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30日 星期四

點子記事本

有人說:「想做的話,那一天就是好日子。其他的日子都不是。」
這幾天來回想這幾年的事,好不容易,把我當年不知道怎麼樣寫出來的東西都改完了。
也許我有變了,在做的工作,在忙的人生,在的高度,改變了我。回首當初寫的文字,略有一種輕酸的感觸。

只有一種沒變,那就是我這部份的靈魂。不管過了幾十年,我依舊維持著初衷。

誠實。

我想把這些誠實的用某種方法表現出來,對未來還會一直改變的我留下一份挑釁。

你這傢伙,有沒有勇氣再回頭看看我?

再者,不管我有多忙,多沒時間。我想自己有些事情不可以不做,不管做多做少。那是一種毅力,一種肯定。

也期待有一天它發酵,你會看到它玫瑰色的光澤,用果實之釀潤澤了你我。




火燙的熱氣連雅安的睫毛都快燒焦了般。但是她奮力的睜著眼,追著抱著女孩疾走的滿漢。
「你給我站住,不准…不准你對小雪凰出手!」
滿漢停下了腳步,看著東倒西歪卻死不放棄的雅安。
「我看錯你了…你居然會想把小雪凰的血拿來做食材,你算什麼美食獵人!」
「誰說要那樣了?」滿漢抱著痛苦的扭曲著的小雪凰,「我是要救她。」

滿漢把小雪凰放在地上,飛快的撈起雅安。「快走!」
「你幹嘛~」雅安話聲未落,小雪凰突起異變,她在滾燙的沙地上痛苦的翻滾,背上竟然冒出兩對雪白的羽翅!

那羽翅掃過的地方,滾燙的沙竟然變為冰雪!

雅安呆住了,熱氣夾雜著凍氣撲面而來。小雪凰的模樣令人不捨得,但是她卻驚訝的動彈不了。
「雪鳥族身體裡的寒氣每年累積到北國的雪祭日,一定要在極暑之地徹底的釋放,不然血氣凍結,立即暴斃。」
「這吐魯蕃是暑中之暑,生長的葡萄吸納暑氣,汁液苦澀難以入喉,釀成酒更是辛辣如刀。但只有一個方法可以徹底去除暑氣,變為極品的果實之釀。」

小雪凰尖聲狂嘯,髮翅張揚,一股冰雪之氣以她中心狂掃四周,滿漢按住雅安的頭往下一躲,好讓她別滿臉都是淚水鼻水的冰霜。

「那就是讓雪鳥族在此徹底宣洩出寒氣,用這股寒氣冰鎮葡萄!」

樹上累累結實,滿是垂逸的葡萄,已經凍結成紫色冰串,彷如渾然天成的紫玉。


~(改變世界的SP 第七章 雪候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