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9日 星期二

(10/19 星期二 沒什麼特別)

(一)
對於這個世界來說,我是一個有點平凡的人。為什麼我說自己是有點平凡呢,是因為我在一本內容跟書名都有點奇怪的書裡,看到這樣的一個論證。「假定這個世界的人被分為特別的人跟普通的人。平凡人集合裡的某人是集合裡最平凡的人,因為他的特別平凡,所以讓它變成一個很特別的人,讓它變成特別人的集合裡。反覆於此,則所有人都會變成很特別。」

  怯~~
  先不論是哪位數學家想出這個鬼東西的,假如他是正確的。等到慢慢所有人都很特別了,我有生之年也看不到吧。我之所以要那麼古怪的方法來介紹我自己,只是想讓你們明白,除了思想有點古怪以外,我是很平凡的人。
  十七歲,正是人家說對這個世界充滿明白與茫然矛盾情感的年紀。有著跟這個現實世界相關性不高,自成一格的世界觀。前面說過我是個十七歲的平凡少年,我自己很清楚我的人生絕~對不會出現什麼驚天動地的變化,會讓我未來成就無量的機會我想真的機會不大。我的老爸也不是李家成,還差那麼一大截。所以簡單來說,我就是在春去秋來之間,過著一段一段結束,又一次一次開始。沒有方向,只等著命運之神的安排。
  走一步,算一步。
  雖然我自然我還不至於像某些同學,他們的世界幾乎就構築在別人替他們寫好的網路世界裡。幾乎要把現實人個和網路人格做交換了。但我也是有著屬於我自己的世界觀,有點像是SF,或是海賊王裡的大海賊時代。那一種奇幻,卻量真實的。在幻想中存在著邏輯的黃金鄉。就好像海賊蒙布朗。庫力克大叔說:「沒有人能證明黃金鄉存在,也沒有人能證明它不存在,去追尋這樣的地方,本身不就是一種浪漫嗎?」
  多感人莫名的名台詞阿。當我每次在漫畫店看到這一段,到他們追尋四百年,終究在天空之島追尋到了那四百年睽違的黃金鄉的鐘聲時候,我就忍不住和庫力克大叔一起吶喊!「我們在這裡!」
  對啦,我就是只有坐在漫畫店裡吶喊的勢情啦,不行嗎?
  平凡高中生的微薄信念,就這樣。

  就在每一天每一天不變的日子裡,不知不覺我也升到了高二。托了我前雖然不是李家成,但是至少開明…也可能是不對這個兒子抱希望的父母管教下,我不用去大部分高中學生都必去的補習班。反正我自己也清楚,不管去了沒有,我終究還是會考上一間大學念,不上不下那種程度的大學。所以補習班對我來說,絕對是多餘的東西。這是我自己深思熟慮後的想法,至於我父母為什麼也沒問我理由就同意我不去的決定,老實說,我也搞不懂。我想了想,他們大概是覺得,就算他們兩個都在上班工作把我一個人丟著不用特別關心也無所謂。就算他們整夜不歸,他們的兒子也是哪裡也不會去。
  所以我的高二生活,就在座位上望窗外變換的雲氣中平靜的過著。
  今天,也是這樣。

  「張立源!」
  我聽到有人叫我的名字,而比那更快一步的感覺是一記突如其來的重擊在我腦後炸開。我的視網膜細胞頓時像是跳訊的電視一樣沒收到任何訊號,一片漆黑。十七年未曾感受過的一萬劇痛發生在我的後頭蓋骨上,讓我用剛剛側頭看著窗外的姿勢慢慢朝我的課桌倒下。
  難道在這麼平凡的校園會發生來自外太空末燃燒完全的隕石砸中了我?還是什麼正巧掉進時空裂縫的物體正好打在我的頭上?我不蓋你,真的是這種令人混亂的劇痛。不信你來挨一下?
  約1.5秒後我大概恢復了百分之十左右的視覺,眼前沒有異獸也沒有著火的隕石,還是平常的教室。只有一個衣領,領帶結,裙擺完全一絲不苟,還有著白嫩小腿跟冷冽眼神的女學生。

  一切,就從這一刻發生了變化。假如那可稱為地球的大事件發生之後我有想要記述下來的話,我會這樣寫的。只不過當時,我或是所有人,都不可能察覺到那驚天動地的變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