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30日 星期四

檔案2 輪迴程序

檔案2 輪迴程序

佐木龍子看著這個奇妙的地方,不能理解。感覺到一無所有,異樣的虛無。她感到 害怕,感到無助,感到寒冷。


龍子是幼稚園的老師,某天,當她跟學生玩捉迷藏當鬼數到一百的時 候,突然一陣暈眩。眼前瞬間瀰漫著白霧。

然後,她看到自己。

她就維持的原本扶 著樹幹的姿勢,靜止不動。然後慢慢的起身,笨拙的移動,開始找躲藏的學生。

這一切看在她的眼中,一切的感覺,只剩 「詭異」。看著自己的身體移動、行走。僵硬的動作著。而她「自己」只能站在居高臨下的視野,無法置信的看著一切。

「我 死了…?」

一切都不像是真實的。龍子看著「自己」原本僵硬的動作慢慢的,越來越正常,越來越自然,越來越完美。完美 到沒有一個人,發現她有任何的不同。「自己」就像每天她一定會做的那樣,講話,做事。

而她,只能無助的看著「自 己」。

「自己」慢慢的走,一如往常的掏出鑰匙打開了公寓的大門,沒有搭電梯而是慢慢的走著樓梯回9樓的自己家。在9 樓遇到了10樓的鄰居,生硬的打了招呼,開門進入家中,打開電腦,滑鼠游標隨意的點按了螢幕上的某一點。

龍子馬上感 到自己離開了原地。就像切斷了氫氣球的繩子一樣。迅速的脫離跟身體的最後一絲連線,飛快的進入一個虛無的空間。佐木龍子在這個異樣的空間飄動著,她曾試著 要移動,可是卻無法自由的移動手腳。就好像整個人懸浮著。上下左右沒有一處實地一樣。

空間突然像是裂開了一樣,出現 了一道白光。直射向她。龍子感到剛剛還不可移動的身體,突然的能動了。她很自然的沿著光前進。就像從山洞走向洞外的感覺。不太同的一點是光線實在太過刺 眼,刺的她眼睛幾乎睜不開。就算閉上了眼睛,也能感到前方的光芒充滿了整個眼瞼。讓她別無選擇,只能朝光的感覺前進。下一瞬,刺眼的白光消退了。龍子感到 微風徐徐拂著臉,十分的舒服。她睜開眼,眼前是青青的草地。她低頭看看自己,上課時穿的員工制服和裙子不曉得何時不見了,她正穿著愛穿的短T桖跟牛仔褲。 她再抬頭一看,卻發現儘管天氣是那麼的和煦,天空,卻不是熟悉的那片。沒有藍天白雲的美景,卻是一片的灰白。

一個女 人聲突然冒出,把龍子嚇了一跳。她轉頭一看,身旁不知何時站著一個中國女孩。長髮白裙,十分年輕可愛。女孩用中國話開口說話,但是龍子無法聽懂,露出迷惑 的眼神。女孩馬上笑了,吐舌頭輕敲自已腦袋一下,改用日文開口:「覺得這裡很怪嗎?」

龍子點點頭,茫然。女孩又說, 「對不起,我剛來不久,每次都忘記剛來這裡的沒辦法直接溝通,還是要靠語言翻譯。」

「噢~」沒辦法插上話的龍子,只 能不知所措的看著女孩。「通過某些『程序』,你已經離開了妳本來生活的世界,來到這裡。已妳現在的情況來說,講簡單的,叫做『靈魂出竅』。」

「阿, 是這樣阿?」龍子恍然的點點頭,說,「原來如此,那我是不是等一下清醒,就沒事了?」

「很抱歉,那只是簡單來說。實 際情況還要複雜一點。」女孩略帶歉意的說。「不過,我想你的『複製體』已經開始行動。應該不會有任何不能銜接的問題才對。」

複 製?阿,是那個嗎?「所以…因為什麼…複製體?所以我的身體才會自己動起來?」「是的」女孩說,「我想剛剛妳在等待複製體連線到這裡的時候,一定覺得很不 習慣吧?」

「有一點…」龍子吐吐舌,豈止一點,簡直是超詭異的。

「妳沒有問題 嗎?我記得我第一次來的時候,問題好多,但是超急的,來不及問。第二次來就好多了。」

有阿,超多的,多到不知道怎麼 問。

「好吧,這裡是哪裡?」

「以正常的話簡單的說的話,應該叫做『地獄』 吧。」

「地獄!!」龍子被這個答案嚇的臉都白了,「我…我…真的死了?我…不知道玩捉迷藏也會死阿!阿…你不是說, 我只是靈魂出竅?」

「妳別急啦,我只是說簡單來說。」女孩急的揮手,「好啦,我慢慢說,你聽我說嘛。」

「很 久以前,不知道什麼樣的一個力量,為了觀察人類這種生物。製做了一個『程序』。這個程序會吧死去人類的生物電等等…也就是『靈魂』作為保存,好分析其生前 的一切活動。然後建構資料庫。」

「然後,隨著程序的自我發展。能夠對人類的靈魂作出一定程度的控制。他們開始嘗試把 有用的靈魂保留其有用的部分後釋回。新一代的靈魂會像是不自覺的學會某些東西,間接使得人類文明進步,這樣能讓靈魂樣本更多樣化。一開始當然效果不好,能 真正保存的很少。累積知識的速度不快。但是隨著時間進步下,『程序』越來越能確實的回歸靈魂,人類知識累積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成等比級數般的爆發開來。程 序也能很順利的,利用更多新的樣本繼續的成長下去。」女孩解釋到這邊,忍不住偷補了一句,「不過也有時難免有些小意外而已啦!」

「意 外!?」

「就是類似像說,本來『程序』想要累積只針對知識部份。卻不小心出錯誤把感情或是記憶部分一併的回歸了。」 女孩無奈的說,「害我以前覺得緣定三生,再續前緣有多浪漫阿,結果搞半天只是『程序』出錯了。」龍子聽的目瞪口呆,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說。

「好 啦,雖然會出小錯,總算『程序』還是順利。不過人類知識累積的速度實在太快了,死亡率隨之越來越低。收集的速度逐漸跟不上回歸的速度了。於是,程序進行了 一項改變。」

「什麼改變?」龍子只覺得越聽越玄。

「收集活人的靈魂。」

「嘎!?」 龍子不可置信的大叫。

「當然啦,直接強行收集,人就死了。可不能這樣。所以,才需要先做出『複製體』。為了讓複製體 能完整代替本人原本生活,必須先花一段時間『下載』本人的所有生活模式,才進行『覆蓋』以取代靈魂的位置。」

「 那被收集而來的靈魂,會被怎樣?」

「分類」女孩很快的回答。「根據生前行為模式,進行六大分類。扣掉過遭不堪使用的 靈魂。有六分之一的機會,妳可以再度回到現世。如果這時妳的軀殼還沒消失,妳可以回到本來的身體。就算是消失了,妳也會有新的軀體。其他可能會被放到其他 生物軀體,或是暫時被資料庫管理。也有可能,像我這樣,被『程序』指定為某區負責人,接管部分功能。」

「我…我想回 去,我不想要這樣…」龍子做最後的垂死掙扎。

「這是不可能的,對不起。」

「那… 我現在要被『分類』嗎?」

「那就是現在接下來我要對你做的了。」中國女孩說,「你現在還能感覺到有風、有景色、甚至 有穿衣服對吧。」

「阿?對阿?」龍子不能理解這哪裡不對了,不解的回答。

「恩… 像你這樣漂亮的女孩子,我還是不喜歡用太過分的…」中國女孩自言自語說。突然一個伸手,把龍子的「身體」側轉90度,掀翻在膝蓋上。龍子尖叫一聲,不由自 主的面朝下趴在膝蓋上,她甚至沒發覺中國女孩什麼時候坐在一把不知道哪來的椅子上。她想起來,卻發現中國女孩的手力大的不可思議。簡直就像個鐵銬緊銬著她 的腰一樣。接著中國女孩拉住了她的褲腰,龍子頓感不妙,大叫「不要!!」

果然如她害怕的,中國女孩「嗤」的一下子就 扯下了她的褲子,而且竟然是把整件牛仔褲扯破撕碎扯下。她整個獃住,這個嬌滴滴的中國小女孩,竟然力氣大的跟熊一般?

光 著的屁屁被風吹的發涼,龍子的臉頰卻是發燙如火,羞澀的抬不起頭。只能讓身體攤在女孩腿上,無助的閉起眼睛。而且這個姿勢實在是不太對勁…她該不會是想 要…

果然中國女孩隨即揚起右手,「啪」的屁股上狠狠一下。龍子痛的瞪大眼睛,身體猛的一昂。

有 沒有那麼痛?

接著又是一下打的的她感覺會飛出去,實際上當然是連腰都沒辦法移動。女孩圈的她上下半身只能分開移動。 兩腿發抖,身體昂起又無力垂下。中國女孩卻毫不憐香惜玉。接下來的每一下都打的她一遍遍的在經歷一回。死去活來的一回。龍子雙手從揪著中國女孩的白裙,到 痛到緊抓著她大腿。中國女孩都一概無反應。她覺得每一下都打的她魂飛魄散,又密又快,連喘氣的時間都沒有。只能在手掌起落之間,感覺自己的胸腔,繃的快蹦 出來。

有時一下下去,痛的感覺「屁股一定爛了」,但是下一下又不像。有時甚至覺得屁股黏膩,像是淌血。下一下又不 像?龍子被刺激到幾乎發狂,嘴裡瘋狂的討饒。但是這時候女孩才像是完全聽不懂日語一樣,理也不理她。只是不停的打她屁股。她劇烈的喘氣,呻吟,覺得靈魂都 快被打的散了。

阿?對喔?她現在本來就是靈魂阿!

想到此處,她突然覺得一陣舒 暢。中國女孩的手掌又打她屁股一下,她居然覺得疼痛大減。有種麻癢取而代之。從臀部直擴散全身。她對這種感覺十分陌生,不明所以。不是不疼,但是有種超越 疼痛的感覺。每一下都會讓這感覺多一點,痛也少一點。甚至赤身裸體的臊,光屁股趴在別人大腿上的羞,被打屁股的恥,全都變的不太強烈。

慢 慢的,她竟然覺得舒服。意識逐漸變的好輕鬆。每被打一下屁股,她不再哭喊,只是輕哦。聽起來竟然像是被愛撫著她身體最敏感的地方,舒服的呻吟的感覺。她忍 不住又覺得好害羞,可是又難以抗拒這樣的感覺。

她連中國女孩什麼時候停下來了,都不曉得……

「妳 感覺怎樣,輕鬆吧?」中國女孩不知道何時站了起來,俯視躺在地上喘息的龍子笑。龍子迷茫的微睜開眼,看到中國女孩不知何時變的全身不著片縷。她小小驚叫, 卻發現自己也變的赤裸。急忙坐起。抬頭一看,周圍景色全變了。本來還感覺的到的微風草坪都消失了,變的像是之前的虛無空間。只剩兩人存在。她伸手往身後一 摸,感到自己屁股完好無缺,像是剛剛做了一場夢般。

「這是怎麼回事?」

「只是 你終於能看到本質的狀況而已。」中國女孩說,與其說是語言,不如說想法直接傳入她腦中更貼切。「這裡本來就是這樣的狀況。剛剛你看到的一切,只是妳來自地 上的最後一點自我印象。包括景色、語言、感覺、甚至你我穿的衣服都是。現在妳除去了這些,你看,我不再需要翻譯也能跟你溝通。妳剛剛幻想的傷害與痛苦也全 都消失了。」

阿,都只是她的想像而已嗎?龍子想到剛剛一度以為自己愛上了被打屁股的感覺,又有點害羞,雖然她已經沒 有害羞的感覺了。

「那…妳打我…屁股,只是要讓我超越幻想?」

「對阿,利用巨 大的刺激,幫助你超越過界線。才能順利進入『程序』。」

「妳…妳可以用別的方法嘛,只能用打屁股的嗎?」

「還 是妳比較喜歡這樣?」中國女孩隨手一指,空間像開了一扇窗。龍子看到一個男人被放在石臼裡狂磨。臼底赤紅一片,血水潺潺。男人只剩下半個身體了。

「對 不起,打我屁股就好….」龍子黯然的認命了。

中國女孩俏皮的一笑,對龍子勾了勾手。龍子嘆了口氣,乖乖翹起屁股……

順 利的送走了龍子的「靈魂」,中國女孩喘了口氣,將下一個靈魂連線進入。

「搞什麼鬼阿?為什麼打個毛線打到這裡來 了?」一個充滿活力,元氣充沛的聲音從線路上傳來。

眼淚,悄悄的滴在女孩白玉般的手背上。

「終 於等到妳了…好久不見,阿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