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日 星期二

(11/2 星期二 感冒)

我一直說我要把日記做個分類,相同主題的放在一個目錄下,我比較好檢索,你們也方便看。

結果到現在都還沒做...

下載人生還有個四,寫了很久,想在這做個了結,就完美的十篇,不要再拖泥帶水的寫不完。

可是我寫了好久都寫不完....

有一陣子我沒啥動力寫它,然後都跑去寫別的。朋友以為我不寫了,就說:「真不敢相信你會放棄那一大票人!」

是啊,怎麼能放棄?我很愛月,超喜歡小蔚喵。可蓮跟湘苓我也很喜歡。朋跟她老公互動起來很有趣!怎麼能放棄?

我會加油的!



天亮了。

小蔚睜開眼,爬出毛毯。

大概是太明顯了,再怎麼遲鈍的人都可以感受到,她整張臉喜吱吱的樣子。何況是敏銳的王。

就在兩的個一起吃早餐的時候,王發問了,「你好像很開心?」

「阿,是阿。」小蔚從牛奶盆中抬起頭,不假思索的回答。

然後她突然一陣緊張。

她不能,也不被允許對王說謊。如果主人接下來問「你爲什麼那麼開心?」她別無選擇,要乖乖的說出「爲什麼開心」
那她的小計畫不就…

還好,王只是盯了直眨眼的小蔚一下,就不說話了。

小蔚放下心,繼續舔她的牛奶。

王換上西裝走出來的時候,小蔚已經穿好制服站在門口。低著頭,手背在背後等他。王走到她面前,她慢慢的跪下來,把兩手高舉過頭,手上拿著一條全新的CHARRIOL黑色皮帶。

「生日快樂,主人。」

王接過那條皮帶,戲謔的看著她期待的臉。「一早就想要我揍你?也好,把裙子掀起來吧。」王順手把皮帶對折,小蔚簡直一陣無措。

不是啦,這是要主人換掉壞掉的這條舊皮帶啦。阿,可是主人說要打…那那那。

看著扯著裙子不安的她,王笑了一下,在她快要真的把裙子撩起來前改了命令「幫我換上吧。」

小蔚開心的雙手並用,幫主人換上自己挑選很久的禮物。

王突然出聲問她,「你,好像很久沒回家了?」

這次已經打破以往紀錄,她足足在這裡住了一禮拜,都沒回家。以前最長兩天,她就會不捨的說她該回去一下子了,可以嗎。

「沒關係。」

她暫時,還不想見到那些人。
但是,她很開心王問了她。


快接近學校的時候,一輛保時捷跑車停在她的面前。

看著從車上下來的男子,「你不該開車來這的。」小蔚難得用了比較嚴肅的口吻說話。

「誰叫你一直躲我?」男子的動作輕挑,語氣咄咄逼人。「今天晚上回去!」

「我上課要遲到了,讓我過去。」

當她走過男子的身邊的時候,他突然沖著她的背後大叫,令在場的學生跟老師都一陣側目。
「我已經知道你躲在哪了,你別以為可以繼續躲,我會去帶走你!」

她停步,心中一陣刺痛。

「別去,你絕對不該去的地方。」


她整天都無法專心,像是有根刺梗在心裡。她強迫自己去想主人的命令。

「今天放學準時回來。在家等我。」她不斷的想像,回家後主人可能的言語,動作,讓自己忘掉另外那個不舒服。

熬到了放學的時間,小蔚快步的往校門走去,一步也不耽擱。

遠遠就看到了一大群學生圍在門口,小蔚突然又是一陣煩惡,她一邊祈求不是那個男人在那亂來,一邊悄悄的走過去。

校門口一大群的女學生,包圍著中間兩個人,一男一女。女生制服是一年級的。長的娃娃般的嬌小可愛。害羞的看著穿著別校制服的男生低著的平頭,跟他手上緊捏著遞出的信封。

真好,是來告白的勇敢男生嗎?

她看著周圍低聲鼓譟的人群,幾乎都是女孩,男孩看起來是一個人上,不是被朋友拱來的。
可愛的學妹說了什麼話,那男生呆呆的不停點頭。越過旁邊一陣發笑的人群肩膀,小蔚不舒服的,看到熟悉的跑車跟人。

學妹害羞的伸手接了信,小蔚混在喧嘩的人群中,靜靜的走向後門口。


沒有在校門口堵到她,男子真的火大,找了一堆平常一起混的朋友,直接殺到跟蹤她好幾天確定的那個大樓。每個人身上都叮叮噹噹的一堆飾品跟張牙舞爪的刺青,殺氣騰騰的囂張態勢連管理員都沒辦法再裝睡無視,睜開了一隻眼睛。

幹!那個女人早就被老子定下,等一下要是看到男人在房子裡…幹!

「要是等一下有男人,給我打到他以後全身能舉的都舉不起來!」

有人拿出手指虎帶上,有人從口袋裡掏出蝴蝶刀又放回去。每個人都有刻意表現出來的凶狠。

門沒有刻意鎖好,本來想要用力踹門的男子只好推開門走進去,裡面的門也沒鎖,一群人直接走到了客廳裡。

喔,有個男人。

帶人闖入的男子冷冷的哼了一聲。一個男子的朋友斜吊著眼睛,歪著嘴,走到男人面前幹道「你他x的…」

話聲中斷,歪嘴的嘴歪了一邊,整個下巴無法合上。

王緊盯著這一群不速之客,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男子一瞬間感受到一種氣氛。眼前的男人雖然高大,但是看起來也只是普通高大。但那一瞬間站起來時,那是怎麼回事?

那不像是那些大人物的霸氣,也不是黑道混混那種的狠氣。

比較像是…殺氣!?

跟歪嘴的很好的一個光頭,看到兄弟受傷,哇哇叫的衝過去。他揮起戴著手指虎的拳頭,想要把眼前這個渾蛋打爆。但是光頭的手才剛舉起來,他就更淒厲的叫了一聲,緊緊按著被打爆的眼珠。

剩下的人,再遲鈍也能感受到這種恐懼了。

尤其是帶頭的男子,他非常確定,這男人絕對不普通,他的出手太精密,絕不用無意義暴力。他只會對著人體要害,作出最直接的破壞。這就是,直接讓人感受到「被殺」的「氣息」。殺氣。

「殺你們也沒人付我錢,我不喜歡作賠本生意。」王沒有不必要的威脅,「你們要自己用兩隻腳走出去,還是等一下讓善後的人來抬走?」

有人已經受不了這恐怖的氣氛,奪門而逃。剩下幾個人雖然亮出刀械防衛,但是手指手腕已經不受控的在顫抖。

氣氛像是一條緊繃的橡皮筋,有著危險的平衡。面對這些不會做正確反應的人,王開始不耐煩了。
一個顫抖的握著蝴蝶刀的小孩,突然被王迅速的逼近。他叫囂著,往前揮著刀。突然手上一輕,刀不再握在他手上。王從他手上接過刀子,像是用刀去切拉緊的橡皮筋一樣,啪的一聲劃破整個空氣,讓刀子成為一個新穎的耳飾,裝飾在一個有至少十個耳洞的人的右耳上。

如果你去切斷一條拉緊的橡皮筋,那橡皮筋一定是瞬間就彈的不見蹤影。

人也是一樣。

一堆人帶著傷,冒著血,哭號著從公寓大門奔出。這次管理員睡的很熟,連眉毛都沒動一下。


男子跑一小段,腿軟的倒在地上喘氣。有想要把內臟吐出來的感覺。

一個嬪秀的身影,慢慢走到他眼前,在他碰不到的地方停下。

「我說過了,你不該進去的。」小蔚憐憫的對無法反駁的男子說,「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了,哥哥。」


「妳其實根本不需要再去跟他說話。」王又坐回沙發上,看著貓兒乖乖的跪在眼前,低頭懺悔的模樣。小蔚小小聲的說,「就算一點血緣關係都沒有,終究還是我哥哥。」

她相信今天過後,他不會再來干擾過問她回不回家的問題了。王往前俯身,大手蓋在她的頭上,她緊張的縮了一縮。

王很喜歡這樣摸她的頭,總是會撫摸很久。
大部分的時候,小蔚是很享受這樣的。舒服到她會很自然的「咪嗚咪嗚」的叫。

但今天她卻發抖,發抖卻不敢躲避。

摸完了頭,王的手順著而下,碰碰她的臉頰,滑到她白嫩的頸子。輕輕的按摩著。

滑到背脊的時候,王延著她的赤裸曲線隨意的移動。她感覺到他沒有出力,卻一點一點的要她慢慢的,不容抗拒的趴下…。

王揚起手,狠狠的打了她屁股一下。

剛認識王的時候,她是個一切都不懂,受人擺佈的女孩子了。

但是同樣是受擺佈,王的擺佈讓她體驗到從沒有過的溫暖。所以,她乖乖的,受他擺佈。

現在,她已經不再是以前的她了,她有他的完美教導,這一下,她不意外。

「對不起,我不該讓主人為我麻煩。」

王揚起了眉,因為她準確的說出了理由。而不需要他去提示了。

他單膝跪在她的旁邊,右手一下又重重的落在她的臀上。

「喵嗚!」她用雙手用力撐住地板,抵抗從臀部而來的可怕衝力。不然這一下她覺得幾乎會把她打翻過去。

主人的打屁股力道隨著狀態,有各種不同的模式。比如說逗她開心的時候會慢慢的拍打、給她獎勵的時候那忽輕忽重猜不透的節奏、還有就是,像這樣的處罰力道,每一下都讓她後悔犯錯。

她必須要維持好姿勢,領受每一下責罰。包括肩膀的壓地姿勢、屁股的撅、還有兩腿分開的角度,最後,就是聲音。

又是一下落在她的左邊屁股上,小蔚咬著下唇,喉嚨擠出壓抑的哀喵。接著下來的右邊,痛的她倒吸一口氣。她偷偷望了一下他,他的手感覺那麼生氣,他卻不如她的想像,沒有半點表情。

當他又慢慢舉起手的時候,她幾乎就要違反規矩求饒,心跳強的有如地震。

不是沒挨過處罰,被打到屁股嫣紅紫黑,兩腿發抖,滿地打滾的經驗她也是有的。但是今天不過區區幾下,她卻已經快要受不了了?她驚覺,她今天心理上,承受力意外的差。
剛這樣想完,接下來的一下重打,她一個失神,真的被打的向前一跌。整個人往地上扑下去。
她還來不及趕快爬起來,就被王整個人拎著脖子硬拉起身。

小蔚不自由主的,眼淚自動掉下。她心裡驚慌,她不能哭阿,怎麼可以在這種時候哭?主人會討厭她的!但是她看著他的眼睛,全身僵硬難動,只能任由眼淚滑下臉龐,沒有能力阻止。

王伸手,替她擦掉了眼淚。

「小喵為什麼,不能相信我會保護妳?」

小蔚張大了口,愣愣的說不出回答。只能無力的搖頭。她不能理解主人現在的每一個動作代表的意義。

「小喵如果不能打從心裡相信我,我們永遠都會隔著一道障礙的。」王捏著她的後頸,把她拉近了自己一點。

深深的吻了她的唇,帶點強迫的初吻。

她眼睛瞪的大大的,被動的接受他霸道的侵入。本能的跟隨主人的示範一起攪動著。慢慢的閉起眼睛感受。

他的吻不帶著愛意,不是寵,好像就只是一種。跟被打屁股一樣,一種理解她心後,所作的行為。

確確實實的,打破了她的心防。

兩人帶著餘韻分開,小蔚紅著臉,趴伏在主人的腳邊。第一次,心那麼的透明。

她似乎終於理解,為什麼主人要她在這裡,必須要赤裸的原因了。

她被牽引著,趴到了主人的膝蓋上。

阿!這個是…「獎勵」嗎?

王指了指皮帶,小蔚開心的趴好,屁股自動翹的高高的。

「對了,你買禮物的錢怎麼來的?」王突然開口問了她。

完了…。

她不能說謊的…。

(下載人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