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5日 星期四

(11/24 星期三 @o@)


手裡緊抓著拗斷的尖銳水管,厚達2公分的鋼鐵管子,被那隻巨臂掃到就乾淨俐落的斷成這樣,那血肉之軀要拿什麼與抗?

可是這幾天來,最在腦中徘徊不去的,不是地下捷運站的屠殺光景。也不是雪被活體撕裂的那瞬間,。

徘徊不去的,是那巨臂狠狠的把她擊碎的那時刻!

這病毒必須接觸傳染,照這樣的屠殺速度看來,很快的帶菌者就會因為自我屠殺而接近滅絕,如果到時候還有人躲過活著,人類還是會在這場世紀病毒中存活。畢竟地球上除了蟑螂以外,最賴皮活著的生物,就是人類。

但是,只有一個『人』,不可以讓他這樣消滅。

他只能死在我的手上!

對SPANKING的強欲,給他了那一隻巨臂。連女王都不堪一擊的力量,還有對盯上的目標物無窮的執著,這一帶,不,也許整個台灣都不會再有更強的力量了吧。彥廷回想起當時那怪物對上國軍戰車連的那一仗,那簡直就是單方面的修羅場。

但也是那一次,他看到了機會。

什麼砲彈都可以赤手擊回,單手一撐就是秒速百公尺的可怕速度。但是面對地雷的時候,他卻並非正面突破,而是選擇利用高處的彈跳攻擊。明明只要一躍而過就好的詭雷區,卻是小心翼翼的用東西誘爆。

也就是說,他的強硬只僅限於那隻手,身體部分並沒有那麼的強硬。遇到不知道破片爆炸會波及多遠的地雷跟詭雷,他都不正面對抗。至於槍彈砲彈飛彈這種直線型的武器,就無法奈何的了他。

即便是這支鐵管,也可以穿透他的身體吧。

經過了那麼長時間的交手,病菌體的那些虛實他也慢慢了解了。雖然幾乎沒有痛覺,但是並不是不死之身或是能無限重生。尤其是大量的失血跟粉碎性破壞,更是他們的致命傷。

他屏住氣息,手緊緊的握著「武器」。第一次鼓起超越極限的勇氣份量,讓他的汗水瘋狂的湧出。頭頂像是跑了幾千公尺後般的熱氣縈繞。而他只不過是埋伏了十分鐘左右而已。

彷如十年。

就在離這裡約幾公里外,正上演著大屠殺。

他正靜待那場怪物間的屠殺結束之時。

(~病毒)



我知道這樣沒頭沒尾的沒人看的懂。不過當我想到這些的那一瞬間,我每次都好感動。

有一天我希望我能寫出來感動你們,在此之前,請你們忍耐一下@@。

PS:本週發現大家老愛直接點【蕩婦】八來看..................都不吃沙拉直接啃主菜比較快嗎?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