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日 星期四

(12/1 星期三 晃) 麻

前幾天跟朋友聊,被催促趕快把某篇大坑生出來。他推的太大力,搞的我亂緊張一把。

「萬一生出來結果很差怎麼辦?」

「那你偷偷發給我看好了XD。」

還記得當初還是讀者的時候。總會為了某篇好看的文字很激動。不是找人分享,就是自己一遍又一遍的看。希望那種酥麻的感覺一直持續到很久。

後來自己寫故事後,才知道寫故事也很麻。

當你衝刺劇情的時候,我就感覺像是人物活動在自己眼前。有血、有肉。劇情大綱都在你的掌控之下,但是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突發情況。他們也許會很意外的,給你一個驚喜。

我想我戒不掉。

當然像我這種小人物,要遇到這種麻的感覺不多見。久久一次。記得當初寫『美人扇』的時候,七千字,一下午飆完的時候。我好像快攤了,但是還是要趕快上班,要遲到了。

去年有一陣子發生文荒,寫不出個鳥,就算寫出來也很鳥。精神焦慮,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焦慮。所以去年都沒啥感覺,嘴砲很多,點子也有,但是沒半篇出來。

直到前兩天,狂飆起『病毒』。我假裝認真上班,實際上我超認真打字的。

好麻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