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9日 星期六

(10/9 星期六 想睡) 連結

駕駛著租來的越野吉普車,後廂散落一堆堆行李乾糧及露營設備,車內的四個人正浩浩蕩蕩地往偏遠郊區的山裡前進。
在這人煙稀少、處處古樹盤根錯節的泥濘小路上行駛還真不簡單,幸好有事前作足功課,預定了這台性能奇佳的吉普車。車子在顛簸的路上前進,他們一個月前就計畫了這次的旅行,還特別向林管處提出申請。進入這座三級保育區的森林進行露營。之所以不選開放的森林露營地,這當然是有原因的。車上一共兩男兩女,四個人都是朋友,沒有成對的。這次的露營活動,彷彿就像是個小型的連誼一樣。
漾雪坐在後座,三十分鐘前就點著頭進入夢鄉了。隨著車身晃阿晃的,不小心一倒,往她旁邊的人靠上了。

彥廷震了一下,就這樣讓她靠著不動,但是車子在跳動,不可能保持著不動。漾雪的臉頰從他的肩膀滑到了胸膛,無意識的貼緊了一點。把他當成了枕頭。
彥廷偷偷看向前座,前座的兩個人聊的很開心。開車的是宗翰,他聲音很大,有著陽光的笑容,跟他比起來自己就太安靜了。旁邊副座上的雅文,隨著他的話題,笑的很開心。不時摀嘴大笑。對於他們偶爾拋到後座給自己的互動,彥廷都有一搭沒一搭的回應。
他只注意著雅文的反應。
車外的樹林漸漸的變的密了,車裡照進的陽光看起來像是旋轉霓虹燈的圖案。代表他們已經接近了目的地。
果然沒多久,宗翰把車停在一個被樹林包圍的空地,他們到了。
「到了,下車吧。」
漾雪嗚喵了一聲,皺著眉頭睜開了眼睛。「嗄~我們到了喔?」
她的聲音甜膩的惹前座兩人大笑,「雪睡著很熟喔?」
「大概彥廷身上很好睡吧。」
彥廷有點尷尬的打開車門,他好像瞄到漾雪也臉紅了一下。

(~病毒)




今天很想睡,想睡到想上來發一篇「今天很累,日記不寫。」就去睡。

在每篇日記前,或是日記後。總是會把今天的點子寫下。它們有些是我簿子裡早就寫了的東西,有些是我以前的努力,有些是為了未來的努力。

希望後者多一點。

這是『病毒』的開頭。人類被某種恐怖病毒感染,變成搖搖晃晃啃啃咬咬濕濕黏黏破破爛爛的某種東西早就是用爛的東西了。有些是地圖上某處浪費稅金的研究所造成的真正浪費。有些是地獄的猛鬼爬上來啃咬活者。
不過這個病毒,有點不同。它不是開啟你的食肉慾望,而是你更深層的慾望。
只以懂得這個慾望的人,才能活下來。
因為你誠實。
所以你值得活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