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6日 星期三

(10/6 星期三 灰敗 ) 網聚邏輯

每個人都有興趣。

有的人的興趣能當飯吃,有的不能。

我的喜好,在這個社會裡,甚至不太能浮上檯面。

1
我喜歡Spanking。

但是我既不能靠這個當作什麼表演藝術來賺錢,也沒有被動讓我想打就能打。

所以通常別人要請我介紹自己的時候,我都說:「我是個寫小說的。」


在Spanking的這個圈圈,很小,而且不太有人浮上檯面。有的主認識很多個被,有的被認識一大堆主。而像我一樣誰都不認識的,恐怕多數。雖然每個Spanking論壇裡,總是人多到不能再多,但是,陽光下沒有。


雖然,每個人都知道,有個『紫嘯山莊』。在那什麼樣的sp願望都能滿足。但是那裡畢竟不是阿拉丁的神燈,並沒有免費的三個願望。像我這樣領著微薄的稿費過日子的人,只能看著那精美的網頁嘆息。

所以扣掉那些高貴到嚇死人的地方,我以為,陽光下沒有這樣可以讓人自由放縱自我的地方。

直到那女孩來找我為止。


每個同好都知道,網路上的sp論壇裡,多的是一篇又一篇,想像力跟慾望交織而成的文章。我也是其中的愛好者,拜我職業所賜,我有很多的時間可以在上面寫文章。而且那些商業化的文章訓練了我寫就一手能輕易打動讀者的質感文字。我在論壇還算小有人氣的作者,也不意外的會認識一些同好讀者。

某天,我拔掉我家裡的電話(怕我的編輯查進度),趕稿趕到有點恍惚。我連上了論壇的聊天室,想要放鬆一下。

像這樣的深夜,有時候什麼人都沒有,但偶而會有不睡的夜貓。

你是不是那個starplayer?

starplayer是我在論壇的名稱,通常近聊天室的時候可以另外取一個名字,但是我都不喜歡改。這個名字叫做Googol的,我也有點印象,但是沒有交流過。也可能他的名字特別,讓人不容易忘。

太特別了,讓我不能不問一下,「請問,你為什麼要叫做Googol。」

等了很久,都沒有回答。

就當我以為他睡了的時候,得到了一個讓我嚇一跳的答案。

「你讓我去找你的話,我可以當面告訴你。」

通常的話,我會笑笑的回答,「隨便啦,你想說就說。」

但是像今夜這種感覺,意外的讓我好奇。我很想答應,Googol讓我覺得,他有什麼難言之隱。但是我的原則是只見女生不見男生,我的騎士精神是用來拯救女性的,Googol這個名字,又略嫌中性了點,讓人無法分辨。但是轉念又想,正因為無法分辨,才比較可能是女生。一個想騙人的男生,總該取個像小可愛這種更女生的名字。

於是我就答應了,賭他一把。

就像我前面說的,我贏了,來的是個女孩。但是大半夜有個女孩來找你,還是不認識的,只是讓事情變的更詭異。

很多人現實不敢說的事情,會帶到網路上說。就好象在沒有人認識你的地方,就算丟臉,也沒有人認識。人會變的,比較敢去丟臉。

但是這女孩要說的事情,反了。她不敢在網路上說,反而要到現實來說?

我很少出門,我不知道在大半夜能約在那聊天,於是只好在我的破爛小套房。但是她好象不在意,甚至明顯進來我家後,安心的喘了一口氣。

「可以給我一杯水嗎?」她開口說話,聲音異常的沙啞,「我很久沒有好好喝水了。」

她的外表很清秀,但是連我都看的出來,她很狼狽,連嘴唇都乾裂滲血。

我把我屋裏最後一瓶的礦泉水給了她,她一下就灌了大半瓶。喝的很猛,是那種連衣服都被嘴角漏下來的水濕一大片的喝法。我抽了兩三張衛生紙丟給她。應該用的上。

她一直到把整瓶水都喝完,才開口說第二句話。

「沒了嗎?」

我立刻拿起5公升的塑膠水罐說,「我去裝水,回來再聽你說。」

我不在乎她一個人在這裏,反正整個房間最值錢的只有電腦。

但是她也站了起來,勾著我左手臂,「我也要去。」

看著這個到我肩膀的小人,這個夜晚,節奏好象太快了點。

還會有什麽接下來呢?

2

去提水站提水的過程,比平常多花了點時間。

一方面是我並不習慣兩個人去提水,尤其不習慣另外一個人一直抓著你的手。

另外就是,我發現她的涼鞋破的很厲害。雖然很乾淨,但鞋底搖搖欲墜,鞋帶也磨損。讓她走路不很好走,我們走的很慢。

但是儘管走的搖搖晃晃的,她還是不肯放開我。

其實我家不算是招待人的好地方,因為除了我拖搞拖到我編輯殺上來宰人以外,平常根本沒有人會來找我。我只有一個杯子,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拿去沖沖水,到滿一杯水給她。還好我的杯子很大,應該夠她喝。

大概是剛剛灌了不少水,她現在沒有猛灌,是很平穩的小口喝。感覺上也平靜很多了。

「對不起,好像打擾你了…」Googol…暫時還是這樣叫她,因為她還沒告訴我她叫什麼名字。小小聲的說。有點不好意思的縮成一團的坐在我床上,那是我房間最好的座位。我坐在小桌旁的塑膠拼裝地板上,只有這塊舖了地板,因為我都坐在這裡寫稿。

「如果你好點了,想講話了,再跟我說。」我一點都不急,反正今天晚上本來就不想寫稿了。

「你會去那個論壇聊天室的話…你應該知道…我是…哪個吧」

「你是主?還是被?」雖然她現在狼狽的像100﹪被動,不過人不可貌相。

「被動…」

Googol看起來十分年輕,頭髮染成淡金色的。沒有化妝,但是睫毛卻很長,看起來就有天然的漂亮眼睛,所以就算她素顏看起來很普通,還是很加分,是個中上的美女。

「我要告訴你一個故事,但是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這女孩說說話很直接,快人快語。所以我也回的很快,「什麼?」

「讓我住在這裡。」

好像哪裡不太對?「你跟我說一個故事,就要我收留你?就算你的故事再可憐,我也沒有足夠理由收留一個陌生人阿?」

騎士精神,跟傻子。香吉士分不清楚,我可不會。

「真的,你聽完,你一定會讓我住下來的。」

「我們現在又不是再演『愛情、兩好三壞』,我也不會揮出超級全壘打。」真的,我好久沒有運動過了。「我可以聽妳說話,如果你的故事夠長,夠好聽,我整晚都可以陪妳。但是明天妳一定要回家。如果你的故事不夠精采,那我幫你叫計程車。」我一口氣訂完了遊戲規則,「先說,我對故事是很挑剔的喔。因為我真的是文字工作者。」我補充。

「你是編劇?還是作家?」

「都不算,也都算,為了生活,我什麼都寫。」

「那你…」她好像有點猶豫,「寫過推理小說嗎?」

這一問有點打擊到我,我什麼都能寫。就是推理小說屢戰屢敗。

當下的我無言以對,轉了個話題,「對了,你還沒說,你為什麼叫做Googol?跟那個查詢網站沒關係吧?」

「馬上就要說了啦,太猴急的男人不受歡迎喔。」來到這裡以後,頭一次看到她的笑容。

有點意外的閃耀。

3

「你有沒有聽過一個固定舉辦的spanking聚會?」

「你是說山莊嗎?我有聽過阿。」我知道因為紫嘯山莊有高度隱密性跟完整的環境,有一些人會固定在那邊聚會,當然,所費不斐。

「不是」,她搖搖頭,「是一個叫做『教師sp網聚』的聚會。」

「…完全沒有聽過呢」我有點傻住了,這什麼古怪的名字。「來的人都是老師?」

老師這個職業,跟spanking有著微妙的關係。有些同好也真的是做這職業的。只是,若是真的限定只能是老師的網聚,那倒很特別。

「聽說,一開始真的是,但是後來就成員似乎不全然都是了。但是這個網聚很特別,有著很多規矩的。」Googol很認真的表情,讓我開始相信這樣奇特名稱的網聚團體似乎真的是存在的,還是有點歷史的樣子。

她講著不自覺的又輕微的顫抖起來,我以為她冷了,但是她拒絕了我的毛毯。

「從我認識了一個網友開始說吧,我是從她那聽說的這個聚會的。」她似乎很堅持要說這個故事,真的有自信好聽到我絕不會趕走她一樣。而我既不忍心,自然不會阻止她。

以下是她的故事。()內則是我當時聽的一些旁白

Googol 的故事:

我喜歡sp。阿?怎麼喜歡上的?那個跟故事無關啦,以後再說。(我笑)

你知道一個女生,只要她在家族公開她是『女』的,就一定會有很多人來找你聊。我很喜歡聊,尤其是跟女生聊,其實大部分也只跟女生聊,男生很少。

然後,我就認識了麗莎。應該說麗莎來認識了我。
我們很常聊天,關於sp的話題我們都很有興趣。我那時候對sp其實不很了解,幾乎都是聽麗莎說的。麗莎自己是女雙向,又喜歡F/F。所以常常喜歡捉弄我這個小被動。

但是那時候有一點很奇怪喔,就是麗莎都不跟我聊生活的事。你知道兩個女生在一起,都會聊一些化妝阿、流行阿、服裝的話題吧?(我點頭)但是麗莎很少主動跟我聊這些,每次都是我提,她才陪我聊一下。
雖然我也不喜歡一見面就身家調查的聊天方式,但是聊的都熟了,總該知道一些吧,但是麗莎從不問我,每次我想問她,也都很巧妙的轉移話題。所以到了認識一個月左右,我有點驚訝的發現,我對她從年齡長相居住地等都完完全全的不了解。

我開始覺得有點不對勁了。我非常不希望自己敞開心胸聊了一個多月後,才知道對方其實是個男人。你笑什麼啦!(Sorry 哈哈。因為你的表情實在很…。)
反正我就覺得不太對啊,有一天我們又在聊,我就突然很想很想知道。那天我回話都有點心不在焉,因為我一直在想,什麼樣的問題,可以知道麗莎的性別?

(講到這邊,她突然欲言又止。神色猶疑。我很好奇的問她到底問了什麼,被她白了一眼。臉都紅了。老實說,真的很可愛。)

我們剛好在聊sp聊一聊,我就問她看sp故事…會不會DIY…就是自慰啦。麗莎聽了幾秒說會阿,我就又問她…怎麼做。
(那要是麗莎真的是男人,那你不就在跟一個男人講自己怎麼DIY?)
吵死了你,我也很後悔問阿!
可是麗莎卻回我說,「你在懷疑我是男人嗎?」我超尷尬的,我不知道要怎麼回她。
「我就想妳也該忍不住想問了吧。」麗莎這樣回我,我無言。「老實跟你說,我都沒有問你,也不跟你說我的事,都是我故意的。」
我問她為什麼,她停了一下,跟我說,「因為有個sp網聚,我想要請你陪我去。」
我聽到網聚有點嚇到,畢竟我連什麼經驗都沒有,第一次就那麼多人我會怕。
麗莎說不用怕,兩個人去才有照應。「但是,這個網聚有個很嚴格的規定,來的人絕對不能互相認識,被發現的話,就會被請回去。」
這麼神?我開始有點好奇了。
(我想,今天應該會陪著她吧。因為我也開始好奇了。)

4

以一個專業的作家我的眼光來看,這個故事開頭夠噱頭。

有足夠說服力的開場,跟讓人想一探究竟的事件。而且不容易猜到結局。讓我很想繼續聽下去。

可是她突然不說話了?

我看著她低頭盯著床,我的床說認真的,很老舊,是房東嫌重不想拿去丟的鐵架床。
我聽到床在輕微的「喀喀」響,其實也不奇怪,我每天晚上睡覺都會一直聽到。
但是等不到她說話,喀喀聲卻越來越大聲的時候,我開始覺得不對了。

她的頭垂的很低,低到我看到她的後頸。兩手緊緊的抓著床,全身縮成一團。

床不會自己動,除非有人抖它。而且,抖的很厲害。

我急忙移動到床邊,「妳怎麼了?」我低下頭,從下面想看清楚她的臉色,但是她的長髮擋住了整張臉,整的黑暗。

她抖,抖的連牙關都咬的發出呻吟。我拋開顧慮,伸手扶住她的肩膀。她一震,抬起了頭,我整個大嚇一跳,怎麼能在這麼一下子就淚痕滿臉,面容扭曲。

是什麼巨大的傷心嗎。

我正想找衛生紙給她拭淚,冷不妨卻被緊緊的攔腰抱住!

她拿我的襯衫當作手帕毛巾,擦了又哭,哭了又擦。

這…這樣不好吧?

這襯衫不是很乾淨欸……

Googol情緒一直平復不下來,不但哭沒有停止的跡象,本來攬著我的手開始變成十指成爪,在我身上抓著,就像磨爪子的貓。

我有點窘,本來手還扶著她,現在也放開了。她應該也不需要我扶,她手指抓的我都想喊疼,但是現在不是時候。

我說過,她是個很天然的美女。雖然現在哭的滿醜的…

她的五官很清秀,眼睛漂亮,有著美女該具備的條件。

而且雖然剛剛她的圓領寬襯衫跟粉色系長外套讓人看不出來,但是她也有美女該具備的好身材。因為她現在幾乎是趴在我的身上,兩團豐滿緊緊壓扁在我胸膛。

感覺…很難講,不算好受。

她的哭聲慢慢變小,手指不再那麼用力。整個人像是脫了力,慢慢的下滑。我的胸口感到刺激的肌膚接觸慢慢的遠離,改成不那麼刺激的臉蛋緊貼,然後也慢慢的遠離。她的臉龐滑到了我心口,慢慢到了腹肌上,繼續慢慢的滑…

欸欸,再下去好像就不妙了!我不想被她這時後發現,我始終是個正常男人。

還好,她離開了我。跪趴在床上。

整個縮的小小的她,雖然不再如剛剛的激動,但是卻讓我覺得她很悲,需要一些什麼幫助她。

但是我能做什麼?除了陪她。

「你幫我好嗎…」她用一邊淚眼看著我,聲音小的我要趴下來才聽的到。

「恩,你說。」

「sp我。」她的聲音更小了,「打我屁股…。」

我沒有說話,我說不出來。

思考一下。

如果她要我拿手帕給她,雖然她已經用我的衣服擦了不少眼淚,我會。

如果她要我摘星星給她,我做不到,我不會。

如果她要我給她水,到酒,買宵夜,這些我都ok,我會。

如果她要我抱緊她,跟她做愛,我現在不想做,我不會。

所以我不做的原因,不外乎不想做,跟做不到。

我是個同好,她是個我想的對象。

只是打屁股,不是摘星星月亮,當然做得到。

所以,我決定,我要幫她。

她的姿勢現在就很好,不需要改變移動。

我坐上床,床第一次承受兩人份的重量,喀喀了一聲。

我不是第一次玩sp,但是第一次沒有溝通聊天,就直接動手。我不知道她想要什麼。我伸出手,先試探性的輕輕打了她屁股左邊一下,代替溝通。

一下一下,她沒反應,應該是不夠吧。我放鬆手臂跟手掌,只靠肩膀的力量,還有她臀部的反彈去出力,去打。

我越來越大力,因為她的臀部非常有彈力。

我很喜歡這個過程,再這時白嫩的屁股會慢慢的泛紅,那個變化會讓你從正常男人的反應變成一個spanker。雖然我現在並沒有脫掉她的七分內搭褲,但是,我還是可以想像。
她開始微喘,但是壓抑的很小聲,如果你這時候不要沉迷於臀部,去聽,會有一種特別的愉快感。

我慢慢進入狀況中,甚至有點忘記她剛剛才傷心哭泣。我開始移動位置,去拍打她的屁股每一個部位,腰下位、臀峰、大腿邊、臀側。我交替的打,如果哪一個地方我覺得比較少,就過去拍幾下。甚至包括股溝附近,也不忘照顧兩下。我不感覺輕薄,我只是正在享受眼前這個女孩屁股帶給我的感覺。
她其實幾乎沒太大反應,但我知道這不是我太輕手,而是她開始意識到自己正在被一個男子打屁股,在做身為女性最後的一個矜持。在她跨越過這段之前,我不該停手,甚至不該跟她說話。

我打的不快,但是也接近五十幾下了。我的手掌變的很溫暖,這通常表示她的屁股也是一樣。一般這時候我會把小被的褲子褪下,但是今天我不確定。

她感覺到我停下來了,回頭問我,「怎麼了?」我有點訝異,她的聲音真的有點平靜了。


我不再進行下去,給她一點思考的時間。她爬了起來,坐在我的旁邊,我們兩個就靠著牆坐著。

「好一點了嗎?」

「還不錯。」她手抱著膝蓋,吁了一口氣,「你不想繼續了嗎?」

現在是你要求,我幫助你。不是玩sp。如果你需要我才幫助你,雖然我並不是不想,但時機不是對的。我把我這個翻來覆去,有點饒舌的理由跟她說了。她好像能理解了。

「你真老實。」她身體一側,有點靠向我這邊,「但是現在要我說要,我會害羞。」

我有點莞爾,要她繼續說她的故事。

Googol的故事(2):

儘管麗莎說的我有點動心,但是有點太神秘了,我還是有點害怕。
這個聚會的規則如下
1 所有參加成員必須單獨前往,不可多人赴約。
2 所有成員不得何與會任何成員有任何程度認識,一但發現立刻離開。
3 與會期間與外界一切溝通用用具,聲音影像紀錄工具,都不允許持有。
4 與會期間必須留在指定地點,不能任意離去。

非常嚴苛的規矩,但某種程度上,有令人安心的成分。

麗莎沒有勉強我,她自己很像是很想去。她覺得是得到第一次體驗的好聚會。

「反正如果感覺不好,我當主動就好。」

「那我怎麼辦?」我抗議,「我又不想當主動。」

「嘻嘻,那你讓我打就好阿。」麗莎打的好個如意算盤,我像是又被欺負了。

但是她的確是說動我了,我答應她會去,反正學校也放假了。(你是學生阿?我問,她回我:看不出來嗎。我點點頭,挨了她一拳)

想要參加聚會,首先,要先透過網路向一個「主辦人」發mail。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報名,要先填寫一些非關個人資料的問卷,包括自己的sp取向,喜好,對sp的看法感想等等很多問題。看來主辦人會透過這些選擇成員,麗莎說如果只要有一個人沒選上,就兩人都不要去,我想像我這種沒什麼經驗的,應該也沒什麼機會,所以我也填好玩的。

問卷上的職業一欄,附註了希望最好是從事教師,尤其是數學教師,若不是則進可能要對數學有興趣者。我是還好啦,所以我就填有興趣。

底下的一欄是請填上一個與會用的姓名稱呼,也有個附註。
【名稱要和數理方面的知識、歷史等等相關】

說實話我填到這裡有點不耐煩了,真是個規矩很囉唆的聚會。但是既然都答應麗莎了,那我也只能耐著性子填下去。

為了找個適合的名字,我上網查知識。沒想到正好發現,原來有名的查詢網站Google,就是一個數學上的稱呼。

Googol=10^100,表一後面有一百個零。這個單詞是在1938年美國數學家數學家愛德華·卡斯納(Edward Kasner)九歲的侄子米爾頓·西羅蒂(Milton Sirotta)所創造出來的。卡斯納在他的《數學與想象》(Mathematics and the Imagination)一書中寫下了這一概念。著名網際網路搜索引擎,Google,原稱 googol ,以表示其下資料豐富,現今名稱 google,只是緣起於投資人的一張支票拼寫錯誤。

我在網路上找到這些,心想,不如就取這個吧。
(我有點傻眼,用了那麼久google。也都不知道是這樣來的,甚至我還不曉得我自己拼對拼錯。)

然後我就送出了,不抱任何希望。

但是居然上了,而且就像騙人的一樣,麗莎也上了。

「好棒喔,妳取什麼名字?」麗莎知道我也能去很開心的問我,我反問她,「妳先說,妳取什麼。」「我取叫做麗莎,因為最近很紅的『達文西密碼』裡說,畫蒙那麗莎的微笑的達文西,他的畫有著完美的數學黃金比例阿。」

有點牽強欸……這樣子也能過關?

當我把我的名字告訴了麗莎後,她說Googol?哈!她笑的肚子痛死了…

我真的越來越後悔了,早知道我就叫蘇菲(註1)就好了…。

註1:達文西密碼的女主角,法國美女密碼專家蘇菲‧納佛。




昨天的日記有人看了後說 :「好像網聚邏輯喔」

上面那篇就是網聚邏輯,花了很多年還是寫在這邊的故事。
我曾為了不甘心,多次寫著它,但是它太強大了,我到現在還是無法控御的了它。
所以留下一點線索(差點就要找不到這篇了),有一天我邏輯強大的時候,我再來解決這個案子。

6 則留言:

  1. 哈你找出來啦, 這篇我是一直很期待的說

    回覆刪除
  2. 獅先生您好:

    很高興在Munch見到您
    在名單上看到您的大名時
    我還特別請梅子(還是Mimi?)幫我指出您是哪一位
    因為
    我很想當面告訴您


    您這篇文章到底什麼時候要寫完啊??


    沒錯
    就是為了這一篇我很想認識您
    我覺得這是我近十年看過的SP純文學類排名前十的佳作
    可是看到一半就沒了
    當時我每隔兩三天就上來看看更新了沒
    拜託千萬別棄坑啊

    走路工

    回覆刪除
  3. 我想看走路工的前十名有哪些!!!

    回覆刪除
  4. 我可以持"因為怕寫下去會壞了佳作"的理由而棄坑嗎xd

    回覆刪除
  5. 阿~~~對吼這好久了耶~~~我當初也和走路工一樣說~~~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