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9日 星期一

(11/29 星期一 有點稠帳)續11/24


冒死觀察了很多很多天。從各種角度觀察它,觀察這個本來是自己好朋友的怪物。觀察它各種的行為,包括那些十倍於血漿片的畫面。

真的是冒死,只要一個非常短的閃神,就可能瞬間變成肉餅。用這樣的風險換來的,是一個極大的收穫。

它有一個固定的休息點。就是現在他藏身的這個地方。不是附近,「就是這裡!」

病毒感染體會破壞腦幹細胞,剝奪所有的思考,只留下最強烈的慾望。由慾望區使下的活動非常駭人。但是思考剝奪並不代表他們像是僵屍那樣沒有思考只會追著血味。還是有著所謂的「本能」

其實慾望本來就是最原始的本能。

所以,它,也會鬆懈。

在返回「窩」的那一瞬間,它會有那麼一瞬間,毫無防備的露出弱點的身體。

---------------------------(中略分隔線)-----------------------------

就像是電影分鏡一樣。

在十幾分之一秒之前,他就看到了「它」從上方一躍而至的前一刻。他可以感覺到自己身體內的腎上腺素正榨乾似的兇猛湧出,要在這千等萬等的最後一瞬間,一次過爆發。

不能等它落地才動作,就是要搭配著它著地的那一瞬間。早了半秒,會被它在空中就揮出長臂擊斃。晚了半秒,它已經恢復反應,會被長臂一秒格殺。

四周的聲音已經斷絕,不,應該是他全身上下除了必要的細胞都已經不需要工作了。他的視覺強得彷彿可以在空中看清楚蒼蠅的振翅,手部肌肉的伸縮速度可以超越秒,精確的可以直接貫穿針孔。右腿重重踩到地面的那一刻,他聽不見自己張口怒吼了什麼,但他可以看到腳下砂石粉碎飛舞在空中的每一粒。

鐵管斷尖貫穿它的那一瞬間,世界彷彿凍結。一切的時間都暫停了。

手上最先傳來的是成功的觸感。他可以感覺這怪物的異變肌肉纖維被一絲一絲的貫穿。也一如預期的毫無堅硬感覺。就像他預料的怪物的手臂是它的唯一發達之處,其他的肌肉跟普通人無異。
不然它應該憑著異變的肌肉跟復原能力橫行,不需要靠手臂硬格檔飛彈,不需要靠手臂彈跳前進。
觸感告訴他尖端已經突破了肌肉層,準確的刺進了肋骨間隙。鐵管的空洞會變成體液的通路,完全無法阻止的大量湧出。接著就會因為過度失血而虛弱而死。

但在這之前,它的最後一擊,會毫無問題的將他打死。就跟被槍打中要害兇猛反擊的猛獸一樣。

他有所覺悟了。

這樣很好。

他可以替雅報了仇,然後毫無牽掛的去陪為了他而死的雪。

手中接著傳來一股強大的掙扎力道。它反射動作的後仰就讓他完全抓不住管子。他的手指傳來痛得快要骨折的感覺,腳落地的那一瞬間完全站不穩,時間慢的像是LAG的電腦。

它粗壯的左臂伸出,撐住地面想要穩住被襲擊的身子。

左臂?

他這時才看到,那怪物多了一隻左手。原本全身枯瘦,只有一隻惡魔般的右臂的怪物,多了一隻左臂。

沒有像惡魔的右手那麼粗長,但是卻卻實實的多長了一隻手,約比正常人的手長了一點,大概跟摔角選手的大腿差不多粗壯。那左手往後伸出,抓向牆壁要撐住身體。

他一直以為它只有單手,特別選了左側角度進攻。就是要它回防不及,而且左邊沒手臂的阻擋,才能一擊刺入身體。如果剛剛那一瞬被它的左手擋住鐵管,那這時......

他感覺到胃猛的翻倒,胃酸通過食道湧上。酸的像是能直接腐蝕胃壁內臟。

沒關係,再怎麼害怕也沒關係。已經刺中了。

體液已經延著管子湧出,像是打開噴水池開關那樣慢慢的收縮幾下後噴射。它彷彿也錯愕自己身上這隻突如其來的東西,視線正盯著它不動。

然後跟他對上了眼。

他看到怪物舉起了手,興奮劑的效力還沒退去。他可以看到惡魔的右手慢慢屈伸,五爪稽張,下一秒應該就是要落在他的頭蓋了。

恩,該死了。

彥廷閉上了眼睛。

它突然仰身大吼,彥廷往後一倒。身體重重的虛脫。所有感官像是一瞬間啟動,時間猛的奔流。它捧著自己的身體扭動著。鐵管還在努力的把它體內所有的體液榨乾。它顫抖著,右臂抓住鐵管,把它用力的貫穿自己身體!

可惡!彥廷心中大叫不妙。如果它把鐵管拔出來,還是不能阻止失血。可是它卻把鐵管插穿過身體,這樣不但沒有通路可以流血,鐵管還變成堵住創口的塞子。他想站起來,可是自己身體也完全超過了極限,動彈不得。

它慢慢爬了起來,然後又重重的摔倒。似乎剛剛的失血也足以重創了它。

彥廷用要把牙齒咬碎般的力氣站了起來,用發著抖的腿往前走。怪物真的受創很重的樣子,身上的肌肉組織崩落碎裂,連那惡魔的右手也無力的垂軟、縮小。他摸索著外套的內口袋,掏出了槍。

去死吧,宗翰!

他對準它的頭,手指勾緊板機。怪物的臉上那些糾節腫脹的肉慢慢消退,露出了一張他熟悉的臉。

「什麼........!」

碰!錯愕無法阻止手指,槍口冒出了火。

(~病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