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5日 星期二

(10/5 星期二 晴時多雲偶陣雷 ) 僅此一次

阿莫放下手機,開始繼續剛剛中斷下來的MSN對話。一邊對話著,一邊間間續續的思考著EMAIL的內容。

時代進步的一種標誌,表現在通訊的方式上。越來越強大的手機,更多元的方式。不只是見面說話,不會依賴一隻鴿子。

阿莫現在就正使用很多種的方式,專注於「和人非直接的交流」這件事上。

還記得網路剛盛行的時候,有一個廣告,裡頭有著一隻帶著耳機的狗,坐在電腦前,跟人聊著天。諷刺著其實你永遠不知道跟你聊天的是一個人還是一隻狗。這樣好像很熟但卻見面不相識的一種交往方法。擴大了很多圈子的可能性。

再者,你會用MSN就不太可能同時又用手機跟對方聊天。不是不會啦,只是頗怪。感覺像是隔二十公尺的對街用電話聊天一樣。既然有了及時通或是手機。一般人也很少會捨這兩種不用,去寫MAIL。

說了那麼多只是為了說明,阿莫現在,正在跟三個不同的對象聯絡。

三個不同的女孩。

「欸,你剛剛當的有點大喔?」螢幕上一出現這行字,阿莫完全預料的到,半秒也沒有停的立刻回覆。立刻回覆。「SORRY,我的朋友打手機給我摟。」

一般網路聊天最討厭的幾件事之一,LAG算是其中一件。突然沒消沒息,話題中斷冷卻。怎樣的熱情也會消失殆盡。脾氣急躁一點的人說不定就斷線了。何況像蘿利塔這樣種的火辣女孩子。

和蘿利塔聊天對話很有趣。她反應快,和她打字的速度一樣快,認識蘿利塔以來,他的打字速度被硬生生提高了20%。

「什麼朋友能讓你丟下可愛的女孩跑去聊天,女朋友嘛!」

「少亂說,而且誰是可愛女生阿,我怎麼沒看到阿。」

「當然是本姑娘我阿,你好可憐,眼睛壞掉了。」

「怯!」




今天沒什麼要亂說的,來講講這篇好了。
有時候我正在吃飯,或是走著走著,或是誰跟我講了一個句子,看到書裡的一段文。
靈感都會突然冒出來。
可偏偏我不是貴人卻多忘事。以前三不五時就會「啊」一聲,然後趕快把想到的講給MSN上的朋友或是馬上撥通電話給朋友。朋友不堪其擾,而且我還是忘了。
所以我現在才會這樣子寫日記,記錄這些東西。

「僅此一次」這個故事,當時我很想嘗試當個文藝,寫點風花雪月的文。談談情,說說愛,而不是老是陷在奇幻怪獸虛構世界裡。
一個喜歡SP的男生啊,到處找人聊天很正常。不管直接了當還是迂迴曲折。想要找個女伴出來,也是普通到不行。
然後呢。
藉由三種不同方式,跟三個不同的女孩聊天的主角,突然從這三個女孩口中知道了,有個女孩願意見他,但是「僅此一次」。要他決定。

要?

還是不要?

有不要的道理嗎?但是詭異的條件讓男生猶豫了,他會不會去見?注意,女孩只說「見面」喔,沒說見面就要實踐,見面後如果沒有接下來,那既沒有後續了。

僅此一次,你會去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