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4日 星期四

(10/13 星期三 平淡) 今天有點不想發文

以上











騙你的啦!



少室山上

一位老僧盤坐於青石板上,禮念佛號,雙手合十。

四周一片青郁密林,被幾百年來的無數佛號檀香薰染的孕育靈氣。微風吹過,彷如上千萬的僧眾阿彌佗佛。老僧年歲早過九十。無數的皺紋密佈的臉上依然透出渾厚之氣。蒼實猶如灰鋼。

老僧不知道坐了多久,亦沒有人知道他將何時起來。

老僧的身後立了兩根大石樁,每根都一人合抱之粗。上頭雕工精細,被人用巨力狠狠插在石板地上。一個十二歲的少年兩腿分立兩樁,紮著馬步。正在練習站樁。
兩樁之間地上積水一攤,竟是那少年淌下的汗水。少年面不改色,腿也無半分搖動發抖。
他從不知何年何月開始,就習於面不改色了。要在那些人之中生存,活著,就不能有半分表情現在臉上。
他其實早已快要撐不住了,但是他懂的忍耐。忍過了一刻再來一刻。無論多久他都忍。
忍了十二年。

老僧口唸法號,長身站起。

少年沒有立刻跳下來,師父並沒有說可以下來了。

老僧輕輕一晃,一瞬間飄到了少年的背後,發掌輕推。少年身軀一震,腳步搖晃。差點就要從石樁上面跌下。連忙拿步站穩。
「今日略有進步,只晃一步就站穩了。」

少年面上未動,心中慚愧無比。師父的何時已經晃到他的身後他完全沒有發現。要不是他正好想著不能鬆氣,這一推非倒不可。
「下來吧。」
少年跳下一人高的石樁,依照師父傳授的心法連運三周天的氣,腳下拿樁,雙手抱緊石柱,雙臂灌氣用力一拔!
石樁動也不動半分。

「還是拔不出,那也沒法強求,唯有精進不息。」老僧毫無責怪之意的說。少年微微一鞠,合掌還禮,算是答覆。
他很感謝師父收留他,做不到師父的要求,他很愧疚。少年默默的走到一旁,拿著樹幹,開始練習少林長拳,一拳一拳的打著樹幹。他想,今天一定要練滿五百趟才可停。

少年沒有注意到,每打出一拳,他精瘦繃實的肌肉就越來越是泛輝。拳趟尚未過百,居然漸漸透出金光!
老僧垂眉念佛,把這一切變異都看在眼裡。

少林第十八銅人,如今漸然成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