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6日 星期四

(12/16 星期四 不舒服)

每天這樣發還會有時候寫錯日期或是星期幾@@ 好像也沒人吐槽?


8

雖然不意外,但是Klaina家的規模還是讓家雯小吃驚了一下。

可以在市中心鬧區地段擁有獨棟的花園洋房?

「這以前是家裡的集會所啦,只是後來不用了,我要來住。」Klaina講到這個就有點不開心了的感覺,「其實我一直很想去住學校宿舍,但是家裡不准。」

兩人穿過前院,前院有個很漂亮的池塘,但是她們更想念床。

「可憐阿!」一個好亮的女聲傳來,轉過來一個圓潤肉感,拿著掃帚的阿姨,家雯有點意外會在這種時候遇到人,還不曉得她說什麼東西可憐?
走在前面正要開門Klaina的背很明顯的僵了一下,硬硬的轉過身,跑去拉著那個阿姨的手。

「趙…趙媽,你怎麼這時候來。」
「我來幫夫人準備點東西阿,可憐阿,那你同學喔。」

家雯這才注意到可憐好像是對著學姊講的,好像是Klaina發音不準,頗有笑點。

「對啦,我們要進去休息,你去忙啦。」不曉得為什麼,Klaina對這位阿姨特別的恭敬,甚至有點謙卑,但是看的出來很親密,她一直不停的拉著阿姨粗糙厚實的雙手搓揉。

「好啦,我不會打擾你們啦。」趙媽笑著的走掉了,家雯有點莞爾,Klaina則是一臉的無奈何。

「趙媽常常講錯你名字阿?」

「不,她沒有。」兩人進了房子,Klaina直接往木製的長躺椅一窩。家雯隨便的靠在床的旁邊坐著。
「她從小就帶我長大了,畢竟我爸媽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要做。我愛吃什麼,穿什麼樣內衣她都比我還知道,怎麼可能記錯我名字?」

「可是我剛剛聽她把Klaina叫成『可憐阿』不是?」

Klaina用兩手蒙住臉,從指縫間害羞的看著家雯,小聲說,「沒有錯…我的名字叫『可蓮』。」
「阿?」
「我的名字叫趙可蓮啦!所以她都叫我可蓮阿。」

噗!家雯忍不俊噴笑出聲。可蓮氣的從躺椅上跳起來打她好幾掌。「幹麻笑成這樣!」

家雯根本無視可蓮的怒擊,笑的很暢快。但是笑了幾聲,又啞了聲。她張著嘴巴,眼神變的很空洞。
等到幾秒後家雯猛的回神,可蓮坐在她前面,握著她的手,神色緊張。

「對不起…我…」一天兩次這樣,家雯有點抱歉的說,「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曉得怎麼會這樣。」

「沒關係。」可蓮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她雖然不能同感,但也知道一個人要壓抑兩年多的情緒,會有很多的後遺症。

「我沒事」家雯輕輕掙脫可蓮的擁抱,繼續追問,「誰幫你取的名字?」
「大概是爸媽還是長輩吧,我也不知道。」可蓮無所謂的聳聳肩,「反正我跟他們見面次數很少,他們只需要我穿的漂漂亮亮的,在『重要場合』表現一個淑女就好。都是趙媽…其實趙媽也不姓趙,只是一直都在我們家做事才被叫趙媽。從我出生前她就在了,出生後也一直是她負責照顧我。」

家雯點點頭,她覺得這樣的故事雖然不稀奇,但是發生了總是會讓人有點惆悵。不過可蓮看起來一點也不會,在學校的時候不會,現在看起來也很輕鬆的。

也許,有人給了她別的愛,彌補了空白吧?

9
小女孩從儲藏室裡,拿出了一支榔頭。
小女孩才八歲,那個榔頭對她來說,很重,她必須把它放在地上拖著走。

房間有架貝森朵夫名琴。每天早上十點,小女孩都會坐在這裡,用小小的手指彈它。

現在快要十點了。
小女孩推開房間門,站在鋼琴前。打開鋼琴蓋。

然後,舉起榔頭。

轟!

琴鍵像是被揍斷門牙的人一樣,瞬間缺了一個口,白鍵如牙齒滿天飛舞。

然後,再轟!

這次黑鍵也掉了不少根。

要第三次舉起這個大榔頭,其實對小女孩來說很累了。但是,她很努力的。

轟! 再轟!

每一次都讓鋼琴發出巨大的慘叫。

小女孩越來越開心。

直到她手臂再也沒一點力氣,榔頭「鐺」的一聲掉到地上,結束演奏的最後一個音。

鋼琴家教站在打開的門邊,聽完了整首強力演奏,嚇的張大了嘴,樂譜掉滿地。

小女孩回過頭,對老師露牙齒燦爛一笑。

「今天不上課了喔,老師。」


小女孩站在落地窗的旁邊,看老師狼狽的落荒而逃。

老師當然會跟家長講,總管會負責的把這件事告訴爸爸。然後明天,她就會有新的鋼琴,跟新的老師。一切就跟沒發生過一樣。

這樣的小事,大概還不夠讓爸親自出馬吧?要讓爸親自出馬的,是要搭飛機才能辦的那種事。

她看了榔頭一眼。

也許,再多用個幾次吧。

「可蓮小姐!」

小女孩聽到呼喚轉頭,家裡幫傭的孫小姐站在門口。三十歲的她,未施脂粉的臉清秀圓潤,體態略豐,簡單的牛仔褲跟白襯衫加上大圍裙幾乎是她的固定裝扮。臉上總是帶著友善的微笑,十分親人的感覺。

「幫我掃一下吧。」小可蓮淡淡的說。她對任何人都是一般的冷淡,因為對這八歲的小孩來說,除了爸媽,她不用去在乎任何人,每個人不是稱讚她,就是對她必恭必敬。孫小姐快步的走進房間,小可蓮說了一句話就轉過身看窗外,甚至不對這個要替她收拾殘局的人多看一眼。

接下來小可蓮突然被人往後一拉,一瞬間她已經趴在鋼琴的椅子上了。穿著白洋裝裙的屁股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掌,痛的她大叫出來。

是誰?敢打她屁股的人,難到是爸爸?

小可蓮興奮的掙扎回頭,但那不是她期盼的男人,而是孫小姐充滿怒氣的臉。

而且孫小姐沒有跟她客氣,一連給了她屁屁好幾下,重重的,疼的她大叫不已的掌摑。

「妳…妳打我屁股!」她用盡全力的大叫,「妳…妳?」出乎預料之外的發展讓小可蓮找不到話接,那個平常總是笑咪咪,幫她處理善後的孫小姐。居然打她屁股。

「小姐,妳這樣太糟糕了!」孫小姐雖然憤怒,但是還有該有的敬稱,「那鋼琴好好的,你為什麼要打壞。」
「妳管我!那是我家的,我要打壞就打壞!」

孫小姐又狠狠的給了她小屁股一巴掌,氣的眼淚都在眼框打轉。
她離開自己的故鄉,北上謀職,放著小孩讓自己媽媽照顧。那個曾經跟小姐一樣大的孩子,因為自己的無力,放棄了本來可以學習的音樂,進入便宜公立學校就讀。
當她看到小姐敲碎的遍地碎片,她彷彿看到自己孩子破碎的心。

她豁了出去,要給這個自己一向喜愛又憐惜的小姐,一次教訓。

她當趙家的傭人那麼久,職業的理智一直告訴她,主人家不管做了怎樣的事,下人都不要,也不需要去過問。才是長久的辦法。這之間的分寸,她太清楚。

但,那一擊敲斷了她的理智線。

每聽到小可蓮的怒叫,或是咒罵,她就不能克制的重重往她屁股,「啪」的用力一打。整個大房間都是這樣的聲音,混合。

直到她一掌下去,發現小姐不再叫罵,而是抽咽的時候,孫小姐才難過的停下手。把小可蓮抱下膝蓋,整理好她凌亂的衣裙頭髮。
她完全沒考慮之後的可能,只是全心的想著,這可愛的孩子,是否打重了。

直到孫小姐清理完離去,小可蓮都沒有停止哭聲。直到晚上孫小姐不放心的再來看她的時候,她依然是掛著淚痕趴睡在床上。

她慢慢的,輕輕掀開了可蓮的小被,撩起她的絲睡衣裙。被可愛的小褲子包著的屁屁旁邊,還看的到略紅的皮肉。

她的心揪了一下,伸手輕輕的揉揉小可蓮看起來疼的很的屁股。

小可蓮的眼睛比屁股更紅,八歲的小孩子,整整哭了一天,身體怎麼受的了。

她很仔細的替她揉著屁股,專心一至的安撫。等到她停下來,才驚訝的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小可蓮醒了,眨巴著紅腫的眼睛看著她。

「咳~」小可蓮似乎想說什麼,她緊抱著一個熊玩偶,但是她的嗓子啞的不能好好講清楚。孫小姐到了一杯水給她,她用小嘴含著杯緣喝,溫馴的像隻小貓。

「趕快睡,明天你還有很多事呢。」孫小姐幫她蓋好被子,摸摸了她細絲般的髮。

明天,說不定自己就不在這了吧。這可能是最後一次摸這孩子頭了。


但是明天孫小姐並沒有捲舖蓋走路,倒是小可蓮休息了一天,無所事事的晃來晃去。孫小姐一邊做著自己例行工作,一邊發現整天,那個小身影總是悄悄的藏在自己四周左右。但是卻不像往常一樣,驕傲的走在面前。

新鋼琴當天晚點送來了,孫小姐請工人搬到了練琴房間裡。等工人裝好了琴,孫小姐還看了琴好一會,她想到自己那沒有機會的孩子,接著又想到可蓮小姐,也許昨天那頓打嚇到了她,她今天都沒有做什麼任性,乖的很。她真的很喜歡這個聰明漂亮的小女孩,就當做自己的孩子一樣。

雖然自己女兒失去了一些機會,但是可蓮小姐也不見得擁有一切,她也失去了很多看不到的東西,其實,她也很需要人愛的。

孫小姐走出房間,邊想邊走。突然在轉角瞥見一個小身影,偷偷摸摸的。

她不放心的走了幾步又回頭看,那身影拖阿拖著個很重的東西,往琴房去了。

她急忙奔向琴房。

小可蓮在那。

榔頭也在。

她衝進去大叫「可蓮小姐!」小可蓮看到她進來,好像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她把她的小身子抓住,榔頭掉在地上,新鋼琴則還完好無缺。

「可蓮小姐!」她不懂她的小腦袋在想什麼,「妳又拿這個危險的東西進來?為什麼!」

她怯生生的看了孫小姐一眼,「…妳會處罰我嗎?」

「妳沒有敲壞它,我不會的。我要帶你去睡覺,不可以再這樣了。」孫小姐站起來,想要帶她出去。

才剛轉身站起,「轟」的一聲,她已經舉起榔頭,把椅子敲斷了。

敲畢,她盯著孫小姐不動,而她獃住看著小可蓮。

「我敲壞了…」

孫小姐軟弱的蹲了下來,眼前的孩子,她到底在想什麼?

「我敲壞椅子了,我會被處罰嗎?」

她深深吸一口氣,她準備再做一次逾越的舉動。

「是的,小姐,妳會被處罰。」

趴臥在臥房的白絲絨床鋪上,小可蓮抱著枕頭,再一次的被孫小姐打屁股。

「啪」手掌交替落在她可愛的小屁屁左邊右邊,比起昨天那樣生氣的用力,今天的力道小了很多。小可蓮沒有哭叫,沒有咒罵,她只發出小聲亨聲,乖乖的被處罰。她的態度轉變讓孫小姐非常的不解,但是她知道,她的確需要,而且似乎心甘情願被打屁股。
換右邊挨了又一下,小可蓮「噢」的叫了一聲。孫小姐把手放在她屁屁上,「很痛嗎?」她點點頭,「那不要再這樣危險好嗎,小姐。」

「啪」打在屁股的上面中間,小可蓮忙不送的說,「知道了,我不會了。」

孫小姐點點頭,停了下來。小可蓮發現自己屁屁沒有繼續挨打了,回過頭爬起來問,「不打了嗎?如果你不處罰我,我可能還會不乖喔?」
聽到這樣的人小鬼大發言,孫小姐簡直又好氣又好笑,又打了她屁屁一下,「小姐不是答應我不會了嗎?」
「噢,對喔。」小可蓮點頭,乖乖讓孫小姐幫她換了睡衣。「那我屁股好痛,幫我揉揉好不好。」
孫小姐把她放進被窩裡,像昨天一樣撩起她的睡衣裙擺,替她揉揉受難後的屁股。小可蓮享受著孫小姐溫暖的手掌溫惜,呢喃的輕輕扭動身體。

孫小姐覺得,她似乎終於知道這孩子隱藏的真實面了。

「妳以後還會留在這裡嗎?」

「會阿,我會一直照顧小姐的。」

「那以後我不乖,妳還會打我屁股嗎?」

「會阿,小姐要乖喔。」

「恩,那打完也會幫我揉揉嗎?」

「恩恩,快睡了小姐。」

「那我以後要怎麼叫妳呢?」

「小姐…妳願意的話,可以叫我孫媽媽。」

「好……孫…媽媽。」

小可蓮安穩的睡著了。

最安穩的一次。

10
時間過的很快,小可蓮不再小,她的孫媽媽也被大家叫成了趙媽。

唯一不變的是,趙媽直到現在,都沒有改變對她的愛。

兩個人從床下滾到了床上,並著肩聊往事。

「因為那頓打,我變了,我可以沒有爸媽,但是我不能沒有她。」可蓮嘿嘿一笑,「很像故事情節吧?」
「是阿,不知情的人還以為妳編來騙誰的。」
「我才沒有那麼無聊。隨便編說自己小時後給人揍,很得意嗎?」可蓮不滿的嘟嘴。「人家是很認真的欸。」
「我知道。」
她聽的出來那份「認真」。
不開玩笑。
不胡鬧。
不是假的。

跟「某人」一模一樣。

但是自己以前沒有發現。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