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4日 星期二

(12/14 星期二 謎樣) 連載

上個禮拜四我大休(許久沒有的大休)。我縮在家裡休息,想著說來寫個什麼故事好了。

結果當然是一篇都沒有寫(理直氣壯貌)

我很用力的睡覺,努力的打遊戲。跑出去散了很久的步。我還是不知道要從哪篇下手好。

每個孩子都在大叫「寫我!寫我!」

那麼我們就從最長的開始好了。

從現在開始我想我會一直貼下載人生(十)的進度,先把這個跟了我好多年的故事寫完。

也因為它,我認識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但是這句話是為放閃而放閃的贅句。 一直記得,保存著,你叫我大哥的日子。





5

在學校的會議室裡,畢聯會的會員學生,正為了畢業紀念冊的製作,熱烈的討論著。每個人都很熱烈的提出意見,互相激盪著點子。

「對不起,我遲到了。」門被推開,一個輕巧的聲音從外面走進來。

身穿簡單大方的白色套頭毛料上衣,千鳥格紋短裙。圍著一條黑色長圍巾,樸實卻典雅的她,才剛踏進房間,就讓所有人停止了對話,焦聚了目光。

會長清清喉嚨,笑著歡迎她,「Klaina學姊,感謝妳抽空來畢聯會當顧問,請坐。大家鼓掌歡迎學姊。」他拉開身旁的椅子,成員們都鼓掌歡迎她的到來。

她嫣然一笑,氣質優雅的坐下來,「大家繼續討論阿,我剛來,我先聽一下你們的意見。」

會長繼續帶頭討論著整個會議,Klaina專心的聽著,看著每一個人的臉。不管是不是認識的,只要對上目光,她就會報以微笑。

而每一個人都認識這個氣質高雅的學姊,她本姓趙,但是所有人都會叫她的英文名字Klaina。

家境優渥、家世淵源、學業突出、人緣廣博、個性好……

簡單來說,就是大眾偶像。

Klaina對今天的會議已經有腹案,她只需要在最後統整意見就好,所以她趁著大家對細節的討論的時候,快速的瀏覽每個人。

一個好像沒有參與會議,靜靜的在一旁背對著大家打著電腦鍵盤的女生,引起了她的注意。
好像從她進來的那一剎那,那女孩就沒有轉過頭來,會長介紹她的時候她也沒有鼓掌,甚至她看了她那麼久,她一個字都沒有說過。

Klaina輕輕點了一下旁邊學生的肩膀,那個女學生對於Klaina找她,有點受寵若驚的表情。

「那個女孩子」,她問,聲音放的很輕,「是你們的會議紀錄嗎?好像沒有聽到她說話?」

「欸?我跟她不熟欸,學姊。我只知道畢聯會的電腦作業部份都由她負責。」女學生遲疑了一下說,「我也從來沒有聽她說過話欸,紀錄是她沒錯啦。」

會長這時請她發言,Klaina回頭示意,起身發言。她簡單而準確的把各部大綱做法統整,剛剛所有人的發言,她都能一一回應,去蕪存菁。

語畢,又是一陣掌聲。

只有那女孩,冷漠的持續敲著鍵盤。

散了會,女孩起身就走。不像其他人的互相寒喧,她沒有半秒的停留。

當然也沒有半個人會去注意一個不說話的女生,大家都希望趁這個時候,看能不能跟Klaina學姊打個招呼,說一會話。

只有一個人例外。

「嗨!這位同學。我可以跟你一起走一段路嗎。」

這個有史以來,第一次跟「專用社辦電腦」說話的人不是別人…….

正是萬眾矚目的Klaina。

6

Klaina對這個不講話的女孩似乎意外的有興趣,雖然大家都覺得她只會自討沒趣,或是一下子的熱度罷了。但是大家卻很出乎意外的發現,她們簡直快可以稱為出雙入對。
嚴格來說,應該是Klaina總是來到她會在的社團找她。她似乎是沒有參加任何社團,卻負責好幾個社團的所有電腦網路維護管理。不管她在哪,Klaina都很有興趣的跟著她,跟她說話。
如果Klaina自己走過去跟她聊天,她倒也不是不回應,她會。

只是非常的冷淡。

「欸,我好想妳告訴我,妳的名字喔。」,這大概是她們遇到後半個月左右的對話。

「名字很重要嗎?」她回答。

類似像是這樣的對話。

Klaina跟她說話的時候,她就像那樣,用很冷淡的方式回答她。

每一句都會回答。

Klaina總是跟她說個不停,快要像是自言自語。但是不管什麼時候,只要她講到快要沒話題的時候,她總是會開口,說一個剛剛她曾說過的話題。

這個女孩子的冰霜外表下,有著隱藏的很小心的熱情。Klaina覺得只有她知道。

但每個人都覺得Klaina絕對是不正常,幾個跟她比較熟的朋友想要為此跟她勸勸,但是看到Klaina認真的微笑,沒有人敢多問下去。Klaina總是說,「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自從那一天相遇開始,兩個人就用自己的方式,開始了她們獨有的相處方式。

Klaina常常都黏著她講話。她從不拒絕,從來沒有她想跟,她不願意的時候。

這一天,Klaina研究所的課耽擱了一下,等她來到社團辦公室的時候。社員跟她說,她先走了。剛走不久。

Klaina毫不考慮的,轉身就去找她。

但是她真的走的很快,Klaina靠直覺直接跑到校門口,就看到她果然已經離開了。

她看到Klaina追上來,微微的皺了眉頭,Klaina也輕易的感覺到她的不願。

頭一次,她主動說了話。

「可以不要跟來嗎?」

以Klaina的想法,她真的很想跟,除了說她覺得這是能更了解她的一個機會以外,她還有種感覺。

她很傷心,這時候不該讓她一個人沒人陪。

但是,她第一次明確的,主動的拒絕了她。她從來沒有這樣過。

當然偷跟也是可以的,但是Klaina一點也不想這樣做。

只好拿出最後的手段了……

「拜託!讓我跟!」Klaina雙手合掌放在唇邊,大眼汪汪的看著她。

如果對象是男人,所有的堅持一定都會破功。但是「她」的話恐怕…

她「嘖」了一聲,不發一語轉頭就走。

咦?好像意外的有用?


這種時候的故事場景,多半是一些會讓人傷心的地方。

比如說,醫院就是。

白色的床。

跟床最相稱的,就是一身雪白的長髮少女。

Klaina的視線,不自由主的落在床頭的資料卡上。

【顧湘苓(22歲 女) 病例號:xxxx】

她靜靜的站在床頭,輕輕的撫摸她長快及腰的黑髮。

剛進來的時候,護士似乎很習慣看到她,完全沒有詢問她是誰。看來她一定很常來這裡看她。這是她的親人嗎?還是朋友?

Klaina看著她的臉,卻只能硬吞下所有想問的話。

她就像每次來都會做的那樣,幫少女按摩身體,然後清洗她的長髮。

雙手溫柔的抓著泡沫,她的表情跟在學校的時候根本就不一樣。

沖掉第一次,她端著水盆走出去,換了新的乾淨熱水,Klaina呆呆的站著看她動作。
第二次洗完,Klaina默默幫她換好了新的熱水。她什麼也沒有說,只是繼續動作。

第三次沖洗,她一絡絡的把頭髮仔細吹乾,Klaina靜靜的倒掉髒水,坐在旁邊看著她細膩輕柔的手勢。

少女的身體恢復清爽,一如往常的雪白。

整個房間透著一股輕輕的皂香,Klaina看她在床邊盤腿坐下,拿出一疊撲克牌來。

她開始將兩張牌斜斜相靠著,堆起撲克金字塔來。Klaina有點傻眼的,看著她快速而精密的堆著金字塔,手法媲美職業魔術師。

一層一層,直到最上面的兩張,一般人無法輕易完成的八層金字塔,她卻毫不拖泥帶水的完成。

然後她一揮手,打倒了金字塔。

Klaina的心跳了一下。

重新再排。

重複,一整晚。

當她見到晨光抬起頭時,發現Klaina依然蜷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把頭埋在膝蓋,看著她。

她站了起來,幫少女拉好被單,走到Klaina旁邊。Klaina的腳麻了一個晚上,她卻現在才真實的感受到。她伸出手,把Klaina慢慢的扶起來,走出房間。

直到走出醫院,她都一直牽著Klaina的手。

清晨的初陽,溶化了Klaina僵硬的關節。看著她,第一次發現她的表情,也能很溫暖。

「我叫葉家雯,請多指教。」

這是Klaina第二次聽見她主動開口,她卻有著不同的感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