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8日 星期四

(10/27 星期三 緊張) 走吧 去香港

昨天網路熊熊給它斷線了,害的我束手無策,只好一天不更新了。(狀態為看起來很樂XD)

天氣突然轉為冬天狀態,冷風直吹。害的我穿短袖差點凍死!?

但是心情是溫暖的,不管是不是順利。至少感覺可以再拼一拼。

謝謝你們。

昨天回來,看到msn留言:「走吧,有空一起去香港吃小吃吧。」

香港很近,真想簽證護照辦一辦。說走就走!

在這種時候,特別感動。








 林靖白,二年四班班長,性別女,有著一張端正的臉蛋,不是美女,只是端正,跟規矩矩的制服裝扮。老實說我們學校的製服,尤其是女生,那配件之多,規矩更正有夠囉哩巴梭的。但是這女的就是有辦法讓自己每天都一樣不錯,完美無缺。而且也不會像很多女學生一樣,為了讓製服更時尚那麼一點,改的跟漫畫才會出現的那種迷你裙一樣短。又不會像某些女生不在意到變成非常非常的詭異的土感覺。她就像是那制服原本就債以她為模特兒為範本設計出來的一樣,自然而大方,再怎麼挑剔的生輔組長或是訓導主任都不可能有意見,所有老師都會喜愛的學生典範。
  加上她良好的人緣,穩定而優秀的成績。這樣優秀的班長大人,卻量用種武器攻擊我的兇手!?
  她把整班的數學習題本(她兼任數學小老師負責收的)夾回腋下,瞪著我說:「張立源,我的作業!」
  這句話不是問句,而是「我知道在你這,給我交出來。」的命令句。
  「嘖,借我抄一下啦。」
  下節課之前我沒有交出來的話,我肯定耳根不清靜。
  「我不要」她把最上面一本的狗蛋的作業簿丟給我「你抄他的,我的給我。」
  我才不要抄狗蛋的,狗蛋的字沒人看的懂,我剛剛跟狗蛋說,反正你抄了老師也看不懂,不如我先抄吧,狗蛋不理我。
  這本就是我從狗蛋那裡A來的,而且妳明明就肯借狗蛋卻不肯借我?我無法理解。
  「就是單純不想,拿來。」她連罵人的時候,也不會激動到多出無意義的狀聲詞。不過這樣的冷靜更讓人覺得毫無轉圜餘地。她說就把整疊作業本雙手托著伸到了我面前,要我快點還她的意思。
  剛剛就是用這一整疊的書直接K在我的頭上吧………

  我先把狗蛋的作業本放在上面,然後慢慢從抽屜裡面出她追討的那一本。封面的「林靖白」三個人跟她的人一樣纖細而且工整。但是她剛剛卻用這麼厚的書塊K我,而且她沒有想道歉的意思,而且很痛!
  這件事,沒得圓場了!
  「拿去!」
  作業簿嘩的一聲,滿地灑開。我在其他同學的吃驚疑惑的表情中第一時間轉身,依照我的估計,大約五秒後我們班的班長大人會理解現況而且爆發出怒吼。我還我有五秒可以逃。

  不過五秒過去後,我逃出了教室,卻沒聽到任何爆發。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