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9日 星期五

黑之翼少年ZERO


少年躺在床上,他房間的燈忘記關。不知道被念了多少次要關燈再睡,爸媽念過,房東念過。他總是忘記。

少年睡得正熟,房間卻突然關上了燈。瞬間一片漆黑,只有窗外的大樓通明的燈火,為房間開出了一條光路。

牆上熟睡的影子,突然改變了形態。

有如覷黑的羽毛用力展翼一般,黑影的背刷的伸開。黑影緩緩的抖著翅膀,影翼抖出了牆壁,朝著少年包覆下來。

少年熟睡著,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變化。

影翼如繭包裹住少年,不讓半分光線透入。

『你看,我心中的怪物,已經長得那麼大了。』(浦澤直樹-怪物)


少年很小的時候,還是一個正常的孩子,比較受到關愛,只因為是獨子。
關愛倒不等於放縱,該遵守的規矩也沒有少。也許加上少年天生比較不擅於跟人互動,他朋友很少,總是沉浸的自己的世界裡。

所謂的自己的世界,指的就是書。

不知道什麼時候學會的認字,少年小時候就開始抱著書看,來者不拒。家裡書本來就多,爸媽也從不嗇惜再買更多的書給少年看。
少年把時間都花在書上,不停的看。

少年在書中發現了一個廣闊的幻想世界。那是一個很自由的世界,雖然少年太小不能自己去創造些什麼,但是他已經知道有一把鑰匙,可以打開這個世界的門。

少年用這把鑰匙開了很多個世界的門,他從安徒生的童話世界,跨到了格林童話。從日本怪談,看到中國怪談。
中國怪談實在非常奇詭且廣大,有些還真的很恐怖。被砍了頭還鬥心不死的刑天,被九個太陽曬死的女巫女丑,少年差點就被嚇得弄丟了鑰匙,逃回本來的世界。

少年不曉得,不好好的照正途來回世界,或是太早來回於兩個世界裡,會有不好的東西跟過來的。


越是嚇的厲害,少年的好奇心越重。

他無法停止的好奇心,要他拼命的往更多的去看。看不懂也沒關係,只要囫圇吞棗的去強記就好,少年強記的能力被打開了,連大人也嘖嘖稱奇。

他可以把無數的別的世界看來的東西,用自己的方式說出來,有一次說故事課,他一個人就可以說了四分之三節課,直到下課還是欲罷不能,但是老師不得不叫他停下。

「小小年紀就能記得那麼多故事,真是厲害。」

少年不覺得有什麼,他手上可是有鑰匙的呢,只要有它,另個世界裡有數也數不盡的故事等著他挖掘觀察。
少年繼續像個海綿般的去吸收,這些故事越來越多,越來越長。不懂得越來越多,少年也不管。

總有一天會懂就好。

很多年後,這讓他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天快亮了,少年睜開了眼。

房間燈亮著,他看著日光跟日光燈一起亮的他刺眼無比,他用棉被蓋住自己的頭,很累,還很想睡。

他打個滾,爬起來看看放在床邊不遠的電腦,MSN沒亮,沒有人找他。

很久沒有人會一直找他了。差不多都是他主動的去找人聊,固定幾人。

朋友列表中,有些人的名字偶而會亮,卻很久沒有談了。有的人名字,早就很久不亮了。

他想刪掉一些,但是卻不知道該從誰刪起。

放著,又沒關係。

身體底下是柔軟的棉被,少年熟悉的把棉被捲成一條抱著,一如多年養成的習慣。

有點像是練拳的想像練習一樣,少年趴著不動,腦中思索著今天的影像。影像慢慢成形,一切都取決於想像力。

四周的空氣開始流轉,成形為淡薄的影像,少年開始輕輕扭動著腰,用棉被當作是摩擦的介質物。

他無法克制,也沒有想過要克制這行為。

雙眼睜開卻看不見四周,時而閉上眼低吼。手肘撐地讓身體略高,不過空間全取決於腰力。他知道要什麼樣的微妙姿勢,才能在痛楚跟太鬆之間取得平衡。

但是他沒有注意到,四周的影像越來越濃,已然成形。

喘息的氣被空間吸入,挺進抽出的影像越來越明顯,跪趴的人影如他一般的扭動著腰,身後那強迫的影像一掌狠狠的拍下去,無聲無息的散開。似汗水、似霧氣。

隨著體液噴出,四周的影像像是被強大的引力吞沒消失,他的手肘撐到發酸,抱著棉被重重躺平喘氣。

背後縈繞著的黑氣,是他根本不知道的。

少年心想,又是這樣的早晨開始。他苦笑。

剛剛似乎又是一場強欲的幻想,但是太快也太猛了,他現在根本想不起來細節如何。

抱著還是要留點紀錄的心情,少年打開了WORD,開始打字紀錄方才的幻想。


少年電腦裡的資料夾,留存了無數的幻想紀錄。

每一篇,都是繭。

孕育著有著黑之翼的惡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