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4日 星期一

(10/4 星期一 和煦慵懶) 最初的激情

昨天跟朋友聊到,也要邁入三字頭了。
「三字頭聽起來好老喔」朋友說。
沒關係,只要我們始終不忘記當初的激情,幾字頭都無所謂。

當初就是因為一些小小的感動,才要用我能做得到的方法,去保存些甚麼。
為了找出這樣的方法,我寫過,畫過,唱過,窮盡所能。儘管所能不多。

這些年不斷不斷的回顧,也許就是在提醒自己,不管改變多少,甚麼是不能改變的。




道路兩旁聚滿了人群,聚滿了臉孔。
有著輕藐、同情、漠然、激動的各式各樣的臉孔。
鐵甲的步伐震動著,掩蓋了四週的聲音,他的耳朵中只聽得見四周的嗡嗡作響。
手上握著二十幾年來,守護過那米諾雅家族無數無數次的鷹之槍,槍柄似乎越來越大,大的快要握不住了。
他才發覺,自己把這把槍握的多緊。

眼前的鐵甲化成了鐵甲巨獸,他多希望鷹之槍真的變大,一次就掃盪掉這些野獸,連同那些圍觀著的人一併掃蕩掉。
你們甚麼都不知道,憑甚麼在這裡圍觀!不准你們,用那種眼光看著她。

「納米諾雅喬麗郡主,您因為散播人民有害之病已經被判罪,請跟我們走。」

喬麗她早就站在門口,一句話也沒說,就邁步前進。上百位鐵甲自動讓開為兩面鐵壁,讓她往前走。

別走啊,那不是妳的錯,妳知道不是,我知道不是。

人群開始鼓動,有人怒罵,有人大哭,媽媽抱著微弱的剩一口氣的孩子跪在路旁,許多人開始丟出手上的東西。
丟擲的東西無法越過兩面鐵壁,走在中間的她依舊神聖不可侵犯,不急不徐的走。

她突然停下了腳步。

自己的心跳也差點停下,她不可能知道自己在這,但是喬麗郡主卻在正好走到自己前方的時候,停了下來。
嘴唇無聲的說了幾句話。

她沒有發出聲音,但是她知道善於唇讀的自己一定能「聽的到」這些話。

沒關係,你會來保護我的,對吧。

他緊握住鷹,朝天空狠狠的一刺。

甚麼都沒有。

只有無聲的誓言,狂吼著要讓神知道。

就算是要打倒神,也要讓她平安。


(~改變世界的SP 無聲之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