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0日 星期三

改變世界的SP 外章 那一年的聖誕節

「今年又是這樣麼?」雅安的爸爸偷偷地小聲問。
「是阿,怎麼辦阿。」雅安的媽媽也小聲的回答,擔心的看著樓上的女兒房間門。
不過房間裡的雅安卻滿開心的。
「嘿嘿,今年也有,那就湊到十一隻了。」
今年的特別可愛,是一個抱著巨大瓶子的男娃娃。雅安把娃娃放到了她特別整理出來的櫃子裡。那裡已經有著十隻的木頭娃娃。第一隻娃娃是在她三歲的時候收到的,是一隻有著巨大彎角的羊娃娃。據說爸爸媽媽那時候看到了完全傻住。
爸爸拿著羊娃娃,楞楞地說:「怎麼...不是小拍子?」
媽媽抱著當時年僅三歲的自己,也是愣住:「對阿...為什麼?」

每年的冬季,一個很特別的日子。
據說每年的這一天,極北方那終年冰天雪地的北冰洋會達到自然力的最高峰,能看到一年一次最夢幻的極地之光。而北冰洋那邊的神學公會,則會在這一天,為全國孩子做一件美好的事。他們會藉著龐大的自然力,把贈禮送到全國境的孩子床邊。
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每個大人都會這樣跟小孩說。「你們要作個乖孩子,如果你們一整年都很乖,那聖誕公會的神學士爺爺,就會送你們一頓鞭子。」
而每個小孩,都莫不殷切期待,在一覺醒來的隔天,在床邊看到一隻漂亮的小皮鞭。當然不乖的小孩,神學士爺爺也是非常的慈祥的,他們也會送你禮物。但是就得不到鞭子。
直到成年禮之前,這樣的禮物都會在這個時間送到每個孩子手上。

六歲上學那一年冬天。雅安收到了第三個娃娃。那是一個眼睛大到很爆笑的螃蟹娃娃,雅安一起床就笑到打滾,還驚動到了媽媽。不過她把娃娃拿給媽媽炫耀的時候,小雅安覺得媽媽很像是苦笑著。
雅安把大眼睛螃蟹放進她的包袱,準備出門去村里的魔學堂上課時可以給朋友看。她的好朋友秋子早就等在她家外面了。
「雅安,雅安,走慢一點點啦。」小秋子叫住蹦蹦跳跳往前跑的雅安,慢吞吞的走。
「幹麼阿,怎麼走那麼慢。」
「我屁股痛嘛!」秋子無比驕傲的說:「我已經連續三年都拿到楓松木刻花板子喔。爸爸說我一定是非常非常乖才拿的到。所以阿爸爸今天特別先賞我一頓板子再上學呢。」
「是喔...」雅安乾笑著,她不喜歡挨打,也不明白秋子為什麼那麼喜歡。
「雅安,雅安,那你拿到甚麼阿?皮鞭?」
雅安拿出螃蟹娃娃,秋子皺著眉頭疑惑的看著。沒有如雅安想的因為大眼睛螃蟹而爆笑。
「就...就這樣麼?」秋子小心翼翼的問:「雅安,你做了甚麼事嗎?」
「沒有阿?」
「可是爸爸說,神學士爺爺都會送乖小孩鞭子。不乖的小孩,才會收到別的禮物欸?」
「我才沒有不乖!」雅安嘟嘴。
「可是我爸爸說...」
「我很喜歡大眼睛螃蟹啦!」雅安把娃娃拿回來,不理秋子。

晚上吃完晚餐,在火爐邊取暖的時候。雅安問爸爸:「秋子說,收到禮物的小孩是不乖的小孩欸。」
「沒有阿,雅安很乖。」
「可是我沒有拿到神學士爺爺的鞭子,他們送我大眼睛螃蟹欸?」
「那一定是只有雅安才會拿到的喔。」爸爸慈祥的說:「至於鞭子,一點問題也沒有。」
爸爸把雅安抱到了膝蓋上,把她的睡褲拉下來,溫柔的打了她一頓屁股。
不過雅安覺得屁股很痛,一點也不開心。
隔年七歲的冬天,雅安在床邊看到了一隻好胖好胖的牛娃娃,她偷偷地自己收起來,不再告訴任何人。
八歲的生日後,雅安知道自己跟大家完全不一樣。她把自己不喜歡被打屁股,當做了最重要的秘密,藏在自己的心裡後。那一年的冬天,她特別期待。「神學士爺爺,求求你,一定要覺得雅安是個不乖的孩子。」
那年的娃娃有兩個,一左一右相依相擁著的男娃娃,兩個娃娃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為甚麼不是一男一女呢?」雅安一邊想,一邊把娃娃放到櫃子裡。
雅安不再為自己是不是個乖小孩苦惱,她覺得就算是不乖更好。不過爸媽倒是非常苦惱,他們知道雅安總是收到娃娃後,每年都盡力的安慰她。
「寶貝乖,你沒有不乖喔。」
她不要乖啦,雅安偷偷地說。每年生日都要被打一頓屁股就夠了,這個日子最好能免就免。當然雅安並不會故意去作壞事,她還是願意當個乖巧的女孩。
九歲的禮物怪怪的,雅安看到的時候,還以為是爸爸的工具。
「爸比」雅安拿著在床邊檢到的東西下樓:「這是你掉在我房間的嗎?」
她跟爸爸一起看著那個精美輕巧的...秤?「也許是你媽咪的?」
「不是我的喔。」媽媽一邊忙著佈置早餐,一邊否認。然後爸爸像是猛然想什麼的問:「寶貝,你今年有收到鞭子嗎?」
「沒有沒有」雅安死命的搖頭,不看爸爸那殷切的眼神。
「那該不會...這個就是你的...」
雅安愉快的在心裡歡呼,爸爸臉上陰霾她假裝看不見。

萬歲!連續七年成功!
她好喜歡聖誕公會的神學士爺爺喔。

明年就是雅安的成年禮了。也就是說今年的冬天,這是她最後一次收到娃娃的機會。
「能湊到十二隻娃娃嗎?」雅安偷偷地祈禱著。雖然十五歲的成年禮一波三折,但是聖誕日依舊令她期待。期待著最後一隻娃娃的到來。
當清晨的第一道曙光射進房間,照亮了雅安的睡臉時。她伸著懶腰,很想繼續賴著溫暖的羊毛被。

阿!禮物!

雅安瞬間清醒了,立刻跳下床。想看看這次是什麼娃娃。
沒有娃娃,只有一塊板子。
雅安揉了揉眼睛,想看清楚點。
沒有娃娃,只有一塊板子。
雅安看了看四周,看有沒有別的東西。
沒有娃娃,只有一塊板子。
「我一定還沒醒。」雅安決定爬回床上,繼續睡。

「雅安寶貝,總算...總算是拿到了阿。」爸爸衝進房間,開心的搖著她身體。
「哇!爸你幹麼!」雅安被嚇的滾到床舖角落。
媽媽也跟進了房間,對著有點過度興奮的爸爸說:「你給我出去,女兒都快要成年了,不要像小時候一樣隨便進來。」
「好好」爸爸看來很高興,被罵了也一點都沒有不滿。
雅安縮在床角,看著媽媽用憐惜帶點喜悅的表情撿起板子,「我就知道前幾年應該是寄錯了,我們雅安那麼乖,不可能得不到鞭子的。」
「媽媽...那是板子。」雅安提醒媽媽。
「有什麼不一樣嗎?」
「也許,那是給我的禮物,不是打我屁股用的喔?」雅安試圖作最後的掙扎。
「哪有可能!」媽媽大笑起來,「我們雅安那麼乖,這肯定是打屁股用的板子啦!」
我不要!
雅安淚眼汪汪的(媽媽覺得是高興的眼淚)被媽媽從床角拉出來,而且不能反抗。從八歲開始她就知道自己不一樣,但是她也下定決心,不可以被人發現自己的不一樣。被發現的話,說不定大家會覺得她很怪,很不乖,再也沒有人會喜歡她。說不定連爸媽都會討厭雅安的。
說什麼雅安都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她很喜歡村子裡的人,很喜歡秋子,喜歡表姐,更是超愛爸爸跟媽媽。
就算是自己是個怪小孩,也不可以讓大人們知道。要用盡一切方法去掩飾著。
她乖乖的趴到了媽媽的大腿上,甚至自覺得自己把內褲褪下。
媽媽輕輕的摸著雅安正在發育,已經脫離幼兒體型,變得少女般的圓翹。略帶哽咽的說:「雅安,你也成年了,不是小女孩了呢。」
外頭突然也傳來哭聲,雅安跟媽媽同時看著門口。
「嗚嗚嗚~~女兒長大了,女兒真的長大了。」爸爸居然就在門外哭了起來。
雅安頓時臉紅,額頭一片烏雲。老爸居然在外面偷聽她被打屁股!
「爸爸!你那麼老了還好意思哭喔。」媽媽噴笑出來,笑斥著。
「媽媽,爸爸也想看雅安最後一次的聖誕鞭子啦!」
那是板子啦!雅安快抓狂了。
「不~可~以,女兒長大了,爸爸不可以看她的身體了。」
「怎麼這樣~我是她父親阿!」

所以才不可以看阿!

也不可以聽!

「你就給我老實的待在門外吧,爸爸。」媽媽笑著說,跟著輕輕一板打在雅安的屁股上。注意力全在門外的雅安猛的唉呦一聲,立刻抓緊柔軟的墊被。
媽媽一手撫摸著她的長髮,一手舉著板子,帶著笑容連打了五六下。每打一下雅安的小腿就不自由主的踢一下,感覺到腰上媽媽的手按住她的力道,還有規律的板子打在屁股上的力道。
也許是十五歲了,雅安不再像小時候被打屁股必哭,儘管感覺到水分在眼眶中打轉打轉,但是她還是有足夠的意志力去壓抑住會很丟臉的聲音。
屁股發熱著。
她一個踢腿太厲害,連媽媽都壓不住她。手被彈開。媽媽似乎嚇了一跳,雅安頓時有種很抱歉的感覺。
「媽媽...」
「沒關係沒關係,雅安很棒了。」媽媽撫摸著她的腦袋瓜子,溫柔的安慰著她。雅安頓時覺得屁股上的疼痛少了一點,被一種填滿心裡的溫暖取代了不少。
「雅安,你很棒喔。」爸爸殷切的聲音從門外傳來,雅安那種填滿心裡的東西,頓時變成了十足的受不了。
受不了了,怎麼會有這樣的老爸...
「爸爸他只是很愛妳啦。」媽媽似乎看出她的困窘,用輕輕的一板子安慰她,「從三歲開始雅安的屁股都是爸爸在打嘛,他需要時間適應這樣的改變。」
「那爸爸以後就不會打我了嗎?」
「呵呵,我會跟爸爸說,以後盡量不要打妳的光屁股。」
其實雅安更希望答案是不會打了。不過看來媽媽誤會成雅安是失落於自己的長大的感覺了。
如果能長大了就不打該多好。
板子繼續落在雅安的屁股上,這頓聖誕節禮物還沒過去呢。
雅安夾緊著大腿,大腿開始不自覺得交相蹉蹭,被單被夾在大腿中間,相較於她紅腫發燙的屁屁,有種冰涼的舒適感。漸漸的有種上癮的感覺。
雖然屁股打的非常痛,但是挨了幾十板子後那種難忍刺痛漸漸的習慣了,被一種悶悶的感覺取代。她腳趾扭扭,小腿輕踢,在每一下間隔著夾緊臀肉。開始粗喘起來。雅安慢慢的陷入一種恍神的狀態。只讓身體自然的去對痛覺誠實反應。
突然她像是夢醒,每一吋神經都突然甦醒過來。媽媽的一板子讓她差點叫出聲。更讓她害羞的是,自己不自覺得竟然屁股翹起挨著打。
媽媽的手溫柔的替她通紅的屁股揉著,滿滿都是母愛。
雅安頓時再也無法忍受,崩潰的哭出聲。
「怎麼了?女兒。」媽媽立刻放下她的禮物,摟住了雅安。輕輕的拍著她抽咽的背。雅安用力的哭,毫無矜持的放聲大哭,哭到涕淚滿臉,卻一句話都說不出。
「怎麼了怎麼了,寶貝怎麼了?」外頭的爸爸衝了進來,緊張的問。

雅安哭花的臉衝回頭大叫。
「出去!」

過了十幾分鐘,雅安才把早上的梳洗做完,換上家居服下樓。
媽媽準備好了豐盛的早點,笑咪咪的替她倒滿了茶。雅安默默的走過去,輕輕的抱了媽媽一下。
「哎呀哎呀,怎麼了?跑來跟媽媽撒嬌阿。」媽媽慈祥的拍拍雅安的頭。讓她整個頭埋在柔軟的胸前。「媽咪,謝謝你。」雅安用細小的聲音說著。
不過她不是指那頓打,她十分的清楚。
「不謝,趕快吃早餐吧。」媽媽轉身繼續端出餐點。

雅安慢慢的坐在椅子上,她的座位上多了一個很軟的座墊。
她動作停了下來,不過不是因為坐下會屁股痛的關係。
一個灰色的身影,蜷曲縮在客廳的一角。
那裡彷彿打雷下雨,烏雲密佈。

幾百隻灰毛鴉飛過了雅安的頭頂。
「.......爸爸他在幹麼?」

媽媽的動作沒停,甚至懶得回頭。
「他阿,他正在適應女兒長大了這件事。別理他。」

第一層架子的最右邊 是她三歲收到的羊娃娃。
然後再來是牛娃娃,秤子,大眼睛螃蟹,捧著果實的女娃娃,有魚尾巴的山羊娃娃。
第二層架子上有兩組成對收到的雙生子男娃娃跟魚娃娃,那個抱著大瓶子的娃娃,一隻蠍子玩偶跟一個人馬戰士娃娃。這是她到目前為止全部的禮物了。
雅安把今年拿到的板子,也小心的放上去。
不是娃娃也沒關係。
也許神學士爺爺是要告訴她,她長大了,真的長大了。

「成年禮加油,達薩爾.洪.雅安」她輕聲的為自己加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