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30日 星期四

檔案6 絕對的服從

不論是獎是罰,主人都會打蔚蔚屁股,

今天主人生日,一早出門上學前,蔚蔚就將她準備好久的生日禮物送給主人,
是法國品牌CHARRIOL出的黑色亮面皮革皮帶,簡單卻帶著細膩,蔚蔚覺得這就像是主人給她的命令,
這可是蔚蔚兩個月前就開始餓肚子省午餐錢,好不容易偷偷存下來的,

主人愉快的收下了蔚蔚送的生日禮物,
蔚蔚開心的在主人腳邊蹭了蹭,等待主人拆開禮物的喜悅,
可是,主人嘴上的笑容似乎在打開禮物時有點凝結,
主人的口吻很平淡,趕蔚蔚出門去上課了,
「今天下課準時回家等我。」主人只交代了這一句話。

蔚蔚放學後就換成了主人指定的標準裝扮,
赤裸的身上,只掛了帶著鈴鐺的項圈與尾巴,蜷曲在沙發腳旁邊的毛毯上,
忐忑不安的等主人回家,

蔚蔚想,她應該是可以得到獎勵的,
這樣她就可以開心的趴在主人腿上,跟主人肌膚與肌膚的親密接觸,
獎勵的時候,主人會用手讓她的屁股染上一抹嫣紅,
輕輕的拍打與搓揉,掌控著蔚蔚每一分情慾,
獎勵的時候,蔚蔚也可以撒嬌磨蹭在主人懷裡,
放鬆享受主人寵溺的溫柔。

可是,早上主人最後的表情,似乎是生氣了。
蔚蔚知道主人有不高興,是禮物的問題嗎?
主人慣用的那條皮帶,皮帶頭那邊有些鬆脫,
蔚蔚就是看到主人弄皮帶時都會有點皺眉,才決定要挑款皮帶送主人的,

「喵嗚~」聽到門口進門的聲音,主人回家了!
主人看起來很平靜,跟平常一樣換上休閒服,伸展了一下,
而蔚蔚只是安靜的跟著主人腳邊轉,

現在,主人坐在沙發上,讓蔚蔚趴在他腿上,
蔚蔚開心的翹著屁股,橋了一個最舒服的姿勢,這是「獎勵」的姿勢耶!
主人一手壓著蔚蔚的腰,另一手......嗯?等了好一陣子都沒有動作,
那高高翹著、赤裸的屁股,仍然白皙......
蔚蔚忍不住想要回頭偷看一下......

「妳買禮物的錢是怎麼來的?」主人淡淡的開了口,
「是...」小身子一僵,「是蔚蔚沒吃午餐偷偷存下來的...」
「多久了?」
「兩...個月...」

蔚蔚全身上下裡裡外外都是屬於主人的,
包含蔚蔚心理上的依戀、身上的每個細胞、每分情慾;
包含學校功課進度、成績單檢查;
包含每天可以花費的零用錢、與每餐該吃些什麼東西......

主人毫不掩飾的釋放出他的怒氣,
蔚蔚趕緊滾了下來,跪趴在主人面前,微微顫抖著,
主人用力的拽起蔚的頭髮,目光直直看著她的眼睛,

「很厲害嘛,騙了我兩個月。翅膀長硬了會飛了?這就是妳晚餐要求增量的原因?」

蔚蔚被拽進房間,摔在地板上,
穩住身子後,就趕快爬去將家法叼過來給主人,
並用貓咪伸懶腰的姿勢維持在主人前面的地板上,
這是「處罰」的標準姿勢,

主人處罰蔚蔚的時候,從來不綁她的,
蔚蔚有幾次太痛了,手忍不住想去擋,主人也不在意,照樣打下去,
鞭子直接抽到蔚蔚手上,痛得她倒抽一口氣,趕緊將手放回前面再也不敢去擋。
處罰的時候,蔚蔚是不哭的,主人最討厭女人哭天喊地,他說這是沒教養。
犯錯挨打是應該的,再疼也要忍著。

怕痛,就別犯錯。

「妳知道我不喜歡處罰妳的,」主人抬手,在那赤裸的臀上抽出一抹深紅,
蔚蔚將臉埋在地板上,眼眶也跟著一紅,眼淚不小心就掉了下來,
今天的承受力似乎變差了,
蔚蔚也不想被處罰阿...只是...蔚蔚只是想給主人慶生...想討個獎勵...

處罰用的家法是隻小竹鞭,
沒有藤條長,比較細,卻更有彈性,
那一截一截的竹結,總是會讓蔚蔚痛上好幾天,
特別是,主人在懲罰時都直接用上七八成力,專打屁股與大腿交界區。
夜晚,只剩下竹鞭與肌膚接觸的聲音,劈啪作響,

「覺得委屈?」
「沒...沒有...」

啪!主人這下打得更用力了,蔚蔚兩隻手,指結用力絞在一起,不住顫抖著,
啪!蔚蔚抿著嘴,全神貫注的、專注的維持著現有姿勢,
每當瀕臨承受不住的邊緣,主人都會稍稍停頓一下,再接著繼續打,

「還要跟我說謊?」主人手腕更使勁的甩了下去,
「嗚...不是...」蔚蔚趕緊抹掉了鼻涕眼淚,倔降的想裝成沒哭過,
「蔚蔚只是...嗚阿...有點難過...」一張開嘴巴卻不小心叫出聲音來,
「蔚蔚不乖...讓主人生日...生氣了...阿!...」淚珠仍是不由自主的落下,

「主人喜歡聽話的蔚蔚,懂嗎?」蔚點頭,
「今晚待在那好好反省。」毛毯已經被扔到牆角,蔚蔚慢慢爬了過去,

一晚睡得不是很安穩,屁股和大腿腫著一條條熱辣辣的凜子,
沒有溫柔的按摩;沒有冰敷;沒有藥膏,處罰並未結束,
當鬧鐘響起,沒有主人的允許,蔚蔚也不敢離開角落,
靜靜看著主人梳洗穿戴,主人...戴上了蔚蔚送的皮帶......

主人走過來,一手摸摸蔚蔚的頭,「說吧。」
「對不起,蔚蔚沒有遵守主人的規定,私自不吃午餐,蔚蔚知錯了,謝謝主人的懲罰,」
主人面無表情的看著她,似乎是還沒等到想要的回答,
「嗯...蔚蔚有好好反省了,蔚蔚不該騙主人,要對主人完全的誠實,沒有任何理由,」
主人終於摸著她的頭,讓她往主人身上靠。這,就是處罰結束的信號,

雖然不時齜牙裂嘴蹦蹦跳跳的,蔚蔚依然動作迅速的穿戴完畢,跟主人一同走下大樓,
忍不住一直偷瞄著主人腰上的皮帶,臉上帶著滿足的微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