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3日 星期一

(12/13 星期一 放爛)

「今天開天窗不太像話吧,都放假了。」我說。

「就是這樣才會開阿,因為放到爛。」朋友回吐曹。

不過想去吃飯,店沒開。想去看漫畫輕鬆一下,整修中。連想去女僕咖啡廳坐一下都遇到公休日。

......金嘛悉安抓?!

還不錯的是我今天終於睡到午覺了,自從當兵完後就沒這樣輕鬆過了。(迷之音:是不是因為你都睡到中午?)而且我把新買的書看完了。最近買了很多卻一直沒看幾本。




故事稍微跳回到以前

那時候,還沒有雙月。

月,只有一個,永遠是單獨行動的。

今晚的月,穿梭在某個地下黑市裡。

這個黑市私下名稱跟大網站『亞虎』一樣。亞虎拍賣,什麼都有,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

表面是正常的商業大樓,地下卻是巨大的拍賣會場。而拍賣的主人們,就在最頂樓,層層嚴密的監控保護下,透過螢幕看拍賣的進行。

月已經徒步來到第五層了。

這棟大樓設計當初,就是為了這個拍賣場地設計的。外部的鏡面圓角設計,不但是當時的建築設計的翹楚,讓世界頂尖的大廈攀爬家望樓興嘆。內部各層之間更是連一點死角都沒有。每個看似可以連通的管道,最後都是死路,真正的『死路』。

唯一能夠不受邀請又能順利走到頂樓的路,叫做樓梯。

但是任何不懷善意的入侵者,都沒有去想過要走塞滿警備員的樓梯。

除了月。

聞訊趕到的人,被神準的手槍破頭。

身手矯健能夠埋身的,被更迅速無比的飛刀短刃解決。

一個靠著同伴的犧牲好不容易抓到對手身體的男人,反應神經還沒想到下一步,乾淨俐落的被折斷頸骨。

月彷如在山間登行一樣,把擋路的草一一的踏平。速度很慢,但是卻很踏實的走向目的地。

樓上的主辦人們,當然早就收到了消息。

來人研究透徹他們的保全,從唯一的『漏洞』上來了。

但是他們這才意外的發現,當初他們為了不受人來襲所設計的大樓。現在不管是搭電梯,還是走防火道。因為來人研究透徹他們的保全,都可以輕易的截擊他們,就像他們設計的一樣。

而唯一通行的樓梯,現在有一堆的死人,跟一個死神。

他們只能乖乖的在保護著他們的囚籠中,等。

月來到目的地,推開了門。

滿屋子的血腥味。

並不是目標自我了斷,因為他們都很怕死。而是被人捷足先登了。

一個高大的男人,愉快的跟她打了招呼,「嗨。」

月傻眼,「你怎麼上來的?」

眼前這個男人,根本不用問他是誰。他全身都是跟她一樣的氣味,他當然是個殺手。

「跟你走一樣的路阿。」男人很理所當然的說,「不過我是跟著你後面上來就是了。」

就像爬山的時候,嚮導負責踩草開路,後面的人就會走的很順利那樣。最後,在小小的超個車,就會率先攻頂了。

王八蛋!!

月難得露出了怒氣,這種黑吃黑的手段,太過無恥。

緩緩的舉起槍,瞄準了他。這麼近的距離,她百分之兩百不可能失手。

男人瞇起了眼,透露出一種剛剛嘻皮笑臉時沒有的危險氣息。

「開槍?不開槍?光指著我可沒有用喔。」

第一次,月有種不確定的感覺。但是月從不猶豫!

扣下板機的同時,月也把眼前的男人當作她遇過的高手,緊追的他可能閃躲的路徑。

但是,男人沒有閃躲。

他用最小的動作,讓子彈只打中了他的肩膀。然後像是幾乎不受後座力影響一樣,勢如猛虎的朝她撲了過去。這樣的動作,讓月頓時失去先機。月果斷的丟掉失去有效距離的槍,一拳搗向他冒血的肩膊,左手同時從腰間拔出短刃。

即使如月般的敏捷,男人的速度依然在月的估計之上。他竟然能先扣住月欲拔刀的手,然後才擡手格開她的拳。反身一扯,力量之大,竟然讓月騰空飛起。完全超越常識的動作,月整個失去重心,身不由主的撞向面對外面的大窗。如果撞破,依照這勢頭是必然撞破。那她,就要在這二十樓的夜空中,結束她的一生。

但是他在她要撞飛窗外的那剎那,用另一隻手拉住了她,把她用盡全力的往下一摔。用力太猛,男人的肩膀鮮血噴灑,熱熱的飛濺在月的臉上。
大地的反作用力重擊,月一瞬間眼前發黑,四肢百骸像是散架了一樣。憑著從小的嚴苛訓練,跟無數次的出生入死,月還能在這種狀況下保持意識,想要撐起自己的身體。但是一個重量立刻加在她的背上,扣死了她的手臂,痛的她又是一陣昏暈。

「小女孩,抱歉。」男人的聲音從頭上傳來,有點遙遠,「但是妳太可怕了,下次不要那麼兇。」

月全身不能動,突然感到屁股上傳來一陣劇痛!

男人居然打她屁股?

真的,不是幻覺。月的屁股被男人大手痛打,她全身肌肉受創後還不受她的控制,無力抵抗拍打,加上每一下都牽動到摔痛的腰腿,簡直是酷刑!

大手毫不客氣,簡直是盡情的,在月屁股上肆虐。月的臀肉反射的顫抖著。她大口的喘氣,又屈辱的立刻閉口忍住。男人一邊有節奏的打她屁股,一邊冷靜的觀察她的表情動作,她的倔強,讓他露出一絲的微笑。
當月慢慢的,一跟一跟的拳起手指,逐漸恢復了握拳忍耐的力氣的時候。男人放開了她,彈身站起。

「先走了,小女孩。」男人打開窗戶,用預備好的垂降器,迅速的離去。

月恢復力氣,剛想要跳起來,也用自己的垂降器去追他。卻發現自己的褲子,不曉得什麼時候,被他脫了!

她可不想光屁股吹著夜風垂降下去。等她拉好褲子,來到窗邊,男人早就不見。

……不過他留下了他的垂降器給她。

這讓月很怒!



(~下載人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