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6日 星期二

(11/17 星期三 唉呀) 天使 跟我想的不一樣

「你想上天堂嗎?」

  我看著眼前像是要跟我傳教的人,納悶不已。

  柔細微捲的黑髮,有如藍寶石色般的雙眸。有如最好的陶瓷面般的臉部跟雙手肌膚。穿著有著大花邊領子的純白上衣跟短裙的搭配。

  我覺得基本上立場錯亂對倒了。應該是我搭訕這樣的漂亮小女生才對,而不是被這樣的漂亮小女生搭訕。而且這樣的開場白應該是搭配著穿著西裝騎腳踏車的外國人大叔對吧?喔~說實話她也是有點像外國人。她的五官輪廓頗深,配上那一對漂亮的藍鼎珠。不過我猜那應該是某品牌新上市幾可亂真的瞳孔美他片之類的東西。女性人類追求美麗向來不遺餘力,不論時空跨越多久都一樣。

  總之她離外國大叔的形象還有好大一段距離就是了。所以無論是外表或是對談,都跟她的形象差的遠了。

  欸!等等!

  最近新聞大報特報,說是有一些新起的詐騙集團,利用年輕漂亮的女孩作為餌,騙那些貪圖一時美色快慰的笨男人。不但劫財,而且有的甚至整個人失蹤,手段極為變態殘忍。

  …該不會我就這麼正好倒楣遇上了吧?可怕,她的外貌無害至極,眼神是那麼的無辜。

  突然我想到了這裡,急忙的丟下「對不起喔,我趕時間。」一邊快速的走掉。

  用這種可愛的女生當作餌。上鉤的可不只是色瞇瞇大叔或是色老頭,很多男人大概都抵不住吧?

  「你真的不想嗎?」

  不想,謝謝。本來我就對上天國還是天堂一點興趣也沒有。我是信奉及時行樂主義的,那種不曉得多久以後才會到來的喜樂,不是我現在考慮的事情。

  「及時行樂?聽起來很有魔鬼的論調?」女孩皺著眉頭,不悅的說。

  這樣就有點過分摟,別人的人生要怎麼過不關你的事吧?

  涘?

  我疑然回頭,看著剛剛擦身而過的女孩。

  她跟我對上了眼,眼中一種失望不然的眼神看著我。不過她已跟下一個路人在講話了。

  看來她果然不是什麼善良人士,那個眼神恐怕是憤恨我不上鉤壞她好事的眼神吧?馬上又找下一個獵物出手,膽子真大,光天化日下行騙。也不怕我去報警。

  所以我剛剛覺得她好像跟我的思想對話應答的感覺,果然是一種錯覺?

  應該是。

  而且她敢這樣大膽,搞不好附近就躲起來監視的同夥圍事,我如果多事生事。搞不好會惹到火也不一定。想到這邊我不禁看了看四周,跟平常沒啥不同。

  不過人類的惡行惡性,並沒有隨著時間推進變的更壞或是更好,一切如舊。

  我還有約人,比起這個陌生女子,等一下要來的女孩才是我想注意的。

  到了指定地點,我拿出個人型掌心電腦,打開區域衛星定位地圖,我已設定好了,地圖上顯示著一個好友的圖示正朝我這過來。我手指輕點螢幕打開無線視訊對話,沒多久通了,我笑很賊的說,「嘿嘿,我先到了喔。」

  「不管啦,我剛剛這邊列車停驔欸,算平手。」有點受嬌又有點激動的聲音說。

  「怪我摟?」

  「你很賤欸,不管啦。」

  有點打情罵俏的我們互相爭辯著,不怕過份,也沒有客氣禮貌的互損對方。

  過沒多久螢幕上的好友圖示跟我的圖示重疊了,我也從視線可及處看見了她的身影。

  跟剛剛的女騙子比起來,同樣是可愛的女孩子,同樣是初次見面,只是這個感覺友善多了。她跑的有點喘,呼吸起伏的樣子,我只能說,激萌的。

  「幹麻跑那麼喘阿,你也知道我已經到這裡了阿。」我看到她手上也拿著一台掌心電腦,同樣顯示著這裡的區域衛星地圖,我跟她的好友顯示也是正重疊在一起。

  「還不是因為你。」她輕輕跺腳,輕扭著肩膀不依的說。我為我的好運氣暗暗讚嘆一聲。

  「而且阿,你應該可以知道我到了阿。幹麻還拼命跑?」

  「不管啦,我剛剛一下車打開衛星通訊就看到你到了,害我連掙扎一下的機會都沒有就知道自己輸了,衛星通訊真是個爛發明!」

  「是阿,我也是一下子就知道我贏了。」

  「欸,你是什麼機型的阿?給我看看好不好?」她的反應就像是正常少女對流行事物的反應一樣的熱烈好奇。我把我手上的掌心電給她看,果然馬上就聽到她很突的「欸~」一聲「是微果公司出的這一款喔?這不是已經舊了嗎。」

  涘~不會吧,雖然這不是最新型,但是賣給我的站長說這也是很新的機型阿?

  「可是這已經是100年前的機型了阿,你看,我的才是最近二十幾年的新機種喔。」她禿出手上的掌心電,果然是最新機型,它可以貼在手腕上,粉工色的外殼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飾品一樣。

  現在是公元3125年,人類的第32個紀元。

  人類是不是已經征服了宇宙,突破了宇宙航行限制?發現另外有生命的外星?或是人類科技進步到上天入地無所不能?或是因為過度壓榨地球資源早已趨於毀滅了呢?

  答案是,都沒有。

  剛剛那些都是我在近一千多年前的資料裡看到的,古人稱之為「科幻小說」的東西裡。看到的這些想法。以前的人對他們看不到的『未來』有著諸多的想像。但對我們這些子孫來說,變成是種輕度的笑話幽默了。

  因為我當然知道這些想像,一個也沒有成真阿。但我還滿感謝保存住這些資料一千多年的人們。讓我能讀到這些東西。

  比如說我讀過他們寫說未來會進步到能穿越時空,回到過去,但很可惜,未來人現在還是不能回到過去,不然我只要回到過去去買我祖先們的書回來看就好,就不用辛苦的在地球域資料庫裡去辛苦搜尋來看了。又或者他們寫說,未來人們因為過度進步,造成肢體退化,腦容量進化,變成大頭細瘦四肢的樣子。可是每次我看到這一段,再看看我前面喝著可樂的胖子,就不禁莞爾。

地球人其實沒什麼改變,祖先們。

 這個問題其實已經浮上檯面。在我搜索過程中,我曾經讀到過古代有好幾次的科學爆發,造就一個躍進式的時代。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從何時開始,人類突然停止了這種進展,在約24世紀之後更整個趨於一個種近似於靜止的狀態。就像以我跟她的掌心電舉例。從筆記本型電腦到掌心型電腦,大約只用了五十年左右的時間,但近八百年來,卻再也沒有改變過!頂多就是形變的比較漂亮,想再輕薄個0.1公分。甚至0.5公分,都要再花上十幾年!就像債等比級數的曲線,從軸微分值小的令人絕望,橫軸卻長的可怕!

  有人形容這是人類腦容量的極限。已經到了窮其極限的時代。有個二千多年前的人諾貝爾先生,我在他的傳記中看到他獎他龐大的財產用做永遠的科學獎金發放之用,曾經是科學界的最高榮譽。但那獎項如今早已作古,他死後二千多年的現在,再也無法頒發這個諾貝爾獎。因為一年的時間,不,甚至窮其一生的時間,科學家也無法再看到更進一步的『未來』。

  所以與其去探究科學的可能性,不如享自己有限的人生,人類終於感到自己的渺小,只樂於在地球這個惑星上苟存著。

  這些道理也是我資料看來的啦,以我這種凡人窮其一生也無法有這樣的體悟。

  擔夏地球的未來,不如欣賞眼前的少女之美。

  喔,剛剛那個奇怪的美少女就算了。


  我和眼前這個美少女愉快的共進午餐,兩個人在餐廳就足足花費了四、五個小時進餐。久了一點點,平常大概我都只用三小時來解決我的午餐,今天難得可以再慢一點。

  步調根本不需要快,因為人生並沒有必須急著追求的事情。

  然後我們去中心閒逛,瀏覽每家商店的電子櫃檯。邊走邊無所不聊各種話題。看到需要的東西再隨手點按下單。等到今天的約會當束後,這些東西都會在我家配送的好好的,一點也不費力。生活就是要這樣EASYEASY。

  我看她買了不少,下單的東西大概是我的兩倍吧。「買太多不會有問題嗎?整理起來很累喔。」

  「唉喲,不管啦,這些衣服都好可愛阿,不很難受欸。」

  「反正爸媽出錢你肉不痛是吧。」

  「哎喲,不管啦,不然你幫我付好了。」

  「我看不如我幫你爸媽處罰你好了。」

  「哼,不管啦。」

  短短幾句對話裡,她就不停的「不管啦,不管啦。」果然很小女孩個性,很可愛的。

  她刻意嘟著嘴巴給我看,表達她強烈的不滿,很故意的動作,讓我笑了。

  彼此心照不宣,我知道,她知道。

  有些話並不是說說笑的。

  「我想我等一下看你在床上打滾的樣子,應該會很令人愉快的。」

  「哼,不管啦。」

(點子草稿~天使 跟我想的不一樣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