那邊站?

月露出了嘲笑的笑容,對她來說,當然都無所謂,不過就是工作。

但月突然點選了一張照片,放大了十倍解析。目標背後層層的護衛群裡,發現了一個熟悉,可惡的微笑。

月按下了確定。

工作好像,還是有點挑戰性的好。


宴無好宴,古有名訓。

因為你根本不知道,來的人為的是什麼,有什麼心。

中央舞台上的大報剪字,寫的是「警政署歲末暨就職典禮」。

主角是年輕有為,新科上任的警政署長,跟鐵腕雷厲的舊任署長。

底下的客人,大部分是各層警界人士。但是當然還有各式各樣的人。

如果一個資深的社會新聞記者在座,他可能會跟你說,「喔,那是郭總裁。旁邊的是三越企業兼三岳幫幫主岳三爺跟他麾下首座。喔喔,對手的天幫第一隊第二隊第三隊組長都來了。那邊有個人是船商會會長,今天這個船上的場地應該是他提供的吧?」

除了嚴格禁止媒體進入,在這個地方充滿了各界人士、明流明星、黑道白道,應有盡有。

雖然很多媒體號稱無孔不入,但是這次,真的無孔可入。

一個手持正確邀請函的人,在踏進門口的那一剎那,給一隻手欄了下來。

「我有受邀…」那人還來不及辯解,那像是安全主任的高大男人從他的一排衣扣上拔下來了一顆,當場捏碎。那人大叫一聲,急急從自己耳朵裡拿出一個耳屎般大小的東西。這個暗藏竊聽儀器的人就立刻被帶走了。

後頭等著入場的人許多都變了臉色,有些甚至直接脫隊打電話去。

王對他們露齒一笑,然後對下一位穿著晚禮服的美女眨眨眼。

被打扮的成熟脫稚,無比美麗的小蔚,跟著家人,呆呆的看著西裝筆挺的主人。

阿…欸…喔…好久沒跟主人一起穿著衣服相處了呢…重點不是這個啦!為什麼主人在這?安全主任?

王只瞄了她一眼,就把注意力放在後面的人身上了。而小蔚直到進了會場,還是離不開王身上。

王一個回頭,隨手又抓住了一個身材高挑,掛著大紅色肩包的女子。那女子帶著墨鏡,濃妝豔抹,沒好氣的說,「幹麼,很痛欸。」

王不答話,將她一拉,女子跌到他胸口上。被那男性的氣息迷亂得小鹿亂撞般的臉紅,看著修長的手指點按到胸口...口袋一掏,掏出一支筆。那居然是精巧細緻的錄音筆。

兩旁的警察立刻抓住那女子的雙手,把她像剛剛那個人一樣帶走。

王盯了那個染著大金色捲髮的女子一眼,突然微覺不妥,等到她消失在另一 頭走到那邊,王猛然回頭,鋒銳眼神盯著那個消失的背影。

兩個警察把女子推進去房間裡,粗聲喝問:「那家的記者?身分證明?邀請函哪來的?」

「兩位警官,對不起啦,我不是記者,我只是帶著那筆好玩而已。」女子一邊軟聲哀求,一邊掏出自己的名牌「王月美術館業務代理」。

兩個警察看看著美艷無比的美人,再看看那真實的名牌。疑惑不定。

「真的沒騙兩位,這次宴會廳的畫作是我們管理出借的,所以船主有給我們邀請函,我代表我們館長前來,拜託兩位放行?筆我就給你們保管嘛。」

一個警察看了那凹凸有至的身體一眼,惡念頓生。

「放行可以,但是誰知道你是不是只有帶著這個?要搜過身才可以放行。」

「好啦好啦。」女子遞出皮包,脫下外套,僅穿著貼身的大紅洋裝,斜靠著牆。短裙下兩條長腿有如名模般的修長性感的交叉。兩個警察吞了口口水,但是還不打算到此為止。

「把手貼著牆轉過去,兩腿打開!」

女子倒是無比配合,慢動作的轉身,眼角拋媚。兩手輕輕的扶著牆,細腰前彎。兩腿一分,迷你裙被撐緊,那本就剛好包住的屁股頓時誘人翹起。

一個人就可以做的搜身動作,兩警察不約而同一起來,一個由藕臂,一個由粉腿,比平常更慢的搜身著。仔細無比,怕漏了哪個部分。

「警官大人,可以了嗎?」女子撒嬌軟聲,兩個「大人」維持著嚴格的聲音說,「還沒呢,要找個女警給你貼身再搜一次。」

「那要多久阿?等一下遲到人家很沒面子欸。」女子羞怯的低著頭說,「不然,警官大人幫我保密,人家…」說著她竟然把洋裝裙擺從背面慢慢往上撩起,白挺的大腿上,夾在兩片嫩肉間的黑色誘惑布料都露出部分了。

兩人的呼吸瞬間粗重了兩倍。

然後當裙子往上的的那一瞬,兩人瞪大雙眼,眼前美景只烙印住最後一瞬,就一起咕咚栽倒。

美女順手把衣服全脫掉,動手剝掉其中一人的警衣。

一分鐘後,一個警察低著頭,離開了那個房間。

王臭著臉,聽著兩名警察遭到擊昏的報告。兩人下巴被重擊,嚴重的腦震盪昏迷。

下手真狠阿…。

王不意外,無所謂的笑了笑。

果然是妹妹到了,那姊姊應該也到了吧。

很好!

3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