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30日 星期四

檔案4 偷窺

檔案4 偷窺

王阻止了蔚脫衣服的動作,讓蔚跪在衣櫥裏,雙手吊在衣櫃橫杆,用膠帶粗魯的封上 嘴。


蔚從衣櫥的小縫中,看到另一個女人進來。

眼睜睜看 著王寵愛著女人,聽到王的每一句話、女人的喘息、與那誘惑的紅。

儘管蔚只有手和嘴被束縛,其他所有地方都穿戴正常, 卻渾身的細胞都在渴望著王,哪怕只是一個眼神,但是王卻一眼也不向她這看,仿佛這空間中只有王和女人。

調教結束,女 人先走了,接著王也出去了,留下蔚一個人在衣櫃裏等著,不知道終點的等待。

等?

「對, 王不會忘記我的,王等下就回來了」蔚自己心中對話著,努力忽視那被遺棄的感覺。

終於,王打開了衣櫃,解開蔚的束縛。

蔚 全身的毛孔都在渴望王,渴望王的觸摸、王的命令、王給的疼痛與快樂,

累積的欲望尋求一個爆發孔。

不 過,王最愛的就是把這個孔堵起來,王想開的時候才開,讓欲望完全的收歸所有。

所以,王只是跟蔚說「把你看到的寫成故 事發到論壇去吧。」

當蔚開始著手「寫故事」的時候,剛剛的每個畫面,每個聲響,都在腦中一幕幕的播放出來,手指在鍵 盤上越敲越顫抖。

好想,好想把手放在那個的地方阿。

構思每一個句子,都讓蔚 呼吸難過。

描寫每一個場景,都仿佛自己就是女主角,當蔚敲下最後一個句點,王出現在她身後,蔚仰起頭,看著王,用 眼神訴說嘴巴不敢說的話。

王的手指,不疾不徐的從她額頭往下滑,人中、鼻樑、在嘴唇上稍稍停留,到下巴時輕輕一勾 提,到頸子時有點酥麻,滑向胸,刻意似有似無的繞過乳尖畫大圈,

蔚眯著眼,看著王的手指滑向小腹,到下腹…… 吞咽了一口唾液,整個神經都集中在手指觸摸的那個點,寂靜的房間,蔚壓抑的喘息聲異常的清楚。

王在下腹輕輕畫圈,一 點點,一點點的向下略移。



然後....

王 拿起滑鼠,,專注的看著蔚寫的文章。

蔚覺得整個人仿佛被丟到了冰箱,委屈得眼框一濕。



「來, 自己念念,看寫的順不順?」

蔚睜睜的看著自己努力寫下的文章,一時像是找不到播放鈕的音響一樣,張著嘴,

王 拿起蔚的手,輕輕放在「開關」上。

濕潤的小小按鈕,只是輕輕的一碰,仿佛就像通電一般。

蔚 張開嘴,喘著氣,慢慢的開始念著文字,手指頭也像著魔似的無法停止,

王聽著蔚努力的念,似乎滿意的點點頭,按下「發 表」

念完了,蔚卻遲疑著,抬頭看著王

她的手該停下來嗎?

王 挑挑眉,不置可否,放蔚自己去猶豫,拿起一邊的電話撥號,



茵盯著電 話,從主人家離開時,主人要她等電話的,她乖乖的等,雖然不知道主人要說啥?

電話鈴響,茵很快的接起「主人?」

依 照電話裡的指示打開網頁,上了論壇。一個不是主人、也不是自己的陌生ID,發了一篇她內容熟悉不已的文章。茵慘叫一聲,以她對主人的瞭解,這肯定只有一種 原因,這種過份的事,只有他想的出來。

主人似乎完全能看到她的反應似的,對她說「好好看完」

然 後回頭對另一個人說「果然寫的很好。」又回頭對茵下了個命令「電話別掛,去拿個跳蛋塞在下面吧。」

這時候的電話,不 再是溝通用,僅僅剩下傳聲的功能。

蔚扶著電腦桌,翹起臀部的曲線,跳蛋的電線垂在兩腿之間,屁股間被橡膠塞子堵住。

身 上的孔雖然堵上,心中的孔卻像是洩洪般擴大。

王把電話放在旁邊,看著蔚,只想好好的用鞭子照顧她。

響 亮的鞭笞聲,清楚的穿過電話,傳到茵的耳朵,鞭子打在赤裸皮膚上的聲音,接著女人歡娛的喘息,她眼前仿佛看到一個女人正愉快的享受主人的鞭子,興奮的扭著 雪白的臀,在黑鞭飛舞下一條條的染紅,而她,只能握著電話筒,她不想,但是不敢掛電話,就像是被捆綁雙手,雙腿間跳蛋盡職的嗡嗡作響,卻不被允許更進一 步。

現在立場完全反了!

蔚有著苦盡甘來的感覺,全身都好有充實感,尤其兩個穴 穴都吃了東西,

王看著蔚因為跳蛋的刺激狂扭著腰,手上的皮鞭配合著節奏揮舞,讓娛虐的樂曲升高一度音,越轉越高亢, 這樂曲,讓另一個,也是唯一的聽眾,不能自主的隨之起舞。

電話那頭傳來聽眾低低的呻吟,王把電話按成擴音。

蔚 聽著,自己忽然非常得意。

王,她的帝王,她感到被帝王寵幸的光榮,不自由主叫得更加的放肆,完全顛覆了平日害羞沉默 的自己,好象脫胎換骨了一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