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2日 星期一

巧克力

他看著她那滿大盆的巧克力醬搭配香草冰淇淋的組合,忍不住大皺眉頭。但是她依然無所謂的拿起裝飾的巧克力脆笛酥大口咬下。
那短短的餅乾很快的就消失然後她捨棄甜點用的小匙,直接拿起喝湯用的大湯匙舀起一大口的冰淇淋塞入口中。
他雖然很久以前就放棄勸她,但是卻無法忍受她這樣的行為。
「夠了!」,他拿走她手上的大湯匙,把正確的湯匙塞到她手裡。
她像是無視他的存在一樣,抓起最膩人魔鬼蛋糕很很大咬一口。


「選好了嗎?」他把點餐單推到女孩面前。
「ok!」女孩想都不想,直接很快的打了個勾,又把單子推回來。
他看著單子,大皺眉頭。
「選這個好嗎?」
「好。」
你當然好…
不過自從上次他很強硬的把她選的東西換掉,搞得她一個月不理他。還要再請她一個月吃飯後,他就懶得多說什麼了。
今天餐點很快的就送上來了。 他吃著最簡單的蕃茄起司義大利麵,看著她喜孜孜的,一勺勺的挖著特極冰淇淋百匯。
用巧克力冰淇淋當作底,搭配鮮奶油,各式水果,再淋上大量的巧克力醬。
他一輩子都不會在中餐時間吃這個的!

湯匙被遞到他嘴邊,她笑咪咪的看著他。
「我不要!太甜了。」他很乾脆的拒絕她。
「吃嘛。」
他撈起自己的義大利麵,不想理她。卻猛然看到她用毫秒的速度,飛快的讓眼眶充滿淚水。
「OOO OOOO」心裡的對白被自動消音,因為說出來就肯定要下雨了。但是她明明就是裝的!為甚麼我必須要容忍她!他在心裡大叫。
他默默的張開嘴。讓她把那一堆沾滿巧克力醬的冰淇淋奇異果塞進去。跟嘴裡還有的蕃茄醬汁混在一起其實沒有很好吃,而且太甜了。。。
她看著他乖乖的吃了下去,才開心的把湯匙收回去,繼續挖著那堆甜品山。
剛剛的眼淚早就就不見了。

巧克力這件事,只有他知道。
讓他非常的不爽。
比如有一次,她們朋友聚餐,他載她去。
她就很克制,只吃了兩個巧克力幕斯蛋糕(一個是他的)。
這就算了。
還有一次,她跟她的男友一起吃飯的時候。她就一反常態,指的是跟他在一起的常態,乖乖的吃簡餐,喝檸檬茶。
他看了整個就不爽起來!
什麼嘛!所以他一直和她的朋友聊著,完全不想多去打擾他們一下。
等到他把她朋友送回家,回到了家裡,一通電話來了。
「欸,我們再去吃點心好不好?」
他極度不爽的騎著車子出門。
「爲什麼剛剛妳就不點?」他喝著免費的萊姆水,對菜單上的東西沒有半點興趣。「哎~」她一口咬著黑森林蛋糕,一口挖著冰淇淋,「人家不好意思在他面前這樣吃嘛。」
在我面前就無妨就對了。他有點不開心,懶的多講什麼。
看她吃的那麼開心,心情很複雜。
「等一下到我家嗎?」
「恩~」她喝了一大口熱可可,「好阿。」
一進到他的家,她很習慣的往床上一撲,立刻找到最舒服的方式賴著。
他往她旁邊一坐,輕輕的推了推她。她抱著他的枕頭,扭了扭身子,代表小小抵抗。「趴好啦。」他開口,她才默默的翻過去一點,從枕頭縫裡偷笑著看他。
這是她喜歡的事,也是他喜歡的。兩人共有的喜好。
只略為不同的是,她只有被巧克力填飽全身的時候,才喜歡。
而他,只有跟她,才喜歡。

她肯定是一回家就打電話給他吧,身上還是她剛剛那件可愛的小洋裝。現在她全身側縮在他床上,他伸手替她調整了一下,讓她變成平趴在床上,她很順從的讓他移動。揚起手,一掌拍在她粉色裙擺覆蓋著的屁屁上,她「哎」了一聲,「好痛喔,小力一點點。」
他放輕了力道,一掌一掌慢慢的拍著。她抱緊枕頭不再出聲,兩腿夾著被單,輕輕的摩蹭著。慢慢的加重力道,一左一右交替的打著。她沒再喊痛,沒抗議太重,只是輕輕的扭動著屁股,小小的哼著。有點突然的,他停下手,從衣櫃裡拿出了兩三樣東西。她挺起前身,回頭看他,「阿~要換工具了喔?」
「恩。」他點點頭
「ㄏㄤ~~不要啦,手手再一下好不好。」她說,不是懇求,像是引導著他。
在這樣的時候,常常都是這樣,她主控著遊戲。就像是她要吃,而他帶她去一樣。他沒說話,又在她的屁股上重重幾下巴掌,她咯咯輕笑。拿起藤條,她很快的搖頭,「不要不要。」
記得上次吃一頓巧克力百匯後,她沒有反對阿。看來今天的甜指數還不夠。
下藤條,換拿木尺,她猶豫了一下,還是搖了搖頭。他沒說話,換拿輕飄飄的塑膠薄板,她笑著大力點頭,「好好。」他不置可否的說,「好那就趴好阿。」
她乖乖的轉身,跪在床上,屁股高高的翹了起來。然後自己伸手撩起裙擺。那樣柔軟的身段,配上微微凌亂,掛在腰上的漂亮衣服…。很可愛、很美。
他舉起板子,往那柔美的圓翹,一拍。
「阿!」她大叫一聲,跳起來摀住屁股,瞪著他說,「好痛喔!你用什麼打我屁股?」
他嘴角微揚,揚了揚手上的木尺。
「你很賤欸!」她沒想到他會這樣做,「你怎麼可以偷換!」
沒錯,他以前絕對不會想到這樣做的。
不過,他今天想,而且並沒有住手的意思。
「…好痛喔,你爲什麼要用那個打我?」挨完一頓打的她可憐兮兮的揉著受難的屁股,「我屁股一定腫了。」
「沒有腫。」
「才怪啦,一定腫了,你那麼大力。」她埋怨著他的專斷暴行,雖然她也是柔順的讓他打了。
「沒有,不然你讓我看看?」
「不可以。」這是她的底限,他也知道。故意逗她。
「欸,下次,不要再穿洋裝的時候,穿可愛卡通內褲好不好。」
「要你管!」

這是,他們另一個,只有他們知道的事。
但這也是他們最後一次一起親密的遊戲。

從那次之後,他就沒再帶她去吃那甜的不行的甜點餐。
他刻意的。手機又響了,他不接,盯著看著螢幕,直到對方掛掉。

不該這樣的,他告訴自己。如果繼續下去,可能沒有人會得到幸福。

「我是好人,也是個壞人。分得夠狠,你才有藉口轉身。寧願愛,一點不剩,也不忍,看戀人愛成路人。三個人從不對等,總有個人必須犧牲,那永恆,就等他帶你完成。」 阿鑌璞直的歌聲,這樣唱著。
這樣總是要有人先退出。
但是,那封鎖號碼的選項,始終按不下去。

他又想起那夜的遊戲。
也許他是刻意的,不照著她想要的方法做。甚至,像是發洩般的,用了更重的工具。
爲什麼?
爲什麼她說的,他無法拒絕?
其實,從一開始,也許他就不願意看到她跟她男友一起。
但是他沒有拒絕一起吃飯,只是因為,是她邀的。他就沒有拒絕。
他很爛,全部都是自己的藉口,卻把這當作是她的錯,發洩在她身上。
而她,那晚都承受了下來了,沒有生氣,沒有怨言。
他現在才看清那晚他視而不見的,她的表情。
包容。

拿起電話,他遲疑著,要不要按下按鍵。
那個號碼,卻這時響起。
這次,絕不遲疑!
「喂?」
「…」過了一會,她低微的聲音傳來,「…我好餓。」
「阿?好阿,要帶你去吃飯嗎?」他深呼吸著,努力讓自己聲音平穩。
「…。你來載我好不好?」
他立刻上車,出門。

到了她家,他按了電鈴,卻發現大門沒鎖。沒有人回應,他拿出手機撥號。
「…我在裡面。」她的聲音還是很小,「你自己進來。」
她不該很餓,他這麼覺得。因為四周全部散落一地的,全是各式各樣的巧克力包裝紙,桌上還有一個八吋巧克力水果夾心大蛋糕,被挖的十分慘不忍睹。
她坐在裡面,小套房的一個角落裡。從他進來後,她一直低著頭,沒有抬起來看他一眼,手機掉在她的手邊,整個人只是無力的攤坐著。「喂!」他跳過地上好幾條沒吃完的巧克力棒到她旁邊,蹲下抓住她的肩膀,「怎麼了!」
她抬起頭,把他嚇了一大跳。她可愛的臉上,被巧克力痕跡弄得像個大花貓,整個嘴邊都是奶油跟巧克力醬。
唯一沒有沾染的,是從眼角直到下巴的兩道淚痕。
「妳在幹麻啊!」他急的大叫。
「…。我餓。」她看著他,又是兩行巧克力色的水痕流下。
「妳餓?妳吃這麼多巧克力作什麼?還會餓?」
「它們…爲什麼都不甜…我一直吃…」她拿起旁邊一塊巧克力塊,大口的吞了一塊,「不甜…」
「廢話,99%純巧克力哪會甜!」他看著她手上被捏的幾乎快爛的黑色包裝,緊張的摸摸她額頭。
「…都不甜…蛋糕也不甜」她越哭越厲害,伸手抹淚,滿手的咖啡色又妝點了她的臉。
「不要再吃了!」他拿掉她手上的巧克力,她頓時崩淚,抓緊了他。「你…你都不理我…我打那麼多次…你都不理我。」
「我…」他不知道該怎麼說「還有別人會照顧妳阿。」
「沒有…沒有別人阿…人家要找你…你都不在…」

他幾乎愣住,會是這樣嗎。
如果不是,那爲什麼她哭的那麼慘。

「…我餓」
他想起為什麼被叫過來了。「好…這邊東西不要吃了,你想吃什麼?我去買。」他撥開她身旁那些慘狀,讓她躺坐的比較舒服一點,「吃鬆餅好不好?還是要常去那間店的餐點?」
「…排骨飯。」她半閉上眼睛,靠在他身上「…大碗的。」

提了兩份排骨飯回來,他先拿了個大垃圾袋,把該丟的丟進去。把桌上弄出一個乾淨點的地方讓她吃飯。「…好難吃。」她的臉塌扁著,眼睛紅腫。
「排骨跟奶油巧克力混在一起,當然不好吃。」他想找紙巾清理一下她那花貓妝,偏偏一時找不到。看到自己襯衫上剛剛被抓出的印子,「過來。」他拉出襯衫下擺,一手拉近她。她倒進他懷裡,可憐兮兮的抬起頭看他。
臉對臉的距離,化為零。
嘴邊的甜醬被溶化,就像某些情緒,交互在兩人間傳遞。
他壓抑著自己的呼吸,看著那熟悉的笑容。
「好甜喔…嘻。」
他突然發現,其實,他好喜歡這個笑容。
「我還要吃…會甜的巧克力。」她又要求他了。
「恩。」
他繼續餵著她,直到甜度滿表。

「可以了嗎?」他問。
「恩。」她倚在他的身上,閉著眼睛輕輕點頭。
隨著她的步調,他輕輕的撩起她的裙子。
她蜷縮在他的懷裡,兩人身軀緊貼。他的手輕輕的落在臀上,有一點點不一樣的觸感。手掌拍在黑色的絲綢上,那滑溜的手觸像是電流一樣的通過他的五指,小小的震動他的心。
「小洋裝不搭卡通內褲了阿?」他刮刮她的鼻子。她對他作了個可愛鬼臉。

從那時候,其實他就該知道了。現在,不能再錯過第二次。

他輕輕拉下她的最後一塊綢布,她趴在他的懷裡,沒有拒絕。
早就不拒絕了。
「要換東西嗎?」他問著她。
「手手,不要換。」她的步調,「輕輕的喔。」

隨著她,寵著她,他感受到,滿表的甜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