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日 星期五

檔案1 下載人生

檔案1 下載人生

湘苓偷偷看了一眼熟睡的室友阿雯。阿雯被教授的報告折磨了好幾天,估計是暫時 很難叫醒。湘苓打開WORD,在網址列飛快的輸入熟悉的網址,吞了一口口水。

她不敢把網址存起來,生怕一不小心被同 學室友看到。只能靠記住的。不過每天這樣輸入,久了也很自然的記住了長串的網址。電腦紀錄也很小心的刪除,雖然阿雯不是那麼厲害。但是她不敢冒這個險。

網 頁開了,湘苓咬了咬嘴唇,一邊瀏覽著網站的文字,一邊在WORD上寫著文字。臉頰微微泛紅,呼吸壓抑沉重。

即時通無 聲的跳出來訊,這個帳號只有在寫文章的時候,她才會打開。湘苓看了一眼,是昨天聊過的網友。

「HI,文章寫的如何? 應該有進度了吧?」

「一點點…」,今晚不很專心,因為網站上的文字寫的比較吸引她,她忍不住一直在看。

阿 雯作惡夢的樣子,重重的翻了幾下。把她嚇了一跳,順手切掉對話視窗。確定她還是睡的很死。她才又打開。

「抱歉,你剛 剛說什麼?我沒看到。」

「我說,要不要聊一下?昨天你說的那個公主挨打的劇情很不錯。」

「好 啊,反正我也有點寫不太下去。」

就跟大部分的同好一樣,湘苓很偶然的發現了大部分人常看的「夜空山谷」網站。才發現 自己不孤單,這個世界裡的一面,有很多跟自己一樣的SPANKING同好。

看文章,即時通聊天,圖片電影一樣樣的進 入她的生活。這個曾讓她煩惱的羞人癖好,終於不用偷偷在筆記本上寫給自己看,她可以用虛擬的身分,讓所有的人見識她不同的一面。

學 校放假的時候,她會跟網友徹夜的聊天。把從小到大的真實與幻想,毫無顧忌的吐露。甚至在加油添醋中,獲得一份快感。別人對她的發問跟試探,每每更讓她胸口 狂跳,燥熱難耐。

但是,她把守著最後一分界線。然後在界線的這端,放肆。

當頭 一次一個聊了很久的網友,對她說出:「能不能見面?」她忍不住把自己埋進被子裡。把自己蒙的緊緊的。想像在陌生人的面前,羞愧的脫下自己的褲子,從來沒有 在異性面前曝光的部份現在赤條條的展現。湘苓喘著氣,慢慢的把睡褲脫到大腿,把臉埋進枕頭。

一頓手掌拍打後,馬上換 成籐條,沒有喘氣的空間。屁股又麻又腫。湘苓把手夾在大腿中間,屁股扭動摩擦著絲被。放任自己想像那個過程。想像越來越激烈,身體也越來越燥熱。整個見面 過程她彷彿飛快的體驗了一回。

等她香汗淋漓的起身,網友不見她回應,悶悶的下線了。她笑笑隨手切掉,反正,她不會跨 過界線。

跟網友聊了一下幻想,為了明天不要不小心翹掉了會計課,她跟對方道了晚安。把文章再寫了一小段,關了電腦, 上床睡去。不過因為剛剛聊的有點「激烈」,她翻了好一陣才睡著。

禮拜二是個很棒的日子,只有早上兩堂課,雖然阿雯要 上課到第八節,連中午都不能陪她吃飯。但是也意味的,她可以一個人在宿舍裡,盡情的「放肆」。

把寢室的門輕輕鎖上, 湘苓換上最舒服的小背心。更索性把長褲脫掉,只剩下棉質小褲褲,把平常的端莊女孩徹底拋開。這些動作是她的「熱身」。接下來,就是期待已久的時間了。

首 先,打開兩個視窗網頁,一個打開最喜歡的文學論壇「夜空山谷」,一個打開搜尋引擎,打入「SPANKING」,跳出上萬個國外的網站。她熟練的找到所謂的 分類引擎,連結到各式各樣的SP網站。雖然不能記錄這些喜歡的網站,但是每次這樣久了,她其實也習慣了。

當然,不能 忘記打開即時通訊。雖然不是每次都會有人,但是以她天生女孩子的優勢,隨便就可以找到一大堆人聊天。平常湘苓是有點討厭這樣陌生人,有的說沒禮貌都還太客 氣。但是處在這個特別日子,她不但不會排斥,而且葷腥不忌。反正隔著虛擬的帳號,不管怎樣的話,對此刻的她來說都只是一種調味,讓感覺更美味的調味。平常 連黃色笑話都會臉紅的她,甚至可以跟一個網友大談如何進行野外SP。

當網友A提到他如何帶他的夥伴到許多人的百貨公 司,在男廁裡大玩sp。湘苓看著A敘述,想像著有人帶著她小心翼翼的走進男廁,被他脫下自己的小褲褲塞進嘴裡。從後面掀起她的A字裙。每當有腳步聲,兩人 就得暫時安靜,臉上的火燙遠遠勝過臀部。更幻想有人不查誤闖,見到她那嫣紅一片的肌膚。正無助的高高翹起。

「好色喔 我」湘苓滿意的結語。

當這樣的情緒釀滿她,最後就宣洩於文字、創作。

她深深的 覺得,與其冒險去實踐,還不如寫文章來的更安全,也更刺激。

今天感覺十分強烈而充實,湘苓很快的又打了幾千字的文 章,順利的完結了故事。就等著把文章放上論壇了。

把文章放上論壇除了可以有「出版」的感覺,網友的回應也是重點。當 自己文章後面有著各式各樣的回應的時候,表示引起了大多數人的迴響。對於湘苓來說,她十分的喜歡這樣的感覺。而且從與網友的回應中,也可以認識到一些不錯 的朋友。所以每次,湘苓總會很認真的去看每一則回應。

論壇幾乎不可能會用本名註冊,所以湘苓也是用了「心星」當作自 己暱稱。她登入論壇,信箱沒信。卻意外的搜尋留言的時候,看到了一篇回文。

心星:好文喔,我也快寫好我的文了,請期 待喔!



心星 發於6/19(二) 16: 56: 01



湘 苓很確定,這個絕對不是她發的。那時候她正幻想的面紅耳赤。絕不會有閒暇來發這篇文。

論壇設計是不會有相同的暱稱, 不登入也不能發言。不過,被盜帳號也不是什麼新鮮事。「煩耶」,湘苓發了新文,隨手把密碼改掉。心裡只覺得完美的下午,最後有個有點鳥的收尾。

阿 雯晚上終於下課了,湘苓跟她兩人依起出去吃了點晚餐兼宵夜的「大學豆漿」,順便逛了一下「生活工廠」量販店,買了點生活必需品。兩個女生邊聊邊逛,回到宿 舍已經接近十一點,差點趕不上關門的時間。洗了澡,回到寢室湘苓開始打明天要交的報告作業,阿雯則消化著一大堆漫畫小說。

「你 在看啥?」湘苓打下報告的一個章節結束句點,修著文句。隨口問著。

「月亮花園,真的很好看欸!」阿雯頭也不抬的說。

「幾 集阿,完結了嗎?」湘苓不愛看未完結的連載,包括論壇裡的文章,只要是還未完結的坑,她就會強忍著好奇等結局。

「完 結了阿,18集。」阿雯說:「我快看完了,等一下我睡了你可以拿去看。」

「好啦。」雖然湘苓很想等晚上阿雯睡了再去 論壇看看文章,不過明天還要上課,也不能看太晚。

好容易阿雯看到累壞了,在一堆書中睡著了。湘苓有時很佩服阿雯這個 大無畏的個性。雖然有時候阿雯的行動讓人不敢恭維,但是她真的很喜歡這個跟自己完全相反的室友。

晚上一上論壇,湘苓 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從下午五點多到現在,不過七個多小時。她的留言數多了12篇!

心 星: 樓主不要忘記繼續寫喔,期待後續^^

心星 發於6/19(二) 17: 09: 02

心 星:今天真的很愉快阿,我遇到了一個不錯的網友喔,真希望有機會跟他一起實現幻想。

心星 發於6/19(二) 17: 28: 04



心星: 我覺得這篇文章的主角好可憐喔,可以讓她不要一直挨打嗎?

心星 發於6/19(二) 17: 39: 08



類 似的文章散布在整個論壇的各處,就在她吃飯逛街的這段時間,這個人又找出了她的新密碼,代替她發了12篇文章。

她氣 的想寫信給管理員,要他們查出這個奇怪的人到底是誰,雖然他的留言說實話沒有什麼特別的,但是實在有點令人毛骨悚然。

湘 苓被煩的完全失去看文章的力氣,心想睡覺吧,不經意的一撇之下,文章數竟然又多了一篇!

心星: 我今天晚上去買用品,不小心看到了愛的小手,我好想買喔。可惜是我室友跟我一起逛……

心星 發於6/20(三) 0:05:19

不過就兩分鐘前……

湘苓已經完全的失神,她匆匆的關掉了電腦。 甚至沒有記得如往常一樣消去記錄檔。

禮拜三湘苓整天都魂不守舍的,還氣的阿雯自己跑去吃飯不理她。

這 也沒辦法,現在的她草木皆兵,疑神疑鬼的。如果不能趕快找出答案,她可能得看精神科醫生了。

畢竟,彷彿有雙眼睛芒刺 在背的感覺,親身感覺比形容的更激烈一千倍。尤其那些內容,已經超越了惡作劇的程度。

比如說,他寫說她遇到網友。那 天的確他跟網友聊的很愉快,但這個也許可以經過偷看一些電腦記錄檔案得知,進而推測出來。

但是那個愛的小手是怎麼回 事?

她小心翼翼,從來自以為把秘密隱藏的很好。她相信身邊的人不會想到那個溫婉的湘苓有那麼瘋狂的一面。但是那篇文 章,不但知道那天她出去逛街,就算真的是她最不願意相信的答案,文章是阿雯發的,但是她偷喵也不過一瞬間的事,真的就能猜中她內心的想法嗎?

不 管這個人是誰,她真的被猜的十足十!

心情亂糟糟的,湘苓受不了。跑去浴室沖冷水澡。傾瀉的冰水似乎能帶走一點點滾燙 的情緒,讓她稍為冷靜一點。回到寢室,她想上平常偶爾 寫心情用的BLOG,再不紓發,她會爆炸!

果然BLOG讓她 冷靜了下來,因為她看的冷汗直冒。

「GOD…」

還以為只在論壇,沒想到連自己 的BLOG都被魔掌入侵。

BLOG多了近二十篇的日誌,日期很近,每一篇的文章,都詳述著她的生活。更巧的是,比如 她在課堂發表了心得報告作業,幾分鐘後就被寫入了日誌,把她這時的人事時地物甚至心境都能如實描寫。當然湘苓可沒有帶著電腦去上課。班上也沒人帶筆電。日 誌描寫的類型很分散,有的紀實,有的談心,連文字風格都跟她唯妙唯肖。不要說外人,恐怕連阿雯都分不出哪篇才是她寫的。

每 看一篇,她就冷汗狂冒。突然一個可怕的念頭出現,她飛快的流覽所有的日誌,生怕這傢伙輕重不分,再這裡洩了她的底。

幸 好,所有的日記,都只是普通的。似乎沒有提到任何SPANK的事情。

雖然暫時鬆口氣,但是這樣的「侵犯」已經超過她 能忍受的限度了。湘苓本來一火想要刪光所有多出來的發文。但是轉念又按耐下來。

而且不只是日誌,它很仔細的,回覆了 很多回言。湘苓用追蹤發言功能,發現它甚至代替她,到她好友的BLOG,回了不少回言。有些朋友也不疑有它,互動的很自然。

「變 態诶…………」

「什麼變態?」阿雯回來了,剛好聽到她的咒罵。

湘苓本來順口就 要向阿雯訴苦,但隨即硬忍下來。現在還不適合拿來說。

「你買了什麼東西?」湘苓注意到阿雯抱了個奇怪的盒子,「看! 純白拼圖!」

「嘖,你買那種東西幹麻?又不漂亮。」

「打發時間阿。」阿雯不理 會湘苓的挖苦,把拼圖拿出來跟她炫耀,「以後可以把照片或是圖畫印在上面,變成專屬自己的拼圖阿。」

「打發時間?你 的時間還是我的時間?我記得妳上次搞什麼串珠工藝,最後都是我在做。」湘苓可是八百萬個不看好。

「不管啦,來幫我倒 出來。」阿雯可是衝勁十足。

「拜託不要,我現在沒那個力氣幫你整理。」

「好啦 好啦,下次再說。」阿雯珊珊的把拼圖放進櫃子。

湘苓喘了口氣,大麻煩雖然依舊,至少小麻煩阻止了。

來 到北區的一家皮飾精品店,湘苓深吸了一口氣,走了進去。

「阿,歡迎光臨……妳是?」

「我 是心星,你好。」

還算年輕的老闆,比起他店裡的漂亮皮飾皮件,穿的還算樸素。一件大工作圍裙下只是普通的T桖跟牛仔 褲。他端出兩杯飲料放在桌上,順手把店門關上,轉成休息中的牌子。拿起吸管再其中一杯柳橙汁吸了一口喝下,然後把那杯推到湘苓面前,笑了一下,「小心為 上,請坐。」

湘苓很緊張,這是她第一次跟所謂的「同好」見面。

「就如你看到 的,我賣皮件。也自己動手做。但是跟我的嗜好哪個比較先喜歡,我自己也不知道。」年輕老闆笑笑,順手從桌子底下的箱子拿了一樣東西放在桌上。是一個有著金 屬釘裝飾的皮拍子,上面還有趴伏的女人的浮雕。

「我自己做的。」他又拿了好幾隻放著。「有沒有喜歡的?送你一隻。」

「不 了……我…不很需要。」湘苓真的有點緊張的結巴了。

冷靜,今天有很重要的目的的。湘苓,你不冷靜會失敗的。

「6/19 號的下午,請問你在哪裡?」

年輕老闆「噗嗤」一聲,「這算什麼?我以為你應該要問我第一次打人是什麼時候之類的。」

湘 苓覺得自己蠢爆了…

煩惱了好幾天後,湘苓知道憑自己的力量,除了煩惱以外,不可能再有結果。於是趁著那個「它」暫緩 侵入速度的最近,在刪除私人部分的事實後,她向網路上的一些網友請教關於入侵他人電腦的問題。

令她意外的,熱心的網 友還不在少數。給了她很多的建議。甚至有人熱心的幫她追查所謂的IP位置。不過大部分人都搖搖頭,看來「它」的道行很深。

直 到有個網友十分的狂熱的追查下,告訴她其中一個可能的點,就是來自這個地址的電腦。那網友更神通廣大的跟她說,這個電腦IP常常在SP網站流搭,十分可能 是個同好!

知道了這些後,湘苓思考了很多方法。但是為了自己的隱私能不被公開。她決定冒險親自拜訪。

既 然知道對方可能是同好,那要找到他並不難。湘苓以心星的名字,再很多論壇上開始表示願意實踐。通常一個表明女性的徵求,吸引力是很大的。加上心星的文章也 常為人所知。馬上各處的同好紛紛傳訊願意幫忙她體驗。湘苓開始慢慢過濾,刪掉條件不對的。一邊同時注意「它」的後續。比起之前的爆炸速度,現在「它」活動 量下降很多。大約要兩三天才會有一則回訊,文章類的更是幾乎沒有了。

終於,過濾到一個條件幾乎符合的人。交談之下, 當他約湘苓到他的店見面,湘苓聽到店址時,幾乎跳起來。一切都如劇本般順利。

當然,見面的危險性大的異乎尋常。以平 常的湘苓的老鼠膽,她是無論如何也不敢單獨去的。於是她編造了一個故事,試圖說服阿雯陪她去。但又不能跟她一起進去。沒想到一切輕鬆的不可思議,阿雯自己 編了整篇故事說服了自己,湘苓只是點了幾個頭,答應陪她拼圖,就順利讓她陪她前往。

「我…我不」湘苓閉上眼睛,默數 一到十,「我其實並不是要嘗試。」

「不然你想做什麼,查案子阿?」年輕老闆笑了,「你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偵探,可我卻 很像是誠實的公民喔。」

「我最近被人家入侵我的電腦,有人幫我查出是你的電腦。」湘苓手放在口袋裡,緊緊握著阿雯給 她的所謂「訊號器」。

「有危險就按一下,我這邊會收到,馬上過去救妳。」阿雯信誓旦旦的說。

有 用嗎?

「好好好,我能瞭解妳的不舒服,但是我真的是無辜的,你要怎麼樣才相信我?」年輕老闆苦笑的說。

「給 我看你在我說的時間,絕不可能有上網的証明。」

「好吧,不過我沒理由這樣被你懷疑,我們來打個賭。」年輕老闆說, 「如果我提不出來,看妳是要報警還是怎樣,我都不會反抗。另外還可以隨你喜歡帶走我店裡的任何一樣商品。但是如果我提的出來,那妳要接受處罰。」

湘 苓完全可以想像「處罰」是什麼,她躊躇了。

「如果你不能接受,那大門在後面,或是我們喝果汁聊點別的?」

「好! 接受就接受!」她豁出去了,她實在不能忍受這種「監控」,就算可能會被打屁股也賭了!

「我看看…六月十九號,六月十 九號你一定沒在上網對不對?」老闆看著湘苓列印下來的留言內容跟時間的整理表說。

「你怎麼知道?」湘苓傻了,那天晚 上她的確跟阿雯在逛街。

年輕老闆笑了笑,坐到電腦前開了個網頁。

【維修記錄】 伺服器停機 6/19 0:00:00 ~ 6/19 23:59:59

夜空山谷

「我 不敢說我不可能上網,但是我敢肯定,那時候沒人能留言。」

「不可能!我下午開的時候,明明可以啊。」湘苓不敢相信自 己的眼睛。

這是怎麼回事,不但有神祕留言,連留言時間都是一個不可能的時間?

「恩… 是很奇怪啦,而且妳看,妳說的那些時間的留言,現在都不見啦?」

湘苓連忙站過去一看,跟老闆借了電腦登入。果然,留 言都消失了?湘苓再打開自己的BLOG,最新幾篇「它」的回應還是有存在。

湘苓愣愣的看著年輕老闆,她相信自己的表 情一定很古怪。

年輕老闆大笑起來,「你大概遇到高手了,我看妳還是跟網警報案好了。」

「對… 對不起…」

年輕老闆拍拍她肩膀,「要不要上來二樓參觀?」湘苓不能思考,跟著他上了二樓的一個房間。

一 進房間,房間中的一個東西立刻吸引了湘苓的目光。那ㄧ個有點像高腳椅,椅面成一個向下凹弧度。四個椅腳上更特別,前後各有兩個皮製的皮帶扣環。湘苓對這個 椅子,並不陌生,但是沒想到會看到實物。

「趴上去吧。」

「阿?」湘苓驚恐的跳 開一步,年輕老闆看著她,似笑非笑。「還記得妳的承諾?」

還是要被處罰阿…湘苓緊張到不行,一句話都說不出。面對可 能是她「初體驗」,她發現她完全不能放開。僵硬的被老闆帶到椅子前,無措的被按彎了腰。「等等,我…我不想被綁起來」湘苓腰趴在椅子上,抓著椅腳,臀部自 然翹起。低腰牛仔褲讓她的曲線畢露。

「我不會綁妳,放心。因為妳是第一次。」年輕老闆拍拍她的翹臀,「褲子呢?」

「不… 不能穿著嗎…」湘苓緊張的話都快說不好了,聲音低的像蚊子。但是她卻沒想到要按「訊號器」,心底深處,似乎有一點點的期待。

「好 吧,熱身先讓你穿著。」

「熱身?」湘苓還沒搞懂,「啪」屁股突然被打了一下,她猛吸一口氣,接著感到打在屁股上的是 手掌,她不由自主的夾緊屁股。克制跳起來的衝動。

年輕老闆把左手放在她的腰上,「放鬆點」繼續用手打著湘苓屁股。她 感覺到牛仔布下的臀肉跳的很激烈,熱熱的,但是不如想像的痛。不過,好害羞。不管是姿勢還是被碰觸的感覺,都讓她覺得兩頰發燙,頭都不敢抬起。

「感 覺如何?」打了一陣,年輕老闆停下手,笑著問她。

「還好…沒有很痛…」

「廢 話,牛仔褲很厚欸。」

「喔…不對阿,我只答應接受處罰,你怎麼玩起來了?」湘苓終於有辦法思考,撐起身體,美目瞪著 偷笑的老闆。

「好吧,那我們正式來。」

「什麼阿,還正式?我不要了啦!」湘苓 剛要爬起來,看到老闆用眼神對她說「黃牛小孩?」遲疑了一下,悶悶的趴回去。「…打幾下阿。」

「一百下吧。」

「會 死掉!我不要。太多了。」

「我不會太重的,我說過了,妳是第一次。」年輕老闆說,「但是,我想你脫掉褲子,好嗎?」

幻 想終於要成真了嗎?可是實在太羞人了。「…我辦不到,這樣打就很痛了啦。」

「好吧,那我只好換個工具來,不然手會太 痛。」

工具?殺人阿?「不要…不要用工具…哎…好啦…」事情為什麼會發展成這樣?讓她羞死行不行?湘苓捏著褲腰,不 停的深呼吸,艱難的一點點往下拉。

拉到露出屁股頂端,年輕老闆就看出讓她如此掙扎的原因了,「妳穿小丁?」他大笑, 難怪,這已經是最後一道「防線」了。

「牛仔褲很貼阿……」她幽幽的說,眼淚都快掉下來了。褲子已經拉到一半,年輕老 闆壓住她的手,「好了,到這就好,這樣比較美」,接著手掌揮向她半裸的豐臀上。

「啪~啪~啪~啪~啪~啪」規律的拍 擊比起隔著牛仔褲明顯變的更清脆,更直接。更能深達身體內部。她手緊抓著椅子,兩腿無力的軟撐著,身體是直接掛在椅子上。但是因為椅子很高,能讓她不用費 力翹著屁股,就有很漂亮的姿勢。年輕老闆打的很慢,一下下的很仔細讓她品味。從手掌離開肌膚,略停一下讓她緊張一縮,然後再她肌肉再放鬆時瞬間拍下,覆蓋 在她屁股上。佇留,然後等到刺痛感從肌膚表面向下滲透,才又慢慢提起。她被刺激著,嬌喘著,默數。

「20…21…22…23…」

還 有好多,她的老天阿,一百下怎麼那麼漫長。

她的反應似乎讓他很有感覺,打的力氣也一點點慢慢加重。 「40…41…42 快一半了喔,心星很棒喔。」

她不要很棒,快點打完好嗎?不然她會被羞愧到死。

不 知道過了多久,湘苓渾身燥熱,呼吸很喘,終於聽到數字接近100。「95…96…97…98…99…」

最後一下了!

「100」

湘 苓被解放感淹沒了全身感覺,只剩下刺痛的屁股十分敏感。當冷氣風吹到她發燙赤裸的肌膚,她感覺的到皮膚每個毛孔都敞開了一樣。刺燙麻燙的。但是她一秒鐘都 不等的馬上拉起褲子,牛仔布滑上屁股時,又是一陣發熱。讓她忍不住哼哼唉唉幾聲。

年輕老闆這時卻一言不發,愣愣的站 著。失神了幾十秒,然後猛然一醒的感覺。「你…你沒事吧?」湘苓緊張的問。他卻沒有回她話,轉身就下樓。湘苓沒有別的辦法,只能莫名奇妙的跟著下來。

年 輕老闆走進店面,環顧了一下四周,默默的坐進電腦前,開始看交易單據。太快的轉變讓湘苓一下不知所措,「你要工作了?我…沒事的話…我要走摟?」

年 輕老闆沒有回話,只是點頭示意了一下。

湘苓退後了兩步,確定老闆已經沒有理她的打算了,轉身走出店外。

還 沒走出路口,就看到阿雯直衝過來。「你搞什麼阿,見個網友見那麼久。聊的很愉快嗎?聊了什麼?他店裡的東西好看嗎」

「他 沒理我」湘苓腦子現在比醬糊還糊,只是簡單四個字回答阿雯連珠炮的問題。

「阿?」阿雯也被弄迷糊了,現在是演哪一 齣?

「對了?那個訊號器是什麼阿,我沒用到,真的有用嗎?」湘苓把「訊號器」拿出來,還給阿雯。

「那 個喔,那是我上次網路買的防狼警報器阿。按一下就會叫超大聲的喔。」

湘苓再一次傻住了

「我 在外面聽到,就會過去救妳啦。」阿雯補充。

還好她沒按!!

完全偏離原本的目 的!湘苓悶悶的喝著熱帶綜合水果汁,覺得糟透了。

兩個人回到學校附近的茶館打發剩餘的下午。阿雯拿了好幾個蛋糕吃, 還能一邊向她提出更多問題。把嘴巴功能發揮到極致。而她選擇暫時喪失耳朵的功能,她需要集中精神思考。

說實在,老闆 的態度太謎了。雖然他有「不在場證明」,但是其他的時間又沒有,可是那幾個留言不但不可能發生,還明明自己看過了卻消失?

而 且,他前後態度也差太多了吧,後來根本就當她透明嘛。氣死了,早知道就不答應他讓他打了……喔,搞錯,這個不是問題重點。

阿 阿阿!她搞不清楚了啦!

「顧湘苓!」阿雯幾乎把臉貼上來大吼,嚇的她差點把吸管差進鼻孔裡。

「幹 麻啦!嚇人。」

「恩…因為你都沒有聽我說話阿。」

我就算聽了也沒辦法答你阿, 湘苓忍不住心中犯嘀咕。

「你要問什麼…?」「恩…晚上看啥電影?」「就這樣?」「是阿。」

永 遠不要低估阿雯的脫軌行為,湘苓再次認識了。

茶館有個很大的電視牆,會隨客人喜好播一些經典電影或是球賽轉播。而現 在因為不是人潮時間,播的是一個的現場實況新聞節目。湘苓就盯著電視牆,聽著阿雯瞎掰。

電視螢幕上的某市長,正在一 個慶典上,快樂的為即將破土的工程致詞。

「等一下數到一百的時候,市長就會為我們工程揮下第一鏟土,請大家跟市長一 起數。」司儀努力的炒熱氣氛,市長也不管底下是不是有居民抗議,拿著擴音器大數。

「九十八、九十九、一百!」

只 見市長拿起鏟子,把鏟子舉在半空,然後發呆。現場的人也張著嘴看著市長發呆。只有司儀乾笑著,「大概是鏟子有點重喔…」努力的搞笑。

然 後市長放下鏟子,走了。

除了隨扈們還記得追上去以外,現場所有人都用白癡的表情,目送市長離去。

「這 個…本台會繼續追蹤報導…請鎖定本台七點新聞,現在把主持交給棚內主播。」

茶館裡的客人老闆服務生,全都安靜的呆 掉。只有湘苓非常的吃驚的看著市長最後的表情。她感到非常的眼熟,她看過這表情,最近看過,才剛看過。

就是年輕老闆 發呆的那個表情!

湘苓一口果汁在嘴裡,完全吞不下去。心裡有個靈光一閃,這兩次有個什麼共通之處?但是想法閃逝太 快,她完全無法捕捉。

只是,絕對不可能是巧合。

「走了啦,電視牆有什麼好看 的?我們去看電影啦。」阿雯已經站起來,在催促她走了。

「我…我想回宿舍?」她小小聲的說,她很想回去上網看看,又 怕掃了阿雯的興。

「阿…好吧。」沒想到阿雯意外爽快,一點也沒有不爽的感覺。「我知道,妳心情不好對吧,走吧。」

雖 然莫名奇妙被誤會,總算是好結果。

一進房間,阿雯迫不急待的把昨天的拼圖拿出來,馬上倒了滿地都是。

「你 幹麻?」

「拼圖阿,妳不是說好要幫我?」

阿對喔,好像有那麼一回事,只是她又 低估了阿雯的行動力。

「那…你先拼,我上一下網就來陪你?」「好。」阿雯轉身坐在地上開始找邊邊拼。「你幹麻不放床 上?這樣很難走。」「床我要睡。」真是乾淨明快的答案。

湘苓開了網頁,倒抽了一口氣。「它」不但復活,還有越演越烈 的趨勢。

今天看牙醫 很不甘願 不過帥帥牙醫那個手 讓我突然臉紅了

6/25 PM 02:45:25

阿湘回覆:不過牙醫技術@^^”#&* 我滿嘴都是血> <

6/25 pm 02:50:26

阿湘回覆:真的很帥,不 怕滿嘴血的可以去這個地址────

6/25 pm 04:30:27

類似像這 樣的文章加回應,不停的出現在她的BLOG裡。雖然,她沒有去看過很帥的牙醫。

她回頭偷喵一眼,阿雯正為了兩片差不 太多拼圖塊大傷腦筋。她偷偷打開了論壇。

心星:在夜市看到很可愛的小內褲,其中一個圖案是, 素面底色的內褲上面印了一個大手掌 心星 發於6/23(六) 15: 39: 28



心 星:穿起來那個大手掌就貼在屁股上欸

心星 發於6/23(六) 15: 41: 29



也 是有不少發言,多不勝數。內容千奇百怪,有真有假。但是統一重點就是,沒有什麼殺傷力。也可以說,「它」學她的發言方式,學的很像。在普通BLOG發普通 的文章,在論壇發表SPANKING文章。語氣用詞也是很像。

文章數累積的很快,她的思緒卻很慢。她無法抽絲剝繭, 反到覺得自己陷入繭中。

「阿雯?」完全沒聽到阿雯的聲音,湘苓頗不習慣。「恩~」阿雯低頭回應了她一聲,看來純白拼 圖真的很難。她很想去幫幫阿雯,但是現在自己問題更大。

按了一下【重新整理】,文章數又更新了。

心 星:同學,或室友聊天 講他們家養的小狗很頑皮 不揍他一頓屁股不聽話的 然後他們說到寵物店裡面還有賣專門打狗狗屁股的小教鞭

心 星 發於6/24(日) 21:33:68



湘苓忍不住心裡大叫,「煩 死了,到底想幹麻,說清楚好不好!」一篇篇文章現在對她來說就像一塊塊的磚,壓的她心坎透不過氣來。

突然,湘苓發現 點不對頭的事情。國小數學有教,一分鐘有六十秒。只有六十秒。

「那這個秒數怎麼怪怪的?」湘苓狐疑的看著新文章的時 間。

不過,這又代表什麼呢?

湘苓拿著滑鼠亂滑,沒有什麼意義,只是發洩情緒的 動作。

這個動作照常理來說,只要你停下來,螢幕上的游標也會跟著停在某一點。如果停在普通的位置,游標就是一個箭頭 的形狀。而網頁的多彩多姿互動模式,會讓如果你游標停在某個連結點上的時候,出現特別的圖案,比如像是手指頭或是一個吐舌頭的狗。

當 湘苓停下手的那一瞬,游標當然也停了。在畫面上的某一點上,一個沒有任何文字圖案的地方,游標卻變成了一個『門』的圖案!

她 全身的運動神經在這一剎那彷彿失去感覺。她就看著那個『門』,然後右手食指率先自然恢復,「卡搭」她按下了滑鼠上的確定。

畫 面先瞬間全滅,然後跳回原本的視窗,畫面上多開了一個視窗。看起來很像即時通,但是她沒有看過這樣的視窗。

湘苓伸出 顫抖的手指,她遲疑了好久,打不下一個字。

倒是對方似乎等不下去了,先傳了訊息過來。

既 然進來了?為什麼不說話?妳看不懂我的文字嗎?



看的懂…



那 就好阿,歡迎你來。



來哪裡?



奇 怪?你不是下載好了?你應該很清楚來這裡的目的阿?



我…我不知道阿… 你是誰?是你入侵我電腦嗎?



對方停了約三秒,繼續發言。



你… 你還沒有下載完全阿…你怎麼進來的?



我…我按了一個像門的連結…



阿? 你按到了?不是下載完全才能知道嗎…阿…我知道了…程序寫錯了啦,80%以上就可以開門了,只要夠幸運碰到那個點就好了。要改一下了。



你 再說什麼?你幹麻找上我阿。



不是我找妳,是程序自己找上了妳吧,挑選 條件我不清楚啦,我也不是程序的元祖,我只有發言跟引導的功能。



那… 那我會怎樣?被那個程序找上的話。



你下載完全後,就知道了阿。目的會 自動附加在新個體上。



什麼是下載完全阿…我…你不是說我不完全嗎?



百 分比會自動計數阿,你現在大概約複製到85%吧。诶,我可以告訴你這些嗎?我看看…只要進來的人我都要負責答問…沒說要不要完全複製的人…好,大概沒問題 吧。



湘苓覺得腦袋一片空白,但既然「它」什麼都願意說,好像是機不可 失的感覺



我可以看到那個百分比?



可 以阿,每個人都不一樣。不過都是在文字跟語言中。



16: 56: 01

17: 09: 02



17: 28: 04



17: 39: 08





0: 05:19



02: 45: 25

02: 50: 26

04: 30: 27

15: 39: 28

15: 41: 29





21: 33: 68

阿!那些秒數!

湘苓看著手上的時間表大叫,那些根本不是秒數,而是百分比 數字,難怪有68這個奇怪的數字。



懂了吧,真是聰明,難怪被挑上。



所 以年輕店長數到100下的時候突然發呆,那個市長也是吧。而我也快要…



數 到100以後,會怎麼樣?



變成同伴阿。



變 成同伴會怎樣?



變成同伴你就知道啦。



有 阻止方法嗎?



恩…無此筆資料。



冷 靜,冷靜,一定有什麼方法的。



下載完全,就會變成同伴?







那 下載不完全呢?



恩…我看看有沒有例子…喔有欸…



怎 樣的例子?



下載到最後階段的時候,連結斷了。



為 什麼斷線?



被下載人死掉了。



痾…… 這樣不行阿。



還有別的例子嗎?



恩… 在最後倒數的時候,目標物清醒了。



這也許可行,要把握時間問出來。



怎 樣會清醒?



突然中止計數,不過這不太可能,程序設計上本人是不會意識 到自己正在計數的。



沒錯,那個老板跟市長都是自然的數到100,沒有 外力,還真不可能會知道自己在計數。

外力?

如果有人知道這個人在倒數呢?

程 序也許沒有遇過一個下載未完全的人就把原因了解的人,就像她,誤打誤撞進了這個空間,只要能把自己正在倒數的事情告訴某個人,讓他打斷自己的話…

「阿 雯!」

回過頭湘苓嚇了一跳,阿雯已經快拼完整片拼圖了?

「90片,91 片,92片」阿雯一邊數著,一邊拼著最後一小塊空缺。

已經最後了?這拼圖到底幾片阿?

湘 苓連忙抓起桌上的盒蓋『趣味全白拼圖 100片』。

100片?



阿 雯正在「下載」!

「阿雯!」湘苓著急的尖叫出來!

「92…93…」

「阿 雯!阿雯!你清醒阿!」湘苓拼命叫著朋友,但是阿雯似乎就像那個老闆一樣陷入一種無魂狀態,只是慢慢的倒數「94…95…」

湘 苓瘋狂的一掀,把整片空白的拼圖都給掀翻了,整個房間頓時嘩啦啦的都是碎片。阿雯也被這個動作驚醒了,「湘!?我…我剛剛怎麼好像…呆掉了?」

湘 苓忍不住放聲大哭,她好開心,沒有失去這個沒神經的好朋友。

「沒事了…沒事了…」湘苓哽咽著說,「你還沒有到 10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